趁着傍晚最后一丝即将隐下海面的余光,我从怀里掏出鸦给过我的地图,预先熟悉登岸后会有哪些地貌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这张精美袖珍的地图,一定是在码头附近的流浪摊上买的吧,这下咱们就不会像感冒的蝙蝠一样,在路途上乱撞啦,嘿嘿嘿……”杜莫说完又傻傻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杜莫,从咱们的大木箱拿出伪装网衣,栓挂满绿色布条披在身上。”杜莫哦了一声,兴冲冲地按我的要求做。

    科亚马岛左侧的临岸陆地,由于近海的原因,气候湿度稍重,飘来的暖气团降下淡水,促使山谷长满葱郁的热带植物。

    我现在还看不到具体地貌,只能根据小地图上显示的一条墨绿曲线,大概推测了一下。住在贝鲁酒店时,我和杜莫外出购物过一次,除了一些食用品,还特意到那些住在沿街帐篷内卖军需的小店转了转。

    杜莫从木箱掏出一个油绿色背包,开始挑拣他木箱里的物品。我将地图揣入怀中,也趁着黄昏余光开始了物品整顿。

    海上蒸腾起几丝凉爽的风,浪花渐渐从小岛根部的岩石激撞上来,些许水点弹到斜扣的小木船底部,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将一件荒漠迷彩及匹配的伪装垫在背包底部,中部塞满塑封的固体食物,七八个芒果和柚子,滚落进背包内的缝隙,五瓶子明亮的矿泉水,平铺在背包封口处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木箱里的草药和几瓶白酒怎么办?”杜莫勒紧背包封口上的绳子,转过脸来问我。他已经换好绿色迷彩装,一只长长的5狙击步枪,挎在他*厚实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找些石块儿,把木箱坠入海底,箱盖一定关好,别让里面的干药材和酒瓶浮上来。”说完,我把双手奋力一拉,胸前像口袋一样站立的鼓鼓背包,便被封口绳子系上活结。

    “哗哗,咚咚!”我俩将各自的木箱推入大海,接着一起翻动斜扣的小木船下水。此时的光线极尽暗红,湛蓝的海岛西侧,一轮红透的落日淹没了口鼻,只剩一双隽永的眼睛注视我们。

    小木船像着水的鱼儿,驾着冲击岸石的波浪鼓荡,栓船的绳子,被单膝跪地的杜莫踩在靴子下,他拔出铮亮的匕首,横在眼前代替镜子,往黑亮的脸蛋上涂油。

    “你把左眼圈涂绿,右眼圈空着就可以了,记住,我是两只绿眼圈。”杜莫像胖女人化妆似的,一边用黑亮的手指勾描眼角,一边嘿嘿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在野外的晚上,我的肤色是最好的伪装,所以,黑人是上帝释放进暗夜的精灵。”杜莫调侃了几句,仍认真地画着伪装,他明白我的用意。假如上了海岸,置身绿林或翠山之中,彼此可以通过脸上的迷彩特征辨认。

    沿途遭遇的敌人,不会只有一个,我们必须考虑周全,随机变换着战术,万一夹击敌人时,杜莫心态过于紧张,将我绿花花的面孔与敌人混淆,死在乌龙子弹下的可能性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看这样行不行?我总觉的它要撑破散落一地。”杜莫俯身站立,如拉满货物的水牛,背上鼓鼓囊囊的包裹,随他故意摇晃的*颠簸了几下。”

    我正跪在地上检查一把阿卡步枪的弹夹,看到杜莫一脸质疑,便语气平淡地回答:“行,这种帆布背包比牛皮还结实,除了弹头和匕首破坏,你*再怎么摇也颠不烂它。心理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好,我总觉得这包质量太次,承受不住三十公斤的重力。”杜莫说完,又使劲摇晃了一下*,仿佛要证明给自己的潜意识,打消心理作用。

    他黑胖的脸蛋儿,完全涂满迷彩油,极似一只刚打过架的熊猫,披在身上的迷彩伪装网,将他的身体维度扩大一圈,现在看来,他更像一个抱拐棍儿的拾荒者。

    我弯腰站起,把那些碎树枝和木杆踢下水,然后耸一下肩膀,使背带滑落到身体最舒适的角度,与杜莫上了小木船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色,犹如一张挡在眼前的黑幕,杜莫在摇晃的小船上坐下身子,推掉背上的包裹,开始划桨驾驭小船。眼前一片乌漆,只闻得岛鸟和拨水声。

    我斜靠在小船尾部,仰在鼓鼓的背包上,这个姿势很舒服,远比躺在坚硬的岩石上惬意。膝前横着一捆儿阿卡步枪,凭借听觉和手感,我继续挑选着武器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枪栓的回复声很脆,杜莫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。“这把步枪给你,另附两个饱满的弹夹。”说着,我把一只阿卡武器立在他背包旁。

    “咚咚,咚咚咚”其余五把阿卡步枪,被我拆卸了弹夹,统统丢进水里。一轮酷似大白灯笼的圆月,从小岛丛集的尖峰冒上来,渐渐照亮广阔的水域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追马先生,第一次看到非洲大月亮吧,您看它多像只乒乓球拍儿,大得可以拍翻咱们的小船。”杜莫一边说笑,一边谨慎小心地划着木船。

    有了足够的光线,我们的小木船很快游离了群岛中央,进入畅通无阻的浮荡海面。本书转载16k文学网www.16k.cn

    满天繁星亮的出奇,仿佛刚擦拭过一般,杜莫哼起非洲部落里的小调儿,乐悠悠朝岸边靠去。距离海岸一公里时,我掏出望远镜,向绵长曲折的岸线上侦查,出了一片高低起伏的树林轮廓和一根早已破旧废弃的灯塔,看不到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“杜莫,抓紧时间,加速前进”我端着望远镜,以鼓励的语气命令杜莫。“好来,坐稳喽!”这个肥壮的科多兽,像套在海面拉纤的水牛,再度鼓起蛮力,朝卷涌着白色浪朵的岸线直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到了,到了,我杜莫回来了,哈哈”杜莫小声呼喊着,内心想象着自由的奔跑与欢呼。我俩挽起裤腿儿,踩着绵软沙滩拖拉木船,将其拽入一片高高的椰树林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追马先生,这会儿不会有人注意到咱们,你看两侧的海岸线,除了礁石和潮水,也就咱俩大半夜的不睡觉,跑到这里瞎溜达。”

    杜莫满腹兴奋的说着,微凉的海风徐徐吹来,撩起我额前凌乱的长发,他的喜悦感染我的瞬间,内心却已浮上积重的牵挂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九章:海岸的非洲大月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