揣好了手枪,我起身走出舱门,这群假扮海盗抢夺幼童的渡轮乘务员,并未在舱门外留守人员,他们毫无作战常识,却想借机利用激战在基斯马尤港的海盗为幌,谋取不义之财。

    我猫腰轻脚上了甲板,和煦的光线和海风扑面迎来,心肺说不出的畅快。甲板中央有间小铁屋,透过明亮的玻璃,能看到一个油污发亮的掌舵轮盘。

    我紧贴船舷绕跑,来到驾驶操作室后面,犀利的目光斜穿过门缝,见一个头发略带花白的黑人老头,正躺在摇晃的网线吊床上瞌睡。

    一顶脏兮兮的船长帽,盖住他整张面孔,窗外强烈的照射,以及泛光的海面,便煞不到小寐一番的滋味儿。靠近吊床的墙壁上,挂了一件黑人老头的破旧*,钉在墙面上的掉漆铁牌,刚好从破*下露出半截儿,上面冲压着图案,是张渡轮结构简化图。

    不必惊扰黑人老头,就可获知备用小船的位置,渡轮尾部有个小仓库,我悄悄调转身子,贴回船舷一溜小跑儿,朝存放小船的仓库奔去。

    刚才和煦的阳光,将处在阴暗中过久的体肤滋照饱和,现在只感觉浑身燥热,脖颈有点干巴巴的紧绷。杜莫在毛里求斯时,若被人捆在这种日照程度下的废旧工厂,不到中午时分便成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奔至甲板尾部,快速掀起一块儿方形木板,下面黝黑阴凉,我像沙漠鸵鸟一般,将脑袋探进去感知了一会儿,确认并无人迹后,以双臂支撑身体,缓缓送下双脚。

    海面漫射着强光,过度*的视线,足足适应了一分多钟,才看清仓库并排着十二艘小船,我挑选了一艘船体完好,且体积轻便的逃生船,一端绑好绳子,另一端绳头儿朝顶上光亮的方形入口投出去。

    从阴暗仓库再回到甲板上,强烈光线又异常刺目,视网膜上产生的迷幻,同样消耗一分钟时间才淡去。我像鼹鼠出洞,先露出头部,环视了一会儿,见炽烈干燥的大甲板上空无一人,便纵身跳上,重新跑回了乘客舱室。

    杜莫收集好伪装海盗的七只步枪,将它门绑一捆儿分塞进大木箱。那些被抢夺的黑人乘客,也从大筐取回了儿女,纷纷搂紧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甲板上没人,你我去渡轮尾部,那里是备用小船的仓库。”杜莫听完我的指示,抄起两只大木箱便朝舱门外拖去。

    我和杜莫的每一个动作,都使那些受惊吓后更为蜷缩的乘客悸动,他们扑闪着惶恐的黑眼珠,不敢发出半点声息。

    悬鸦应该听到了我和杜莫对话,这样他就不必再费力气,四下寻找单独离开的小船。

    上到甲板后,我接过杜莫手中一只大木箱,两人贴着船舷,猫腰奔向渡轮尾部。驾驶室里的黑人老头,一定还发着白日梦,等那些提筐抢小孩的手下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杜莫与我一起,将小仓库里那艘逃生船沿着陡直斜梯拉拽上来,然后再用绳子系吊,顺着锚链浮到湛蓝的海面上。“你扒着锚链下到小船,我把两只木箱垂悬给你。”

    杜莫嗯了一声,肥壮的*倒退到渡轮尾尖,慢慢沉下去。他虽然胖重,攀爬却很敏捷。

    布满灰尘的小船底部,凌乱蜘丝随着波浪荡开,停摆好两只木箱,我也顺着锚链急速滑下,趁渡轮尚未发现,即刻驶离远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,哗啦……”我挥动双臂,急速摇着橡皮浆,朝西侧临近海岸的科亚马岛前进。杜莫火急火燎地翻开他的木箱,抽出5狙击步枪开始拼装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我一面划水,一面问杜莫。“还击啊!你看,那么大的甲板,若冲上一群人向咱们射击,只得往海水里翻了。”我抬眼望了望渡轮上的甲板,上面依旧空空静静。

    这艘航运大船不比战舰,下来的时候,我也曾留意,并未看到远程打击的机关枪或机关炮装置。即使那些渡轮乘务员出乎意料地冲上甲板,朝我和杜莫的小船开枪,悬鸦也会从背后割断他们的喉咙。

    但杜莫只顾逃离,更不会不了解这些。

    “换步枪,用阿卡步枪护航。小船比摇篮晃得还厉害,虽没有大的海风,你的狙击也会打得像皮筋弹弓。”杜莫一拍黑亮油光的脑门儿,顿然醒悟:“哎呀!对啊,差点要了命。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嘿嘿傻笑,掀开木箱盖子放回了5,换抽了一把阿卡步枪,煞有介事地朝甲板瞄准着。

    我继续后仰着划船,炽烈的阳光烘烤得脖子难受,四面银光粼粼的蓝色海水,像锅盖式的太阳能吸光板,将我和杜莫逃生的小船捧在手心曝晒。

    飘在激荡起伏的海水上,朝西面的海岸线急速贴靠,视线中的巨大渡轮,渐渐变得模糊,身后一座葱郁小岛,若然显出轮廓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快看呢,科亚马岛就在前面。”杜莫放下了步枪,指着我身后兴奋的大叫。“杜莫,拿出望远镜,瞭望小岛上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他爽朗地答应,知道我要他侦查什么。那座岛屿虽然不大,万一安插了拥有武装的眼睛,贸然接近必死无疑。杜莫热爱着生育他的非洲大地,我们只到了近岸海岛,他就像归家的浪子,激动难耐了。

    “七八座小丘似的海岛,簇拥在一起,简直像几块儿烤白薯,顶部浇了绿色沙拉。我觉得,上面除了抗旱的小蜥蜴,不会有人守望,不然早晒死了。”

    杜莫端举着望远镜,一边观望一边汇报,我放下双桨,接过他手中的望远镜,仍不放心地眺望向那里,

    几座绿植浓郁的小碎岛,上面长满了骆驼刺树,瀑流下来的绿色,无法将山体垂直的切面完全掩盖,遗漏之初彰显着条条点点的乳白,酷似破旧掉皮的绿家具,露出里面的白灰粉。

    杜莫说的没错误,这种酷热难耐的孤岛,不会有人留守在上面,它毫无守株待兔的意义,除非预先知道有人经过,或者追打到此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六章:藏进骆驼刺绿岛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