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莫翻译给我听,说她们正在讨价还价,妇女抱怨鱼太小,建议他们买张大网,尽量抓些体积大点的罗非鱼或非洲鲫鱼,这些小东西她只肯支付二十五个先令。

    黑人小姑娘欲要讲价,说最少二十八个先令,那位黑人妇女耸了耸短而凹陷的圆头鼻子,表情固执地摇了摇头。“嘶哈!”杜莫见我无耐,忙凑到黑人小女孩跟前,拿起她的草篓递给那位妇女。

    “卖了吧,不差钱。”杜莫说完,拍了拍自己的大腿,示意女孩明白他皮靴里面的东西。黑人小姑娘低下头不再说话,妇女抱着草篓走回矮小的房屋,一会儿又把空篓送了出来,同时塞给小女孩儿几张彩色小钞票。

    年纪最大的哥哥,把卖鱼的钱塞进短裤的口袋儿,然后笑嘻嘻地望向杜莫,他们现在要去购物了,我和杜莫得履行自己的承诺,充当一回大头。

    杜莫抬起双手,无耐地鼓了一下眼珠,只好跟着他们继续往街道尽头走。四个小黑孩儿乐呵呵地走在前面,杜莫有些担心地对我说:“追马先生,这几个小屁孩儿会不会买下整船的食物,这不得损失咱们一大笔积蓄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安慰杜莫到:“不会的,他们虽然饥饿,虽然物质窘迫,但每个孩子都诚实、善意,不像你杜莫,靴子里塞着上千万先令,骨子里却是个扯谎投机的家伙儿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我的挖苦,再次难为情地傻笑起来。这时已经到了上午八点左右,非洲的大太阳,斜直升挂在比洛城东,家家户户敞开了门板,喧嚣和吵嚷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四个小黑孩儿领我们走进一间露天顶棚,各种杂货堆摆在小板子上。他们购买一包食盐,一包干巴巴的玉米饼和香蕉干儿,还有一小轴白色丝线,用于修补粘网。然后,黑人小丫头嘻嘻笑着转过头,望向我和杜莫。三个黝黑的男孩儿也睁大了眼睛,一齐注视着杜莫,四双炯亮的目光中,充满了期待与恳求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就买这么点东西。”小女孩眨巴了一下眼睛,告诉杜莫说,她们的二十五个先令,只够买一轴丝线,盐巴、香蕉干儿、玉米饼需要我们帮助支付。

    看到几个小孩子只采购了这么一小点儿东西,杜莫很是高兴,我给了杜莫一张面额二十的欧元,叫他去附近的一家大店兑换成先令。杜莫接过这张淡蓝色纸币,兴匆匆地跑出了顶棚市场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杜莫兴冲冲地跑回来,嘴里骂骂咧咧:“奶奶的,真想揍那个*。”不用问也知道,一张二十元的欧元,可以换到一百万先令,而这种地方,没有像样的金融机构,兑换者开除了苛刻条件,只给了杜莫五十万先令。

    数字虽然差得很大,但价值也不过少了十欧元,可杜莫很是有些在意,嘟囔了半天才闭嘴。

    我接过一摞面额千元的先令,抽出一张递给了杂货摊老板,他很高兴地找给我九百个先令。

    四个孩子瞪大了晶亮的眼睛,欣喜若狂地注视着这一幕,现在他们终于明白,杜莫先前从靴子里拿出的东西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那几捆先令先放我背包里吧!”我点点了头没有说话,杜莫背起包裹,摸着四个小孩儿的脑袋,一脸得意地说:“怎么样?怎么样?没骗你们吧,瞧把你们乐得。”

    我们离开了杂货市场,开始往回走,四个孩子拿着购买的东西,欢天喜地在前面蹦跳,他们真得高兴坏了。街道两旁的门面全部打开了,行人也比过来时多了一倍。

    不仅一些路人,就连刚才杂货摊那些小贩儿,都人人背上挎一把步枪。所以,杜莫还是很谨慎,丝毫没给旁人看到我们兑换的几捆先令。不然,我们这种外来人,必然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从比洛城东出来,到了岔路口,我和杜莫该往市中心去,寻找可以歇脚的旅店,那四个黑人小孩儿,也该去岸边找他们的木船,顺着朱巴河赶回自己的村落。

    临走前,四个孩子腆着鼓鼓小肚儿,呆呆站立着目送我俩,杜莫笑呵呵地摆手,示意他们赶紧回去,不要再跟随着我们。

    这会儿四下无人,我让杜莫问那个黑人男孩儿,买一张最大的捕鱼网需要多少先令,杜莫知道我要做什么,虽不情愿,但也得照实去问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他买一张大网需要七千个先令。”杜莫虽然不愿意翻译,但他也不敢撒谎瞒我,只得如实陈述。

    我拉过肥壮的杜莫,从他背上揭开包裹,快速抽出了七张面额一千的先令,走到小女孩儿跟前,掰开她干枯的小黑手,把先令轻轻放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四个孩子全惊呆了,杜莫忙在一旁翻译说:“这可不是在做梦,你们打一年鱼都不定赚到这些,是不是很震惊啊!哈哈,我早就说了,遇到我们这种大手笔,你们几个小毛孩儿走运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撵走,叮嘱他们,别对任何人讲遇到我们的事儿,不然下次不给饼干儿吃。”杜莫快速地翻译完,大声吆喝着把四个小黑孩儿全赶跑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和杜莫便背着行李,往比洛市中心走,寻找一家最好的旅社,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,然后采集物资,明天傍晚雇一辆客车,或者卡车,以最快的速度去布阿莱。

    我背着重重的行李,往前迈双脚的同时,心里开始盘算悬鸦的位置,以及到了布阿莱之后,杜莫如何帮我顺利要回一人,真若要回了一个,四周环境这么恶劣,人又得安置在哪里,才不会让我在恶战时纠心。

    “唉,这群小屁孩,真是破天荒地走运,您说他们摸着七千个先令,会是怎样的激动和感触,他们吃掉咱们三包巧克力饼干,这在马达加斯加超市,光一包那种饼干就价值四千多先令呢!”

    杜莫又开了啰嗦,他又是哀怨又是陶醉地说,我被打断了思绪,刚才的事儿早已抛到九霄云外,这个得意忘形的杜莫竟还挂在嘴边聒噪。

    “是你破天荒地走远,若没有那艘木船,你这会儿还趴在下游河岸的大树上献血呢。”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九十四章:破天荒地运气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