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在,我问你答。”睫毛挂泪的杜莫,用胖手背抹了抹眼睛,抽泣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仔细回忆昨晚每个细节,我提醒过的注意事项有无遗漏。”杜莫扑朔着湿润的眼睛,陷入回忆凝固了一会儿,等待我的提问。

    “清洗她俩身体时,你的手指没无抠触女性的*。”杜莫说没有,他当时只顾往两个*的**和*上抹泡泡,站在喷头下面相互拥抱时,小腹也刻意后翘,没有使彼此的器官接触到。

    “戴套子时,你的手指干净吗?使用方法规范吗?”我继续问到第二个问题,只有一步步细问,才能帮助杜莫走出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干净,我的手指始终没触摸她们的下面及口腔。”我点了点头,杜莫不安的眼神中,稍稍有了几丝平复。

    “**过程中,你确定只是干燥的嘴唇一碰,并无唾液沾染或交换?你确定没有亲吻她们的*甚至内衣裤?”杜莫迷思了好一会儿,才略微点点下巴,表示自己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她俩的口腔或舌头始终没吸吮或添摩你臀部两个器官?”杜莫奋力点头,并坚定地说:“她俩开始时,却又习惯性动作,想探头下去吸吮我那里,但我及时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问题不大了。两个*的**,咬在嘴里时有无甘甜味道?假如她们处于哺乳期,你确定未吸食到分泌的奶水?”杜莫又陷入迷思,想了好半天,说印象不深刻,应该没有那种味道。

    我长长抒发一口气,使杜莫惶恐的内心也因此而放松些。“问题不大,你不会有事。”说完,我站起蹲在床边的身子,重新拿起食品袋去吃牛肉。

    这三日,我得保证足够的少吃多餐,为索马里恶劣的作战环境备好能量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不是安慰我才这么说吧,我不在乎自己有无被传染,我只想听到您真实的判断。”杜莫这么问,我并不怪他,他不想因为自己对我的利用价值而被我哄骗,这个黑亮的科多兽,在废旧工厂遭受铁面魔人的殴打都不曾畏惧,但这次,他确实吓到了,我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不,如果你确实遵守了注意事项,刚才的回答也没有纰漏,那么你被感染的概率仅有五百分之一。当然,你得感谢安全套的功效,它是你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杜莫眨了眨眼睛,抬起胳膊抚摸着后脑,一脸劫后余生的喜悦里,透着几丝难为情。“噢,您才是恩人呢。不过,这概率够小了!”他半调侃地说,也为释放内心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小?一旦你感染上你,那就是百分之百,别太得意了。”我恢复了冷淡语气,慢慢咀嚼嘴里的牛肉,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杜莫连忙起身,走到卫生间,拧开冷水清洗他哭花的黑脸蛋儿。“哎!对了,追马先生,我是不是该去医院注射点药物,争取减小五百分之一的概率,那样不是更保险点。杜莫露着白牙,斜伸出挂着冰凉的水珠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的是心理医生。”我斜了他一眼,接着思考给他打断的思考。“追马先生,你说的没错,我觉得我确实该注射几针,以防万一,就当心理安慰。”

    杜莫一点不再心疼花销,但他的纠缠,令我暂时收起思考,不得不对他多提两句,否则,这家伙会以为我很冷漠,只关注自己的事情,不在乎他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大木箱内不是有你的五磅蛋白粉吗,你既不喝酒也不抽烟,只要多做运动,其后服些粉末,免疫力自然比一般人强大,也容易抗死你内体初级着床的菌群和病毒。”

    杜莫嘿嘿笑了笑。“您不仅狙杀活人,连肉眼背后的菌类也扼杀,不愧为完美杀手。从杜莫的感叹中,我能感觉他自信尚未恢复。

    “杜莫,你没在东南亚生活过,不了解那些国家,民众平时少有健身意识,更不注重蛋白质的科学摄入。等到在医院做完大的手术,医生为其注射的液体药剂,其中多为补剂,例如免疫球蛋白、乳铁蛋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捏着牙签儿,扎起一块儿牛肉,持续供给咀嚼的嘴巴。

    杜莫一脸愕然,但他睿智的头脑很快想到了我话语的意思。“一桶五磅的蛋白粉,在这里的超市货架上不过二十欧元,如果换成针剂,注射到那些病人体内,至少也得八十至一百欧元。如果为了牟利,明白道理的人也可以沉默不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上去像个亚洲通,以后做了海盗王,可以去那里买房子,娶几个传统的贫家女孩,干干净净地多好,也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。

    我调侃着杜莫,他腼腆地抬起胖胳膊,抚摸自己的后脑。“今晚还去酒吧吗?”我试探地问,将杜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不,不不,我只要躺在客房,守着这么食品就很知足了。”他刚说完,忽然想到了什么,一脸惊慌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追,追马先生,我,我买的那盒安全套呢?天啊,真该死,真是穷人没好命,那是最便宜的一盒,如果交互过程中就不安全了,一切注意事项全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杜莫拍的脑门儿啪啪直响,再次像刚才那样,胡乱踱起步子。“哦,你那盒在床底下,昨晚给你的五只是我口袋里的。不过,你得还给我这个品牌的一整盒。”

    我话刚说完,杜莫疯癫地大笑大跳,客房的茶几仿佛是一堆篝火,把他幸福的人生照亮。

    “您简直……,哎!我无法形容了,你不仅是英雄,更是……,更是……,哎!您就是我的保护神,这趟若不是您,我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我吃饱了牛肉,拧开一瓶果汁喝了两口。“杜莫,你以前没接触过城市,它并不神秘,和丛林、海洋、山地比起来,只不过多了虚伪和**。你我只是过客,只要心境不乱,这里左右不了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杜莫跪在地毯上,高高撅起囤圆的*,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够出底下那盒安全套。“您看看,这盒廉价的东西差点害死我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看杜莫手上的东西,只冷冷地往他一眼。“杜莫,它会不会害你,不在于它的廉价,而是你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杜莫求知若渴地瞪着眼睛,眼白从黑亮的眼皮下鼓出大半。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一个主权国家,会坑害自己的公民,那无异于割股充饥。你手里拿的产品,没有马达加斯加国的生产批号,也就是安全批号。这明显是小作坊里出来的鱼目混珠,卖给你这种只求实惠却无意识的消费者。”

    杜莫更是难为情,只得将脸向往一仰,对着天花板默默诵经祷告,感谢仁慈的上帝给了他改过的机会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八章:修复摇晃的计划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