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追马先生,这会儿看来不会再遭遇猛兽了,您帮我掩护着点,我爬上那棵大树眺望一下,看看有没有朝上游来的渔船。”

    杜莫眼中翻动着喜悦,把背包和步枪丢在地上,朝朱巴河左岸一棵高大但却像手掌般斜伸出的大树跑去。

    我从树林后面侦查了河面及对岸,并未看到任何武装人员,黄昏的金色光芒,把世界铺盖成了幽幽暗红,肥胖的杜莫已经抱在歪树上,双腿夹紧树干使劲儿翘首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趴在树上的杜莫,一边用右手平顶眉毛摇晃大脑袋,一边喜出望外地大笑。

    我猜他可能真得看到了渔船,忙侧过脸去向右张望,昏光弥漫的河面上,依旧波光闪闪,看不到丝毫柳叶般大小的船影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追马先生,真得有渔船过来呢。”杜莫一边兴奋地大喊,一边从树上跳了下来。等了十多分钟,东边的河面尽头,真得浮现出一点迎着夕阳的黑斑,悠悠朝上游划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船?半天也行进不了百米。”我收回望远镜,递给站在身后露着一嘴白牙的杜莫,他高兴地接过并瞭望那只小船。

    “非洲村落里的渔船,您想啊,他们哪买得起那种带马达的船,多是找根较粗的大树,劈开后挖空了里面,说白了就是长条木盆,作为水面小型的承载工具。”

    我蹲在背包一旁,开始给步枪填补子弹,杜莫踮着脚,一直用望远镜瞧那一尾小船的靠近。本书转载16k文学网wαp.16k.cn

    “杜莫,若是小船坐不下咱俩,你就想法子把他们骗靠岸,趁其不备抢了他们的渔船,当然,不能白拿别人的生活资料,塞十欧元进他们的口袋。记住一点,没必要的话,不要伤害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整理着包裹等船,一边对望着远处嘿嘿傻笑的杜莫说。“嗯,知道了,遇到您这样的好人,他们真是走运。”又过了一会儿,那尾小木船划得更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呀呵!一群小屁孩儿,一巴掌掴倒一个。”杜莫龇着白牙,嘿嘿笑道。“若觉得自己活力四射,去找块儿头相同的人掴,比如铁面魔人,别对着一群饿得站不稳、跑不动的孩子自大。”我淡淡说完,拉紧背包封口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嘿嘿,瞧您,我就是嘴上过把瘾儿,随便说说。”我拿过杜莫手里的望远镜,望向那尾逐渐靠过来的小船。木船看上去有**米长,前端尖尖后端平宽,想必是伐倒了一棵很高很粗的树木而凿成。

    一个黑得发亮的小女孩儿,呆呆坐在木船后端的横木上,她不过十岁模样,长了一双亚洲人的黑眼珠,看上去很漂亮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是黝黑的男孩儿,其中两个约摸十三四岁,最小的一个男孩不过七八岁,*坐在木船底部,仰靠着小女孩儿垂下的双腿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很像一家四口,母亲把家里仅有的一件红色挎带儿背心,穿在了小女儿身上,两条搭在瘦骨肩膀上的挎带儿,已磨损出些许小洞眼儿,开始打卷外翻,背心儿的肚腩部位,也睁着几个露出黑色皮肤的稍大洞眼儿。即使这般破旧,总算把黑亮的小女孩包裹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两个稍大点的黝黑男孩儿,各穿一件热带常见的短小裤衩,防止蛋蛋划伤或给蚊虫叮咬,他俩腆着鼓圆小肚儿,站在木船中间,细细的双臂在不停摆动。

    “哎嗨……,小孩儿,过来过来,我这有好吃的东西。”经过的小船靠得更近了,杜莫从河岸的树林后面跨出,左手高举着一包饼干,不住向木船挥舞。

    我依然躲在树后,用望远镜注视着他们。“小孩儿,过来,我这里有好吃的食物,过来吧!”杜莫用索马里语大声喊叫,内心的兴奋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船上几个黑人孩儿,一齐朝我俩的岸边瞅来,他们停下手里的活儿计,向手舞足蹈的杜莫望了半天,两个稍大一点的黑人男孩,终于抱起木浆,像杜莫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我依旧躲藏在树枝后面,生怕这群孩子被杜莫吓跑,那样我俩真得趴在河边的大树上喂一夜蚊子。

    木船越靠越近,杜莫仍挥动着手里的一包饼干,他站在岸边急得来回踱步,恨不能一下伸手拉过小船坐上去。

    快到岸边时,两个稍大点儿的黑人小男孩儿,使劲儿把木浆摇了几下,木船借助惯性继续向岸靠近,而他俩却同时弯下腰,每人捡起一把阿卡步枪,笑嘻嘻地对准了杜莫。

    杜莫登时一哆嗦,站在水边一动不敢再动,仿佛突然中了咒语,变成一尊高举饼干的石像。他知道,假如转身跑回树林,后背势必钻出几个**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像根木头似的,杵在那里祈祷上帝,希望这几个孩子是出于防卫,不是意图枪杀杜莫抢夺物品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惊,忙从身后的背包上抓过狙击步枪,“咔嚓”拉动一下枪栓,准线对准在一个男孩儿的小黑脑袋上。

    只要他俩敢把阿卡步枪再略略端高一些,使眼睛和枪膛准星持平,我会毫不犹豫地打翻两个小孩儿的头盖骨。

    木船上面并未开枪,那两个抱着步枪靠来的男孩,一脸天真灿烂的笑容,露出的雪白牙齿和杜莫一样,在此时黄昏中更显刺眼。

    木船笃得一声,尖尖的前端从水面捅到岸上,虽然背对着杜莫,但料想他已吓得一身冷汗,为了避免惨剧发生,他得更加积极主动地展现出友好。

    为防两个男孩对杜莫的行为产生误解而开枪,他把那包长筒饼干用双手高举过头顶撕开,然后捏出几片给这几个孩子看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来来来,一人一片,尝尝!尝尝!巧克力味道,啊!甜着呢!”

    四个黑人小孩儿,都从木船上走下来,趟着岸边浅浅的泥水围拢向杜莫。

    “好吃不?再来一片如何?嘿嘿嘿……,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,也常在河里捕鱼,那会儿别说吃到这东西,就连饼干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唉!你们真够幸运。”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九十一章:捕鱼的小黑孩儿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