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完这些话,我之前的迷惑清晰了不少,但沧鬼和他手下的恶徒已经死亡,这些不打紧的情报也成为枉然,权当调味儿品听听。

    眼前抱怨的杜莫不知道,沧鬼榨取海魔号上的大量财富,却被我深藏在了荒岛岩壁。这些黑色财富,只有我一人知道,只要我不死,它们就属于我。

    所以,我必须活着,别说杜莫想积累些钱财,住进城市酒店过富足人生,我同样要依靠这比财富,拓殖自己的意志。

    上帝把任何一笔财富都注入危险,海盗被剥削的宝藏虽只有我一人知晓,但那些财富目前还未真正属于我。路途上凶险难料,传说中的几名杀手必然与我交锋,和杜莫一样,我得先保住性命,才是一切一切的前提。

    狙击镜孔中,那只绿色的大甲虫正在笨重地爬坡,杜莫拉动了枪栓,只等我击中驾驶员后,他能及时毙掉露头的机枪手。

    那几个小女孩好像看到了巡逻车,宛如一群受惊的麻雀,呼啦一下蹬起枯槁的小身板儿,拼了命往坡顶跑,意图钻进茂盛的植被逃命。

    “突突,突突突,突突突突……”几条白亮的火线,从绿皮装甲车窜出,顺着翠色的山坡斜面,像俯飞的惊燕,猛奔向那几个如小黑蛾虫般的黑人少女。

    叽里乌啦的尖叫,从东侧山坡传来,听得人耳膜震荡直扎心尖,这群饥饿的孩子吓坏了。坡下的装甲车,很快停止了射击,那个探出脑袋的黑人机枪手,忽然从底下穿了上来,站在车顶哇啦哇啦地又笑又跳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在做什么?”我眼睛依旧贴紧在狙击镜孔,心里不解地问杜莫。“他发现那些尽是女孩,正兴奋地呼喊队友加速,想追上山坡去捉人。”

    杜莫说的有点不情愿,他毕竟不是顺风耳,听不到站在远处车顶上的目标到底叫喊什么,也只能大致猜测一番,算是对我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嗖”一颗几乎与炽热空气擦出火苗的子弹,从灌木丛底下窜出,顺着绿色斜坡,居高临下地冲去,长而笔直的弹道咚一声响,绿皮装甲车前望的挡风玻璃上,霎时冒出一个雪晶状的圆孔。

    里面一个模糊的人影,剧烈抖动一抽便趴伏下去,喷涂在整扇玻璃上的猩红鲜血,开始蠕蠕滑动,流出醒目的红线。

    “当”。间隔不到两秒,那个站在装甲车顶子上手舞足蹈的干瘦黑人,被另一条炽烈的白线穿过脖颈,杆儿瘦的身体后翻下车。顷刻间,两名军阀士兵丧命。

    这辆轮式装甲车,顿时抛锚在草地上,一动不再动。“追马先生,里面会不会还有活口?咱们得过去勘验车厢。”杜莫一脸悦色地说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喜欢做类似的事情,但这次必须检查那辆轮式装甲车,遗漏任何一个活口,惊知了附近区域的武装人员,他们必然从四面八方赶来,竭力包夹我和杜莫。

    杜莫正要提枪起身,我急忙阻止了他,同时射出四条炽烈的火线,击中轮式装甲车一侧四个轱辘。那只趴在草地上的铁甲虫,顷刻矮斜了身子,更加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嘿嘿!好,再想驾车奔逃肯定跑偏!”杜莫的兴致越来越浓。“我掩护,你顺着左边绿灌林溜下去,确保里面没有蠕动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我的命令,酷似一只狡兔,嗖地提枪起身,猫腰一溜小跑,躲躲掩掩地朝目标奔去。燥热的赤道太阳,烘烤着整片草地,汗珠从我的前额不断滴滑,整个汗淋淋的脊背像烤肉一般,重新抹了层油继续烧烤。

    杜莫很快奔近那辆倾斜的装甲车,他匍匐在车附近的青草里,宛如一条黝黑肥硕的蜥蜴,小心翼翼地往瘪车胎跟前爬。“嗖,嗖嗖!”我又发射了三颗子弹,装甲车前望的两面挡风玻璃,各自呈现出两个雪白的小洞。

    看到我的掩护,趴在地上的杜莫奋然蹲起,猫腰绕到了车后。我静静扫描着这只铁甲虫,提防任何可能跳出来反击的存活者。

    杜莫一个箭步攀上装甲车顶,握在右手的一颗手雷,哐当一声砸进了机枪手的天窗。这个肥壮的科多兽,此刻像一只伏在巨兽身上的犀鸟,四肢吃力扒紧车身,随着一声轰响,铁甲虫剧烈摇晃了几下便不再动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车内除了鲜血和碎肉,再也不会有生命了。装甲车的天窗像烟筒一样,呼呼燃升起白烟。杜莫不等烟消,拽过背在身后的阿卡步枪,斜捅进枪头啪啦扫射几下,才晃着黑圆的大脑袋往车内探头,结果被呛得狂缩脖子直咳嗽。

    “当!”杜莫正跪在车顶,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,一颗呼啸而致的子弹,撞上他头前的金属盖子,崩出无数细碎金星。黑亮圆脸瞬间惨白的杜莫,忙睁大惊恐的眼睛望向我。

    我急忙打出手势,指了指天空,他这才恍悟,急忙盖住了装甲车天窗盖子,一边干咳着一边顺原路往回跑。被击穿脖子的黑人机枪手,前胸挂了四颗手雷,杜莫从他尸体上摘了一颗,抛进装甲车内,这么做虽然自己安全,但最怕车内燃烧冒烟,杜莫没考虑充分。

    内部若真有第三个军阀卫兵,躲在狭促的空间怕得直哆嗦,再想怎么遮掩护盖都得送命,胡乱溅射的弹片,会毫无允许他有机可存。

    这些绿皮卡车、轮式装甲车,若追杀草地上的小动物,或者追杀那几个提篮挖草根的虚弱小姑娘,倒算得上金刚猛甲。不过,遇到我和杜莫,他们遭此下场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哎呀!太*了,若不是你提醒,险些放了狼烟,后果不堪设想,不堪设想。”满头大汗跑回的杜莫,一边拍着胸脯直喘,一边在绿荫里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装甲车里有什么?”我拆下狙击步枪的弹夹,补充刚才射发的子弹亏空。杜莫又急喘了两大口,才挤着眉头嘴巴歪斜地说:“什么都没瞅见,全是硝烟,呛的眼泪横流。”他急促说完,又接着大喘。

    缓休了十分钟,杜莫才匆忙收拾行囊,我拔出匕首,在身旁一簇灌木下挖了坑,将食物果皮和纸袋全部填埋进去。杜莫猛灌了几口水,也背起了行李,蹲在身后等我发令。

    “轰,咚咚!”山坡东侧,响了剧烈的爆炸声,我和杜莫相视一惊,知道那不是旱天滚雷。“走吧,救不了啦。”冷冷对杜莫说完,我率先俯身奔跑。

    “您看,这些家伙简直一群畜生,他们对付几个枯瘦的小丫头都动用机枪和火箭筒,这哪里是卫兵?简直滥杀无辜作乐。”杜莫呼哧呼哧地跟在后面,嘴里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我渐渐明白,这些被军阀收拢的饥民,完全放弃了人生的希望,他们自己绝望了,所以别人休想不绝望。

    “你我尽了力,问心无愧。”说完冷冷的一句,我再次提高奔跑速度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五章:残酷的军阀卫兵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