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船划游到小碎岛的中间,掩藏在山体后面,远处渡轮上的家伙们,即使用再高级的望远镜,也休想望得见我和杜莫。

    “咱们找个坡度平缓的位置,把小船倒扣过来乘凉,休息到天黑后,再划着它登陆索马里。”见大船消失在视野里,杜莫这时才轻松地说话。

    这几座小岛,犹如长满绿毛的小刺猬,骆驼刺树下倒有些阴凉,但我和杜莫,毕竟血肉之躯,不想给扎的遍体鳞伤。所以,斜支起小船制造人工绿荫也是最可行的办法。

    我俩用绳子拽上小船,再前后一起使劲儿,将船体反扣过来。杜莫爬到高处,砍了几根树杆和一些树枝扔下,撑起小船后,一抹绿荫便出现在岛脚稍微平整的岩石上。

    杜莫也懂得伪装,他将那些细小的树枝绑在船底,我们又从木箱拿出丛林迷彩服换上。剩下的时间,便躺着喝水吃肉干,只等天色完全黑下来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那艘渡轮估计要在海上搁置到第二天早晨了,咱们划着小船上岸后,找不到通往朱巴河畔的捷径,这可要耽误行程了。”

    杜莫翘着胖胖的二郎腿,嘴里咀嚼着一只半红半青芒果,对着扣在脸颊上方的船体说。我耳膜鼓荡了几下,杜莫也意识到,他说话音量被扣着的木船扩大多倍,忙不好意思的咽下一口水果,怔住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耸了耸耳朵,双手依旧垫在后脑与岩石之间,咬着一根细小的草茎思考问题。过了片刻,我沉重地对杜莫说:“没有捷径就绕跑出捷径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杜莫的黑亮脑门儿,重重磕在倒扣的船弦上,他被我的话惊得坐起,一边咧着嘴揉额头,一边睁大凸鼓的眼珠看我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是说咱们避开基斯马尤港,绕跑到朱巴河畔。”我斜了杜莫一眼,把咬在嘴角左边的小草茎换到右边。

    杜莫见我一脸无谓,更是焦急地说:“您要知道,这么做风险很大,不比在*带的公路上长跑,即使冲出朱巴州的军阀联盟,这种熔炉一般的天气,也会把咱们烤焦。”

    我停止了咬动草茎的嘴巴,思考杜莫的担心,他的话不无道理。渡轮上的黑胖胡茬,说过夯特拥有精良武装,要在这群持枪份子占据的领地穿越,确实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更令我担心的一点,是绕跑路线上有很多荒漠带,万一需要战略纵深时,不得不躲避进去,变成白骨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“若不如此,咱们只得划船赶往火箭弹乱窜的基斯马尤港,到时候,你最好有顶钢盔,坐在上面保护自己的蛋蛋。”我故作无耐的说。

    “噢!这个……”杜莫挠着额头略显红肿的包,顿时陷入左右为难的神情。“依我看,咱们放弃走水路,从这座岛直线穿向布阿莱。”

    我又斜瞄了杜莫一眼,语气冷淡地问:“更换任务路线?你就不怕错过目标?”杜莫后怕地想了想,吸足一口气挺高胸膛说:“得了吧,杰森约迪那个混球,自己躲在海魔号上抱香妞喝美酒,让咱俩扑到这火盆一般的非洲大草原、大荒漠上跑马拉松,他是每年给我们分不少钱,但我们也得有命消受不是!”

    杜莫说完,气鼓鼓地躺了回去,继续吃起他手里的半块儿芒果。

    听完杜莫的话,我纹丝不动的嘴角底层泛起笑意。他渐渐明白了人生,对生活有了正确向往,命比金钱重要的觉悟,渐渐融化在他心里。

    我希望他继续放大这种高贵的意识,直到把所以善良人的性命看的胜过金钱,把芦雅、伊凉等人的生命看的胜过杰森约迪的指令。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直线奔进布阿莱。”我爽朗的答应杜莫,而他却缩紧眉头,一脸质疑地瞅了瞅我。“有话就说。”我依然注视着上方的木船,但眼角的余光已捕捉到杜莫脸上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低眉凝思了片刻,才犹犹豫豫地问:“您一定很想念海魔号上的几个女人吧?”杜莫话一脱口,黑色面颊上的肌肉,难以自控地抽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有”我心中一凛,随即冰冷淡然的回答。“啊呼”杜莫长长吐了口气,仿佛我本该激动不已或者大发雷霆,最终却选择了泰然处之。

    “您就不想让杰森约迪先释放一个出吗?”杜莫的话,虽然说的平缓柔和,而我内心,却像给无数饥民抢馍的双手撕扯。

    我丹田偷偷运转,通过看不出表象的深呼吸,克制着面部表情,脸上依旧冷漠淡然。

    “想”,我语气轻松地回了杜莫,他进步一试探着问:“那我下次见到任务传承者时,该如何对他提出要求呢!总不能说您害了相思病,半夜时常叫喊她们,若不送个姑娘过来,定会影响任务的执行。”

    杜莫越说我心内越是澎湃,这家伙的睿智思维,绝非一般海盗强兵能够匹及。

    开始,我还以为他察觉到我的反心,但转念一想,他已将意思巧妙地暗示给了我。

    杜莫热爱美好的生活,他希望自己生活到城市,过着天天住酒店的滋润人生。但他更清楚,这一切的前提,就是得拥有生命。

    这趟任务,杜莫被两头蒙在鼓里,可他并不蠢笨,他不需要知道任务的真实目的,他只需保证自己还活着,以后能继续活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我完不成任务,杰森约迪会追杀我灭口,而杜莫依旧能回到蓝眼睛大副的小潜艇上,做他的海盗厨师。但是,那要看我给不给他活命回去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此次任务失败,杰森约迪一旦伤害了困在海魔号上的女人,我必然厮杀反扑,拼个鱼死网破。这样的话,杜莫会第一个被我宰掉。所有的这一切,看似滑稽无心的杜莫,都已暗自普算过了。

    他想在杰森约迪与我之间活命,就得把两方都安抚好,当然,仅凭一张嘴皮子不可能,他必须做点什么,拿出实际的保命筹码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终于对我亮出了自保的筹码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七章:杜莫的筹码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