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俩拉着绳子,将小木船往椰林深处又拖了一段距离,找到一个长满野草的坑洼地势,才将木船反扣到里面,仔仔细细掩盖一番。

    “杜莫,我们从这个方向直线穿越,直到布阿莱河畔。”杜莫背起鼓胀的行李,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开始前进。月光很白很亮,虽然是夜晚,我和杜莫也不敢绕到椰林稀疏的地方行走,生怕给分区占领的军阀察觉,惹上致命的麻烦。

    狙击步枪竖绑在了背包上,我俩抱着阿卡步枪,抓紧时间往前走。杜莫奋力挥砍着匕首,割断那些缠绕在两棵树木之间阻碍通行的藤类植物。

    身后冲刷海岸的浪潮声渐渐稀薄,除了几只受惊乱窜的林鸟,只剩杜莫与我沉重的呼吸。“嗒,唰,嗒嗒,唰……”杜莫砍削着挡路的植物,随着脚下不断吃力,我感觉到自己在往高处走。

    看来,椰林从高处生长到海岸边,只有继续往高处走,找个视野良好的位置,才能看清四周的环境,仅凭一张地图想象会差别很大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咱们脚下踩的是山还是谷?”走在前面的杜莫,越来越感觉吃力,不由问起了我。“不知道,希望是谷或者林坡,这里没有歇脚的位置,咱们得看清周围的地貌,才能休息一会儿,你还坚持得住吗?”

    杜莫大喘了几口气,呼哧呼哧地说:“可以,就是背上的行李,重心总往身后坠。”我也同样感觉得到,便对杜莫说:“坡度陡增的原因,你小心点,别后仰翻滚下去,摔一下伤势会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倒不会,我只是随便说说。老这么朝前走真是沉闷。”杜莫领路的行进速度越来越慢,这么一直往上走不是办法,一旦上面没路,想再下来会更困难。

    “先停下来,你把右侧这棵树上的旁枝砍一砍,我需要远眺的视线。”杜莫听完惊讶了一声,他前胸与攀登的石面几乎成了五十度夹角,想转身去砍树却有些难度,可他还得硬着头皮去做。

    费了十多分钟,杜莫总算砍秃了身旁的树冠,我摘掉背后,将他换下来爬上了树顶。这个树木只有**大腿粗,我越往高处爬,树杆被压的越是弯曲,若突然嘎吱一声,坠折里这棵单薄的小树,会比后仰翻下山还危险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别再往上爬了,这树都快成c型了,看着很吓人。”杜莫站在下面提醒,我才赶忙停止不动,两条大腿夹紧树杆,使劲耸高脖子往树冠层的外面看。

    望远镜中,呈现一*黑洞洞的漩涡轮廓,再往后眺望,才出现平缓起伏的黝黑线条。“杜莫,咱们得穿过这个像木盆一样的山谷,才能走进地势平缓的山坡。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爬下来,与杜莫靠着树杆站歇了一会儿,开始往回走。除了天上的飞机,想直线奔到布阿莱是不能的,杜莫垂头丧气,背着重重的行李往山腰处走,我依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往北侧走。”杜莫先前的兴奋,仿佛没能冲过山头,又退缩回去了,半天闷头朝前疾走。脚下的坡度小了很多,除了个别地段,多只有二三十度。

    艰难着走了一夜,杜莫不知砍断多少根草木的身躯,晨雾蒙蒙扩散的时候,我们终于绕到盆谷另一侧,开阔的视野霎时呈现眼前,令人说不出的舒畅。

    “哈呼!”杜莫露出雪白的牙齿,笑着赞了一下。我和他一样,庆幸眼前不是浩瀚的荒漠或草原。不过,在略微起伏的地势上行走,畅通无阻的同时也缺失了掩体,如果夯特的武装力量在附近巡逻,我和杜莫被追杀的风险会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杜莫,趁缭绕的水雾散开前,咱们必须火速穿越视野开阔的地势。”我俩开始更换武器,将阿卡步枪横在脖颈后面的背包顶部,远程狙击步枪抱在怀里,然后朝山下冲跑。

