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、当、砰、砰、砰、砰”站在卡车后兜上的几个持枪男孩,未看到卡车头部里面的一幕,便随着失控打转的卡车暴露出干瘪的胸膛。仅仅十五秒钟,六个黑色的生命相继栽倒。

    他们全然不懂防御,不能像正统士兵一样,第一时间跃下汽车,躲避狙击手的连射。杜莫打死了后车兜上两名黑人男孩,我及时打死了四名,虽然他们的武装配备异常落后,毫无任何通讯器材。

    “快,跟上。”我背起身后的包裹,抱着长长的巴特雷步枪,朝八百米外的绿皮卡车奔去。杜莫紧跟其后,没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赶到近前,泥软潮湿的草地上,满是轮胎辗压出的圆形印迹,卡车已经熄火,一个黑瘦的男孩,从车头摔了出来,他干枯黑皱的双手捂着眼睛,发疯一般地惨叫、蹬腿,后背像磨盘一样,在地上拧转、**。身旁细软嫩黄的小草,沾满浓黑暗红的血液,坠弯了腰显得尤为吃力。

    “叭!”我掏出*后面的手枪,一颗子弹击进他油亮的脑门儿,双眼给子弹穿碎的男孩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杜莫端着狙击步枪,绕卡车检查了一圈,发现全部毙命后,才急忙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!追马先生,咱们还没审问呢,怎么就……”杜莫想从男孩口中询问前路的情况,他也许会一点阿拉伯语或索马里语,但脚下这个小男孩,一定不懂英语。

    “以后,这种目标让我来打。”杜莫没有说话,他意识到我内心有些沉重不安。

    我并不责怪杜莫,绿皮卡车明明向右侧驶去,却突然一斜朝我们驶来,意图避免的射杀,最终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假如是我打出第一枪,这个坐在副驾驶上不足十六岁的黑人男孩,就不会受太多痛苦。他们并不*,只是恶劣的环境令他们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我心很清楚,如果真让他们靠近,依托在卡车后面,与我和杜莫僵持交火,势必拖延了宝贵时间。我和杜莫背包里的食物,无法也不可能遣散这群持枪的孩子回家,使他们从此免遭饥饿与枪杀。

    绿皮卡车没有一片碎玻璃,车身满是白色凹点,可见没少充当对射时的铁肉盾牌。杜莫拆掉了这些男孩的步枪子弹,与我均匀对分。这点战利品,令我得来的很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哐”。杜莫拽下趴在方向盘溢血的死尸,左手提着该男孩的裤带,将他抡上汽车后兜,又捡起碎掉两个眼珠的男孩,同样哐当一声,也把他抡上后兜。

    这两名十六七岁的黑人男孩,仿佛轻如两捆稻草,被杜莫抡的如此轻松。当初,若不是杜莫被人拐卖,即使活到今日,别说长成粗壮的胳膊,恐怕一个眼前的背包都压折他脊柱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咱们把卡车推到右边,那片草地比较凹洼,地平线上的望远镜,看不到大部分车身,咱们也好趁机奔进。”杜莫说完,率先把持着卡车方向盘,斜身拉拽起来。

    我绕到卡车后面助推,车兜底盘上的条形沟,滋满了浓浓的黑红血液,染得人双手尽湿。六名年纪相仿的枯瘦男孩,胸口和脑袋上仍在汩汩流血,浓烈的腥味儿,渐渐吸引来草地上的蚊蝇围拢。

    “杜莫,抓紧时间突进。”我蹲下身子,在草地上抹了几把手上粘稠的鲜血,然后背起行李,抱上狙击步枪催促到。

    “这辆破卡车,连半包香烟都翻捡不到。”杜莫从车座上跳下来,随口抱怨了一声,很快跟上我奔跑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别太在意,前面还有很多这样的路障,你我若是死了,就该他们翻找咱们的包裹了。他们一辈子都未必尝到腊肠的味道呢!”杜莫一边奔跑,一边喋喋不休。他的疲劳和饥饿,被刚才血腥的一幕暂时掩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渐渐明白,杜莫为何对美食特别感兴趣,在非洲的贫穷村落,拿一块儿热乎乎的香肉披萨,不知换到多少年轻漂亮的女孩。杜莫太想得到别人的认可与关注,或许,这也正是他成为海盗的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但我反感一点,他有个不好的习惯,例如刚才的卡车,他喜欢钻到里面乱翻,可是,他此刻衣食充足。这好比爆发的拾荒者,即使有了百万资产,西装革履走上大街后,见到丢弃的易拉罐还是手痒。

    继续奔跑的路上,我很少和杜莫对话,只希望前面快些出现山林或灌木带,也好躲起来穿行,避免类似刚才的射杀。

    悬鸦应该也蹬上岸上,正朝这个方向挺进,我继续快速行进。不然,在地势平坦的湿草坡看到悬鸦尾随而不对其射杀,杜莫必然猜疑我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二章:染红的绿草地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