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虽然讥讽着杜莫,但却收拾起行囊,准备借助黑暗钻进杜莫指定的那座小窝棚,防止别人看到我俩的行李和枪械。

    “嘿嘿,瞧您说的,我这么大块儿头能欺负一个孩子嘛!我就问她有没有地方睡,她楞了半天才指了指周围的窝棚,说空的都可以睡。我看周围全是漏洞百出的窝棚,就笑着问能不能和她一起住,我有好吃的食物,比她挖的草根甜多了,她虽然懵懂却惊奇地对我点点头,就这么简单,搞定了,哈哈哈。”杜莫叽里呱啦的讲完,我俩已经小跑到那座窝棚门前。

    黑人小女孩儿家的窝棚,拢盖的很厚,上面铺展着一块儿块儿黑色油布,可见是从那些无人入住的空窝棚上拆拽下来,筑巢了小姐妹俩自己的窝棚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杜莫和我俯身走了进去,他率先露出微笑,对女孩和蔼地问。窝棚里面很干燥,外面垂搭的破油布片,给风掀得呱嗒呱嗒响。

    小女孩缩蹲在了一角,吓得一双眼睛的眼白乱翻,杜莫看看了我,满脸不好意思地笑了。“来,吃吧!”我拉开背包,拿出一根食指粗的香肠,递到瑟瑟发抖的黑人小女孩手中。

    食物对她太过*,女孩幼小心灵产生的恐惧瞬间被掩盖住,她虽不懂我的语言,但潜意识猜到手里是一根食物,小丫头不知道如何下口,犹豫了几下便带着包装塞进嘴巴。

    杜莫忙呜哩哇啦讲了几句,笑嘻嘻地跪蹲到小女孩面前,亮出尖尖锋利的匕首,女孩惊恐得眼珠几乎要掉出眼眶,但随着割开包装的肉香弥漫,女孩再次隐去了恐惧,不顾一切地吧嗒吃咬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嘿嘿嘿,香不香?这可是从马达加斯加的大城市带来的,嘿嘿嘿!”杜莫看着小女孩贪婪的吃像,心里说不出的喜悦。

    这个黑亮的科多兽,之前显然没有征得小女孩的同意,就把我蒙骗进了窝棚,结果小女孩真得吓到了,以为遭遇了持刀强盗。

    “杜莫,告诉她慢点吃,不然胃部会哽咽,停止蠕动就坏事了。”杜莫照我的话,翻译给了这个拼命吞食的小女孩,然后又问了一些其它情况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她说在等自己的姐姐,今天在草坡被机枪打死的那几个女孩,会不会有她姐姐?”杜莫有点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我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:“不会,这么远的路,那些应该是另一个贫苦村落里的孩子们。wap.16k.cn”

    杜莫放心地点了点头,我拉过小女孩刚才提的篮子,里面垫塞着些充满泥土味儿的草根,她应该出去转了一天,才挖到这点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!轰隆隆……”外面的夜空,翻滚着浓墨似的阴云,伴随一道闪电的划割,远处沉闷醒耳的滚雷声涌进了窝棚,外面噼里啪啦落起了豆大的雨点,苍茫干燥的非洲大地被砸得崩坑起皮。

    杜莫开始了吃喝,他贪婪地咀嚼着,不时把散落在手心里的一些食物碎屑递给瑟缩在身旁的小女孩,漆黑枯瘦的小丫头,像只可怜温顺的小宠物,挨挤在肥壮的杜莫身上,瞪着期盼小眼珠儿,不再具有先前的恐惧。

    今夜,她除了期盼自己的姐姐平安归来,可以温饱舒适地睡上一晚了。有了我和杜莫两个体积硕大的肉盾,狭小的窝棚也能积蓄些许温度。

    后半夜的时候,一个十三四岁的黑人女孩,满身挂着污泥雨水冲进窝棚,她把我和杜莫吓一跳的同时,自己也发出尖嚎?

    杜莫一把将她拽进怀中,捂住了那张刺耳的嘴巴。已经睡熟的小女孩,忽然坐起喊了一句,那个冲进来的黑人女孩,登时停止挣扎,拼命用嘴巴哼哼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这就是那个女孩的姐姐,她把我们当成军阀卫兵了。”听完杜莫的话,我匆忙问到:“放开她嘴巴,让她讲话,问她是不是遇上了麻烦,后面有无追兵。”

    杜莫果断嗯了一声,急忙松开女孩姐姐的嘴巴,与她叽里咕噜讲了半天。“她央求咱们别碰她妹妹,想欺负女人就上她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已经掏出袖珍小手电,朝女孩姐姐的脸上仔细照了照。她浓眉大眼,鼻梁生得短而凹塌,厚厚上翘的嘴唇几乎要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枯槁的四肢像极了炭棍儿,但女孩肚子已微微隆起。她的眼睛和妹妹相似,只是炯亮的背后,积淀了更多生命辛酸。

    “杜莫,你小心点,这姑娘怀有身孕。”我及时提醒粗手粗脚的杜莫,这种环境下,生育都成了一种风险,更不要说健康畸形,身体饥弱的女孩流产。

    我拿了半包饼干递到女孩手中,在杜莫一番安慰下,她很快恢复了平静,抱着妹妹分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这女孩说自己和妹妹外出挖野菜,遇到了夯特军阀的卫兵,被抓去受了欺负。”我这才明白,她妹妹一定听了姐姐惊呼,提着篮子先跑回了家,跑回这间破旧孤陋的窝棚。

    “杜莫,这女孩估计被*怀孕的,附近的军阀卫兵一定常来欺负她,问问那些卫兵的大概位置,明天一早路过时,咱们顺便清扫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我的话,刚想对女孩说什么,却又迟疑地打住了。“追马先生,咱们杀了那些军阀卫兵,这两个孤儿小姐妹会不会受牵连?”

    我考虑了一会儿,杜莫虽然这么问,却意在告诉我,两个可怜的小姑娘多半会遭受牵连。

    “想做海盗王就别瞻前顾后,你看她才十三四岁,这么小的年纪和虚弱的身体,哪能承受分娩这种辛苦的事情,多半也会丧命。”

    杜莫又迟疑了半响,犹犹豫豫地问:“那到底该不该问她?”我不由笑了笑,让杜莫自己拿注意,最终他还是没有问。

    杜莫顾全了大局,我也清楚,杀几个军阀卫兵改变不了这两个女孩的命运。

    雨噼里啪啦砸了一夜,接近黎明十分,才有了缓和迹象。撩起挡住窝棚门口的那块儿破油布,清新湿凉的空气瞬间侵入鼻息,外面有了破晓前的昏暗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七章:窝棚里的孤女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