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哼,就你这副德行还妄想做海盗王。”我矮身在草地上,望着上面的杜莫,心里不觉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“我这条裤子啊!今天真得糟蹋了,心疼啊!……”杜莫抱搂着大树,肥臀把他往下坠的同时,嘴里不住地抱怨和担心。

    “下来吧,我上。”杜莫最终没能爬上去,他现在一身厚厚的皮脂,远不是当年为了充饥而豁出性命的小黑孩了。我几步助跑,踩着杜莫*的脊背,跃身上去的瞬间,双手攥紧的匕首猛扎进树皮,发出喳喳声响。

    “哈,还是您这种螳螂术厉害。”杜莫摊坐在地上,轻松舒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头顶叶片上的水滴,不断落进我后脖颈,顺着脊沟直往*处流。砍削树枝时,我朝前面的路望了望,瞅不到边际的地平线上,全是依稀伫立的猴面包树。幸好这会儿下着雨,不然我俩真得饱尝荒漠穿行的滋味。

    从大树上滑下,杜莫捡起丢下的树枝,开始编扎在背包上,我也急速修改伪装,利用地上的蒿草,将枝条连接起来。“杜莫,把狙击伪装服穿好,重点是你的背后和头部。如果发现敌人,你我只要一矮身蹲下,酷似一朱半米来高的树冠即可。”

    改造好伪装后,我俩背上行李继续前进,阴雨天气似乎僵住了黎明,满目苍苍的半荒漠化大草地,除了细密直落的雨线,看不到任何移动的物体。

    杜莫故意跑到我前面,摇晃了几下身上的植物,问我伪装得如何。我笑了笑,说他看上去像只肥壮的翠色豪猪,这家伙听完嘿嘿乐了半天,说他看我也是同样的感觉,一对儿奔走在非洲荒草地上的豪猪。

    “天黑之前,咱们能走到索亚吗?”跑在一侧的杜莫问。“我思索了一会儿,告诉他:“如果一直这么畅通的跑下去,应该没问题,就怕遇到区域内的巡逻武装,一旦交火的话,耽误多少时间很难推定,你难道没发现,越往内部深入,军阀卫兵的武装配备越高档。”

    杜莫点了点头,略显得有些担心。“怕就怕遇上一大群卫兵,那咱们得打到什么时候!”我冷冷一笑,不得不多提醒到:“如果是一大群先前那种卡车、装甲车上的卫兵,倒也算不得什么,怕只怕遭遇未知的精兵,别看对方只一人,咱俩说不定都给击毙在草地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杜莫听得心惊,他厚翘的黑嘴唇忙嘀咕了几句非洲土语,看样子像在祷告,乞求不要遭遇那样的敌人。“如果遇上一个和追马先生一样的对手,那得多恐怖啊,小杜莫这种身手定会首当其冲。”

    他像个孩子似的,说了些俏皮话。“嗯,希望不会,假如那么不走运,我会极力保护好你,不让他轻易把你击毙。”说完,我自己先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别,听着就吓人。”杜莫也笑着回应到。“被冠以杀戮机器的称谓,得杀掉多少人啊。以前在大副潜艇上,每次跟他蹬上海魔号时,心里就特别慌。杰森约迪身边那些人物,总拿恶狠狠的眼睛瞪我,大副说他们都有来历,个个战术精良,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杜莫说完,不觉吞咽了一下口水。我没有说话,继续向前奔跑着。他以为勾起了我牵挂,忙打趣儿地说:“哈哈,不过那些厉害的角色被你轻易干掉大半,打那天起,我晚上睡觉都踏实了,再也不会给那些家伙从梦里吓醒。”

    我冷冷一哼,似笑非笑地再次提高速度,杜莫既然有力气说话,那他一定不介意再次提速狂奔。“追马先生,您杀人的动作很含蓄,但破坏力很恐怖,上次那个铁面魔人,本以为他受了伤,临近倒地才意识到他碎了一只眼球,还残了一手腕。我要是有您的身手,嘿嘿,海魔号加上核潜艇也不过百十个人,两百颗狙击子弹足以灭光他们。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杜莫笑的很猥琐,沉浸在意淫成功的理想中。“你是不是真想做海盗王?有想法就说,不必绕来绕去。”我抱着狙击步枪,两只耳朵在窸窣的雨中呼呼生风,杜莫今天的话特别说,他似乎想对我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想呢,做梦都想。若不然,在他手下做一个小海盗得熬到何年何月,才能离开那里过自己的人生。”杜莫的话牵动了,他似乎并不仅仅出于活命才有意帮助我要回芦雅她们。

    雨下的有些强势,四周的光线比先前暗淡些许,黑蒙蒙的天空延展在上空,视觉上压得很低,仿佛压在起伏的胸膛,令人呼吸有些沉闷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九章:荒漠雨中行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