    天色应该放亮的很快,射程准度仅二三百米的阿卡步枪,不利于平旦地势作战,若果敌人配备了机枪,子弹在千米之外向长长的火棍儿一样扫过来,只有狙击步枪,可以第一时间击飞对方的头盖骨。

    盆谷与远处潜伏的缓坡地势之间,凹陷出一条小河,两岸生满茂盛的植草,一簇绿一簇黄地延伸侵占,河泥是它们为之疯狂的食物。

    杜莫弯腰背着包裹,开始尾随在我身后,他的武器有效射程为八百米,无法第一时间射杀出现在地平线上的目标。毕竟,他不比悬鸦,我需要额外保护好他。

    我俩稀里哗啦地趟过小河,上到对岸时,背包浸湿了一半,裤裆滴滴答答全是水。“这水真凉,冰的蛋蛋疼。”杜莫一边翘着*抖搂潮湿的大腿,一边不停地抱怨。

    “上帝没在这条小河养鳄鱼,已是很眷顾你我了。”杜莫听完又嘿嘿傻笑,我挺身眺望了远处的地平线,希望在晨雾消失前冲出这片不利于隐蔽的草地。

    “杜莫,快跟上。”我头也不回地叮嘱了一句,抱着狙击步枪俯身奔跑,左翼的地势起伏的大一些,且多簇生着浓绿的矮树和杂草,一有特殊情况,可以顷刻趴地,利用保护色伪装。

    这种起伏的地势,就像桌面爬满了青绿乌龟,视线持平看去,凹凹凸凸延伸到路的尽头。滋满水的裤腿儿跑起来很不舒服,周围熏缭升腾的晨雾,倒令皮肤有点冰凉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咱们何时停下来吃点东西?”我奔跑的极快,杜莫始终吃力跟紧,但他确实很累,又不好意思叫停,便以肚子饿为话茬,即使我不喊听,他也能获得一点精神期待。

    “雾气快消失了,前面出现灌林或山谷的话,就可以进去暂歇,继续跑吧,你包里的腊肠飞不掉,如果敌人的子弹击中你,这些食物就有人替你消化了。”我虽然说话,却双脚狂奔,不敢延误一丝时间。

    “噢,上帝啊!”杜莫听完,汗淋淋的黑脸蛋都有些煞白,他知道这话绝非玩笑,担心被子弹击中的同时,更怕自己包里的食物被敌人捡去分吃。

    雾气比想象中退却的还快,肉红的太阳从东方的海面弹了上来,正好看到非洲地面上奔跑着两个绿人。我心里甚是着急,前面依旧没有掩伏地势的迹象,再这么跑下去,会完全暴露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杜莫不小心绊到脚,侧身滚了几个跟头,我这才意识到自己速度太快,难为了这头肥壮的科多兽。“快,爬过来!”我小声急切地命令,杜莫头发上沾满碎草,未来得及抬手清理,便朝左侧凹洼草皮上滚去。

    我已经趴伏在一个半米高的斜泥坡上,狙击步枪的准镜紧紧贴在眼睛上,杜莫双肘扒地,嗖嗖匍匐过来,然后斜躺着推掉背包。

    远处的地平线上,一辆破旧的绿卡车,正慢悠悠的往东南方向驶来,速度不是很快,一眼便可看出是巡逻车。卡车后兜上,站着六个精瘦的黑人,他们举着阿卡步枪,正分食一根香烟。这些家伙里面,只两个黑人男子穿了军绿迷彩,其余多是赤脚露膀,全然一副去麦田收割的农夫模样。但这些人都有枪,他们在收割入侵者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夯特再怎么说是霸居一州的头目,他的士兵看上去怎么这么落魄,个个跟下地干活的一样。”杜莫也拽出了狙击步枪,伏在我右侧窥望一会儿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们多富!”我冰冷短促地回答,意在警告杜莫,别在这种特殊时刻说些无谓的话,他尚意识不到,狙击聊天时一颗子弹飞来爆开头顶是怎样一幕。

    所以,他跟我在一起,必须养成良好的习惯,万一和八大杀手那种级别的家伙对抗时,一不留神注意力被分散,射不死对方的结果只有一个:给对方射杀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章:晨雾中穿行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