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站在副食店门口的外面,背上负着重重行李,杜莫在里面,和头裹红格子毛巾的店主交谈,迟迟不能达成协议,听不懂他俩交谈的语言,我便回头看那几个尾随我们的黑人,防止他们忽然扑上来,抢我的包裹,甚至扎我几刀。

    一共有五个黑人男子,其余四个都踩着脱鞋,其中一个却穿了磨出洞眼儿的高邦帆布鞋,当然,这种靴不是他买来穿成这副残破,天知道他在哪捡来或扒来的,即便如此,比起那些踩着脱鞋的同伙要体面得多。

    他们见我和杜莫驻足在一家副食店儿门口儿,以为我俩要采购一大包食物,然后继续往比洛城西赶路。

    五个黑瘦的男子,深灰的眸子都闪动着沉默已久的光亮,他们站在远处过往的行人中,不再继续靠近,与我暂时保持着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这几个家伙,一点也不避讳地与我对视,我朝他们微微弯了弯嘴角,抱以和善的微笑。

    我的笑容,包涵了许多,更多是希望他们友好,不要对我和杜莫轻易开枪,同时也暗含了一种告诫,如果非要扼住我俩不放,等出了比洛城西走进荒郊,我会开枪打你们。

    五个持枪的干瘦黑人,并未对我回以微笑,他们更专注于我身上的衣服,还有脚上蹬的军靴,我后背鼓鼓的行囊,在他们眼里充满*,每个人臆想着包裹里面会有各自期望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杜莫兴冲冲地走出副食店,把手里的背包往汽车后兜上一抡,抬腿迈了上去。“追马先生,快上车,他同意了送我们去布阿莱。”

    听杜莫对我的喊声,便知道他又被店主宰了一把,我脱掉背包抡上车兜,跨步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头包红格子毛巾的店主,乐呵呵地从店屋跑出来,他那背孩子的老婆,也一脸笑意地站到了门口相送,当然,她在送自己的男人,而不是我和杜莫。

    店主打开车门,左脚一下踩上了车座,他并未急于开车,而是左手扒着车顶,右手端持着她老婆刚才抱着的阿卡步枪,挺直身子冲远处那几个尾随我俩的男子望了望。

    从其雄赳赳的胸脯便能看出,这个店主以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他在示意那几个家伙,放弃觊觎的猎物,现在我和杜莫这两个外来人,已成了他承接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这两口子真黑,非要扒开我的背包看看里面,结果把咱们那几摞先令全抓了出去,才肯同意送咱们一程。还说咱俩被城里的地痞盯上了,不到天黑就会没命,他之所以收咱们这么多先令,也是等回来后打点一下,以免日后结上仇怨。”

    杜莫气鼓鼓地说着,满脸的不情愿,我知道他的想法,那五个尾随我们的黑人男子,若是在荒漠或者草原时敢这么放肆,他只需花费五颗狙击步枪的子弹,便将他们脑壳打碎。

    店主虽然这么和杜莫说,但实际上,他只不过想多讹些钱,才不是拿去平息那些屁事儿。我没有再说什么,至少我们还有欧元,到了布阿莱那种稍大一点的城邦,或许社会秩序会好一些,再兑换一些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若为了几欧元开枪杀人,确实没那种必要,比洛城的黑人,也有自己的难处和无耐,毕竟我们踩了人家的土地。而且,射杀大不过包容。

    店主把小型皮卡开得很快,变色的喇叭像泄气的青蛙叫,街道两旁的行人纷纷避让,足见这家伙在比洛城有点威慑力,等车出了城西,开进荒郊,便如疾驰的小鸟,冲着布阿莱的方向窜飞前进。

    杜莫从后兜的货箱上,撕下一张纸片,横挡在额前遮起太阳的照射,四周视野开阔,放眼望去,依旧是半沙半壤的暗红土地,杜莫望着远处的比洛城,渐渐稀薄在视线上,不免哀声叹了几口气。这家伙期待的一场住宿进餐,完全泡汤了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会不会开车?”杜莫给太阳烤的直皱眉头,咧着嘴巴对我说。“你有想法?”我端着望远镜,观察沙粒飞扬的后尘。

    “嗯,有。”杜莫斩钉截铁地说,店主跟他老婆,在刚才的店里对我很无理,还想要我背上的这把狙击步枪,我说算了,你把钱给我,我们去雇佣别的卡车,他才和老婆一脸堆笑地说,得了得了,看你是外来人,照顾你一下吧。

    杜莫有时心眼儿挺小,在他眼里,这些背挎着步枪只具备民兵战斗力的市民,根本就不堪一击,如此对他刁难,自然滋生了怨气。

    此刻,见荒野中除了几丛矮草四下无人,便想掏出手枪,弄死驾驶座上的店主,或者把他暴打一顿,丢在半路上,由我开着汽车赶往布阿莱。

    “杜莫,你要把胸怀放宽大,如果你住在比洛城这种环境里,也会和他们一样。环境造人,不要太责难这些,毕竟你我是匆匆过客,以后与这些人不会再有关联。再说,他还有老婆和小孩儿,支撑着一家店面的同时,也是在支撑比洛城刚见雏形的经济,如果比洛城垮了,周边的村落日子会更难过。”

    我放下手里的望远镜,稍稍顿了顿,又对杜莫说到。“你可记得朱巴河畔,木船上那几个捕鱼的孩子,不要敲碎他们的梦想,生活已经够苦,你不要为了个人情绪,去扼杀别人生活里的任何一丝希望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一身倦意,却对杜莫说了很多,我带领杜莫的同时,也在潜移默化地开化他,这对人对己都是有益无害,因为,在炎热的非洲大地上,杜莫是唯一和我靠的很近的人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看,您快看。“杜莫突然惊呼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小皮卡后面的地平线上,出现一辆奔驰更快的小皮卡。四五个手持步枪的黑人,站在小卡车后兜,齐唰唰趴在车顶望向我们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震,感觉身下的小皮卡在有意无意地减慢速度,心中登时生疑,难道店主的老婆在我俩离开之后,为了整个吞下我和杜莫的财物,偷偷跑去纠集了店主的朋友们,驾驶卡车追击过来,想在这荒郊野外,把我和杜莫干掉,拿走我们的行李,扒光我俩的衣服,再刨个坑踢进去埋了。

    杜莫刚才想掏出的手枪,霎时从*后面拔了出来,他一把砸碎小皮卡右侧的玻璃,指着抱在方向盘上的店主说:“快,加速开,不然打烂你的脑袋。你小子比我杜莫还贪财,可惜你惹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杜莫怒不可赦,用手枪逼迫着伺机,恶狠狠地咒骂到。“杜莫,警告他别破坏卡车,如果强行停车或破坏交通工具,立刻向他胳膊或大腿开枪,没必要杀他,后面那几个地痞似的追兵,倒算不得什么!”

    杜莫对着那个驾车的店主,又恶狠狠地哇啦一顿,同时有些恼火地说。“追马先生,这群家伙太嚣张了,不如让他停下车,咱们原地狙击掉那伙追击者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望远镜,看了看远处追来的卡车,见上面并无军阀武装的迹象,想来尽是些要打劫外地人的本地恶棍,又淡淡对杜莫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,把他们甩掉就可以,看那些家伙多是三四十岁的样子,估计都有妻子儿女,杀他们一个罪有应得,就等于毁了一个家庭,殃及无辜的妻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杜莫不情愿地嗯哼了一声,但并不针对我,而是那些让他恼火的家伙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九十六章:贪婪的副食店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