朵骨瓦脱掉了她的围巾和黑裙,站在月光朦胧的院子里冲洗身体,这个女人躯体很萧条,她似乎并未怎么吃饱过,或者皮脂跌过了极限,无法再长些脂肪,使全身丰满起来。

    我依旧斜着眼睛,透过小窗上面芭蕉叶随意遮糊的缝隙,久久注视这个女人。“追马先生,我怕啊!”杜莫叹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淡淡回答了杜莫,我的心情也不免沉重起来,自从把恋囚童打死在马达加斯加的礁石上,杰森约迪似乎料到,我会在节骨眼儿上对他提出要求,使他松开几条控制我的“锁链”。

    杜莫整日陪护在我身边,一路磕磕绊绊、生生死死的跑下来,未必不产生一些想法,或者被我潜移默化地怂恿变质,也就是说,杰森约迪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,我多会利用心理战术,瓦解杜莫对海魔号的忠实度。

    假如杜莫是一把尖刀,这个阴谋篡权的假海盗王,正是疑忌我抢了他的利刃反扎。

    对于杜莫这种性格的人,如果用语言去说服他,势必引起被*者的警惕和心理免疫,这种方式不仅效果很差,说不定还会*杜莫将计就计,对我唱一出假戏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路跑下来,凡类似性质的话,我一字不提,只做出一些行为,让他看在眼里自己反思。为何对杜莫这么做,是因为他这个人本质不坏,不是那种香臭不分、多少个肉包也喂不出情义的狗头人。

    刚踏上留尼汪时,我并不了解杜莫这些品性,其实,从马达加斯加驶向基斯马尤港的路途,本不该这么辛苦,只要我想走,完全可以提着狙击步枪靠到基斯马尤附近,然后转水路直奔布阿莱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做没意义,直截了当一口气奔进杰森约迪指定的战场,意欲何为!难道真要为他卖命,等事情办成了,让这个假海盗王折磨死芦雅、伊凉她们,丢下海去喂鲨鱼,再笑呵呵起花点钱,请几个高手追杀我灭口。

    而且,在朱巴河与谢贝利河之间,布阿莱、拜达博、贝莱德文,这条由三座城邦连成的斜线,正有众多深不可测的杀手往此聚集,跟任何一个交手,难度和危险都是空前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不必等死在对手脚下才明白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的道理。我最终的目的,是把那些女人安全运作出海魔号,而不是非得跑到这几位高手面前逞匹夫之勇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一点,我私藏了沧鬼巨额的黑色财富,如果把那些黄金和宝石换成欧元或美金,完全可以把这些恐怖的杀手反卖,使其反戈一击。当然,九命悬鸦除外,他胸中的仇恨,早已抹杀金钱对他的*。

    倘若那几位杀手知道,我有这种惊人的支付能力和支付可能,他们定会笑呵呵地跑来助我,但前提是,他们绝不可以知道荒岛岩壁上藏了财富的事儿,否则,众矢之的必然是我。

    时间,在离开海魔号那一刻起,对我来讲最重要,它就像一盏挂在我心头的生命沙漏,而芦雅、伊凉她们就困于其中。自从在毛里求斯接触到悬鸦,一切的一切全变了,前后计划整个做了修改。

    客观的讲,我和悬鸦的心机搅拧在一起,战略非一般人能扛得住,纵使杰森约迪再阴险狡诈,也得蒙在鼓里闷死。正因为如此,悬鸦不必一路尾行我和杜莫,他已经早早斜行,靠向朱巴河畔,乘坐过往的渔船,提前住进布阿莱城等我。

    而杜莫,却像一只可怜的小狗,被我不知不觉拖到荒漠之中,累其心智磨其筋骨,使他满腹抱怨,滋生对杰森约迪的反感情绪。当然,我也好受不了,但这一点比起时间更为关键,更利于自己达到最终目的。

    我一直见缝插针地做一些事情,让他看在眼里,引起他人性的思考,让这个从小在战乱、饥饿中长大的非洲土孩儿看到另一个温暖的世界。

    不过,杜莫还年轻,只靠灵魂的打动还不够尽善尽美,所以,悬鸦为了筹集了一笔金钱,而我又当掉了兔女郎送我的一块儿名表。筹集的这些钱,比较一般人而言,虽然算不得多,但对于特殊的杜莫,足够令他涨爆眼球

    杜莫自己恐怕还不知道,海魔号每年的收益大得惊人,而分财时,给海盗新手杜莫的却格外微小,充其量也就够海魔号上其它海盗堵几把小钱儿。

    因为那些家伙知道,杜莫是那种分到五百美金就塞进靴子,到处找那些饥饱难料的人找优越感的人。

    在沧鬼的大船上,就连那种愚蠢傲慢的猪头兵,平日都可免费享用白粉和女人,而杜莫这种优秀的海盗强兵,却被杰森约迪毫不待见,装模作样地扔俩铜钱儿凑合着打发。

    所以,也不怪船上的其它海盗鄙视杜莫,也不怪杜莫对海魔号没感情。

    杰森约迪有独到的慧眼,可他并没发现,杜莫其实是一把很好的杀人利器,但这个叼烟斗的海盗首领,被那些围在身边自命不凡地老海盗兵转蒙了,从而忽视了杜莫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杜莫虽然出身卑微,但他饱含着人性的朴实,尚拥着一份人与人之间的情感,杰森约迪犯下的最大错误,在于他低估了杜莫和卡蒙娅之间的亲情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小岛种植园的采茶妇不是杜莫的亲生母亲,但她的惨死,杜莫也猜到了**分。而且,杰森约迪的手下太过*,他们接到杀人灭口的指令,却没一枪毙掉个那位善良、淳朴的女人,让她轻松走进另一个世界,而是把她挖瞎双眼,丢进了鬣狗笼。

    自大看到杜莫噙泪的眼眶,听他淡淡讲述了干妈的不幸,我为那个无辜女人难过的同时,也看准了这条裂缝,这也许是迫使杜莫反感海魔号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害人之心不可有,杰森约迪一心专注着自己的功利,可能已经意识不到,他的烂心眼儿正像一把小锄头,正时不时刨几把土,为他撅着坟墓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一章:海盗王的小锄头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