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呼,嗖……”一束刺眼的光线,照射进昏暗的舱室,许多乘客忙抬手护在眼睛前面,虚眯了半天才一脸迷茫地看着舱门。

    “都醒醒,醒醒,船马上到索马里了,你们的双脚很快就会踩在那片土地上。不过,天知道你们能在那种子弹乱飞的地方活多久,只怕连下次坐船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个满脸胡茬的黑胖乘务员,穿着油亮的皮凉鞋,昨夜那几个要群殴杜莫的乘务员,抬着一筐鲜果和烧肉,紧跟在他后面。看来,这个黑胖的大胡茬是个主管,像这群乘务员里的领班。

    他背着指甲沾满油污的手,像审视自家兽栏里的羊群一般,踏着嗒嗒作响的木板走过来,贪婪而得意的目光,从那些抱着子女急忙抽缩的黑人乘客中扫过。

    “都别慌,啊!我这里有很多食物,还有厚厚的先令,你们谁不想让子女死在索马里的乱枪中,就可以到筐子里面任拿食物,同时获得四万先令。”

    一脸神气地说完,他从背后绕过双手,往右手食指上重重吐一口唾沫,嘿嘿笑着点起钞票。这家伙举止做作,故意把纸币搓响,*这些贫困乘客的耳膜。

    昏暗的舱室里,沉迷着的众多黑眼睛,顿时闪出片片光亮。那些父母和儿童,痴痴盯着黑胖胡茬手上的先令,又转而望望他身后筐里的水果和烤肉。一时间,那些干枯瘦瘪的喉结,忽如雨后稻田里的青蛙,纷纷鼓动不停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哈哈哈……”看着这些贫困黑人的饥渴眼神,黑胖胡茬无限满足的奸笑起来,他仿佛代替了上帝,成为掌管一切的主宰者。

    杜莫正伸长着脖子,瞪圆了水牛一般的眼睛翘首,但见我望了他一眼,忙伸回脖子低声说:“这些家伙,想用食物和货币换走他们的孩子,再高价转卖给那些跨国人贩子。我十二岁时,就被父母卖到了货船上打工,最后却成了海盗。”

    杜莫对我说完,我迷惑的面孔稍稍缓和一些,轻轻点了点头,继续看那几个购买别人子女却大笑不惭的渡轮乘务员。

    “哎呀!我可是在减轻你们的生活负担,替你们的孩子扭转命运,给有钱人家做后继,一辈子饿不到,没人敢欺负,再说了,你们的孩子若将来谋到好活计,还不是回来报答你们,带你们永远离开索马里,离开那个子弹和脑袋乱飞的鬼地方。是不是啊!啊?”

    黑胖胡茬满脸淫笑,一边给这些贫苦的非洲乘客描绘美好的生活,一边暗骂他们不受蛊惑,不肯爽爽快快地与自己达成交易。

    “妈的,再满嘴放屁,老子扯下你舌头!”杜莫愤恨地咬了咬后槽牙,完全陷入怒火燃烧的个人境界。不用杜莫解释,我都能想到,这些被廉价收购掉的男孩女孩,会面临怎样的命运。

    我在东南亚时,曾受上级指示,暗杀过一名贪婪且*大商贾。他就收养了许多女童,名义上称其为子女,而私下却是发泄*的工具。其间也不乏一些男童,遭受性犯罪。

    有些更*的商人,把这些命运悲惨的孩子作为**影视的工具,一排排**岁的女童,并躺在木床上,被某个通过地下竞标获得机会的商业巨头依次*。

    鲜血淋淋的视频,再发上互联网,进一步扩大捞钱范围。

    自然有人性泯灭的家伙,喜欢欣赏这种东西,而后啧啧称奇,吃饱喝足倒头闷睡。

    杜莫加入海盗之前,不知受过多少非人虐待,我理解他愤怒的火焰,这与我的童年有着相似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不错,你把孩子交给我,保证她将来到有钱人家做公主。若不然,也是回家吃空你们,指不定哪天死在战乱中,岂不浪费粮食。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黑胖胡茬甚是得意,他总算购买到一个枯瘦黑亮的七岁女童,面对这些出国后无以谋生,又带着孩子返乡的黑人乘客,他来回溜达的步伐充满了春风得意,腆着的圆肚子,被他背手的姿态凸的更夸张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就一个吗?你们最好抓紧时间,等到渡轮一靠上基斯马尤港,再想这种好事就没机会了,那个时侯,他们会像烂菜叶一般,给子弹打得血肉横飞,不值一文。”

    黑胖胡茬加快了来回踱着的步子,他等了半天,迟迟不见有第二个贫苦黑人愿意出卖搂在怀里的孩子,不免表现出急躁。

    那个刚出售掉小女儿的中年黑人,身上的皮肤完全瘫软在细长的骨头上,他也深爱自己的女儿,但命运已让他走投无路,黑胖胡茬的那些鬼话,就像沙漠之中的海市蜃楼,令他完全相信,并寄予了希望。

    这家伙奋力撕咬着烤肉,噎得嗓子几度干咳,但他并未住口,只拿细长的小瘦拳头,捶打着胸口继续吞咽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三章:廉价出售的骨肉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