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莫赶紧跟上我的脚步,那辆抛锚在草地上的轮式装甲车,或许傍晚就给其它巡逻车发现。所以,我们必须在这种可能发生之前跑远,躲进茂盛浓厚的大山林,才有活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临近黄昏,我们翻越了三座高度递增的山林,最终爬上了最后的一座高山。杜莫又拔出他腰间的匕首,挥砍着藤草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我俩穿行的树林,长满没膝高的厚厚杂草,,浓浓的野草带着太阳烘晒过的味道,不断腾腾泛起,直往人的鼻腔钻,各种小爬虫和小鸟兽不时跳窜,偶尔出来一只颜色怪异刺目的小东西,也会把我和杜莫下一跳。

    路还得抓紧时间赶,天色眼看即将暗淡下来,杜莫抱怨在山上过夜,我和他一样,不希望成为蚊虫的夜宵,渴望早点看到村落,即使这里再贫穷,拆扇门板儿搭张木床出来却是有的。

    走过山林最高处,我绉了绉勒麻肩膀的行李,开始从高往低下山。杜莫笑嘻嘻地说:“看看,上帝终于眷顾咱们了,再走五六公里,真有村落使咱们落脚过夜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只沉闷哼了一声,抓紧脚步赶路。因为,我们还得翻越几座横在眼前的小丘,才能走进地势平旦的区域,直奔那片孤落在夕阳中的非洲小村庄。

    “哇噢!”杜莫猛吃一惊,急忙扭回脸来,笑露着白牙看我。“哈哈。”五头高瘦的长颈鹿,正悠闲地经过,它们咋看到我和杜莫,只略略眨了一下长有细长浓密黑睫毛的眼睛,显得毫不慌张和在意。我轻轻笑了一声,徒步前进太沉闷了,偶然看到几头高大漂亮的非洲动物,心情顿时生了几许彩色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在东南亚没见过脖子这么长的鹿吧,它们好像一点也不怕生。”杜莫借机聊了起来,缓和彼此心中的疲倦与沉闷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东南亚丛林多蟒蛇和猛虎,鹿在雨林没法跑。”杜莫听完大笑,不甘心地说:“大象,大象你一定见过很多,我也喜欢那种温和又可以沟通的大家伙。”杜莫仿佛忘记了疲倦和饥饿,饶有兴趣地攀谈着。

    “是阿,大象很亲近人类,可惜牙齿被爱慕虚荣的权贵充当了显摆饰物,象群惨遭偷猎者的毒手。”杜莫听完没有说话,过了良久,他才忧心忡忡地说。

    “非洲盗猎也很泛滥,那些富人有棉、有麻、有补品药品、为何非得猎杀生命,夺取动物的身体。”杜莫口气充满似有似无的哀叹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他们自己远离了被猎杀的可能,才忘乎所以地猎杀别人。”杜莫突然哈哈大笑,又一次回过头高兴的说:“看来,我加入海盗没走瞎前途,他们捕杀、贩卖我们的人口和动物,我们抢他们的货船。市场成为利益者伪善的外衣,而我们拿回自己的东西却成了海盗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杜莫发泄一般地大笑,我冷冷说到:“嗯,但我和那些女人的生命不属于杰森约迪的东西。”杜莫顿时僵住脸,抬手抚摸自己后脑,面色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希望你将来成为正真的海盗王,做个劫富济贫的侠盗,帮助那些饿肚子的人们。”杜莫已经走上一条小路,我俩开始奔跑前进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海魔号上的人都看不起我,不可能听我指挥,我想以后有了钱,自己买条渔船慢慢起步,您看我才22岁。”杜莫沉默了半响,原来他脑子里一直憋闷我刚才的话,他说的很认真,跟真得一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用买渔船起步,谁看不起你,你就干掉他,把他脑袋拧下来喂鲨鱼,不出一个月你就能成海盗王。”杜莫又想了一会儿,没有再次作声,黄昏最后一丝光亮被黑暗吞噬时,小村落已经呈现眼前。

    可目睹的景象令我和杜莫都怔了半天,这个非洲贫困的村落,就像城市边缘的垃圾场,一座座露天小窝棚,由各种颜色的破布、塑料皮搭起,仿佛一颗颗脏兮兮的蜘蛛蛋。

    西边的黑色天际,残留一道红白云际,看样子,可能要下雨了。吹过来的淡淡凉风,使缠绑在窝棚上的布条和麻绳瑟瑟升抖,视线从模糊中一望,拥挤的小窝棚更像无伤员缠满绷带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你看!”随着杜莫黑胖的手指望去,一个不足半米高的枯瘦女孩,正拎一小篮东西从拥挤的窝棚中央穿过。

    这个黑人小姑娘儿,大概六七岁模样,穿一件盖过膝头的红格小裙,上身着白色长袖小褂。红艳的小裙由于破旧、遢脏,显得乌黑沉重,已与小腿儿肤色接近。

    她揪挽在脑后细长弯曲的头发,随四周窝棚上的布条一齐扬散在风中,小女孩脸颊干瘦,显出尖尖下巴,活像只漆黑小猴,但她眼睛炯亮,生得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风渐渐有些大了,窝棚村落中不断旋起草叶或塑料碎片,杜莫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地说:“在这里过夜吧,军阀不会到这种村落抢东西,这里除了饥民,就是饥民。”

    我依旧蹲在村落旁的树下,又静静观察了一会儿才说:“不知非洲陆地上的降雨会有多大,咱们须得找个结实点的窝棚,钻进去坐睡一夜。你把枪械和包裹先放在这里,过去问问那个黑瘦小姑娘,这些窝棚看上去有好多空的。”

    杜莫快速脱掉背包,只在*后面掖了手枪和匕首,便躲躲闪闪地朝晃荡在风中前行的小姑娘跑去。“呼簌呼,呼簌呼……”傍晚整个沉入了黑夜,静静蹲伏等待杜莫的同时,我用手捂住鼻腔,防止吸入风中夹带的杂质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追马先生……”杜莫兴匆匆地跑回来,我已经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隐约瞅出白牙。“那个小姑娘是个孤儿,她父母给军阀打死了,只剩下她和姐姐住一个窝棚,这会儿她姐姐没回来,小姑娘同意咱们去入住了。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杜莫高兴极了,巴不得赶紧找个地方,吃饱喝足了躺下睡大觉。“她至多不过七岁,你怎么跟那孩子说的?她估计都没明白你的意思,说不定是因恐惧而不住点头而已。”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六章:途径非洲村落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