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莫也想躲出去,让我和那个熟睡的兔女郎酣畅淋漓地交合一番。我眉头紧索,思考着问题的大脑摇了摇,表示不必。

    两个**的*,正光着身子在地毯上捡内衣,她们*的蕾丝小*,细小的像根绳。“哎!别走啊,过两个小时咱们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杜莫看到两个*欲要穿衣离开,忙从浴室探出涂满泡沫的脑袋,一脸质疑地说。

    两个*彼此看了一眼,神秘而无耐地相视而笑。“你俩留下吧,杜莫是个好男人,多陪陪他,钱会加倍给。”我淡淡说完,翻起带来的食品袋,丢果汁给两个*喝,她们很小心,说了声谢谢却没喝。

    晚上,兔女郎*钻进我被子,她并不需要交合,而是抱楼在一个强壮结实的胸膛睡去,释放内心深处的疲倦。

    我把上身*,只穿了运动裤子,用饱经战场厮杀的粗壮胳膊,承担着她娇软的香体。

    杜莫一晚并未闲歇,他的双手几乎将两个*的身体抚摸了上百遍。临近后半夜,他又亢奋起来,用掉了额外获得的两个安全套。

    不过,他动静不大,对我的理解和允诺深表感谢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已是上午十点。兔女郎醒得很早,却不愿睁开眼睛,她用纤细的胳膊将我搂的更紧,撒娇般地扭了两下,要我再给她抱一会儿。

    杜莫慵懒地起床,睡眼朦胧地捡起自己的靴子,掏出一卷绿欧元,给了两个*一人一张,她俩兴奋地跳起来,一齐亲吻杜莫的黑脸蛋儿,然后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瞅着两个*摇甩的*,目送她们离开客房,杜莫不由感慨:“钱,真是个好东西。”其实,他本意是说:女人,真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所以发达国家放弃了枪炮,用经济脱掉别国女人的裤子。”我坐到了沙发上,捏着牙签儿往烫水杯里蘸牛肉,然后送进嘴巴咀嚼,悠然进食的过程里,还能对盯着*恋恋不舍的杜莫说上一句。

    这是补充能量的好时机,我珍惜着每一分、每一秒。而杜莫,生理需求远大于他的胃口,他也想十分珍惜并合理利用酒店每一个*。

    杜莫的感慨很单薄,他只是用钱满足了人性的本能,一种正常合理的需求。所以,他的满足、回味、向往、恰到好处,人的幸福感,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那些以金钱为工具,从有限的身体挖掘无限**的*者,幸福对他们而言,是走过了的站牌。

    杜莫精神饱满,看不出丝毫萎靡,虽然昨晚破天荒地做了五次,但他内心涌动的慰藉,会令他在短期内保持这种无欲无求的轻松怡然。

    我和杜莫一起外出,上街购物回来,兔女郎才懒洋洋地爬下床,光脚去卫生间小便,之后冲了热水澡,裹着浴巾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怪怪的。”杜莫自言自语嘀咕一句,见我始终不说话,也就换了话题,品论起购买的食品和衣物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我把大木箱的草药倒掉些,用来存放咱们购买的必需品。”杜莫说完,拉上了窗帘,开始叮铃咣当的侍弄。

    “您还给我买了一桶五磅的蛋白粉,真是太感谢了,我长这么大,头一次吃这东西。”杜莫大把抓着草药,不断往购物袋里塞,他对我的好感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索马里,军阀纷争割据,国内政权不稳定,等离开富庶的马达加斯加,再想买这种营养品很难。

    奔跑在极度炎热的非洲赤道附近,心率一旦超过60%70%,脂肪供能便跟不上,而体内的糖元和蛋白质被迫参与供能,导致大量肌肉分解,转化成蛋白质供能。

    如果不及时补充乳清蛋白,肌肉流失的同时,战斗力也会大幅下降。面对那些极端的杀手,终究鹿死谁手,往往差在毫厘之间。

    所以,缓解肌肉疲劳,维护并保持肌肉增长的补剂非常关键,已经列入这趟奔赴非洲的战备物资清单。

    “哦!这没什么,在欧美发达国家的超市货架上,这种蛋白粉随处可见,就像东南亚国家的奶粉一样。任何一个种族,如果从小饮食鲜奶、牛肉,都会骨骼强大,体魄野蛮。但东南亚地区的健身意识相对薄弱,目前只认识到‘牛奶强壮一个民族’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清点有无遗漏的物品,一边对懵懂的杜莫解释,不然,他只会认为我给他买了桶香草味道的奶粉,远体会不到我的良苦用心。因为,我和悬鸦的计划越往后发展,越离不开杜莫的协助。

    “哇呕!追马先生,您瞧这家伙壮得,跟您有一比呢!”杜莫翻着蛋白粉上的说明书,扭着脖子举给我看产品代言人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服务小生送来两张船票,杜莫给了他一些小费,并提醒他闭紧口风。明天傍晚,我和杜莫就得离开贝鲁酒店,拖着大木箱回到码头,乘坐约克罗号直奔索马里的基斯马尤港,航海行程大概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客房窗外的风景很美,透过玻璃窗能看到一条绿色的丘陵,山后激荡着白白的浪花,撼动着无边无际的大海,而我,只能凭借雨夜狙击镜孔中的记忆,反向猜想这些景物,等待我去解救的芦雅、伊凉她们,正那片汪洋之上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。”隔壁原本透着*的**声,突然传来三声刺耳的枪响,毫无任何征兆,且未听到玻璃破碎之声。

    杜莫一下从卫生间窜出,伸手去摸枕头下面用报纸裹着的fn57手枪,我也急速靠到墙后,只要有人撞开房门,子弹会一枪崩碎其头盖骨。

    “啊!啊……”隔着门板,走廊传来尖叫,通过音色判断,是那个一见杜莫就害羞的女服务生。没过一会儿,外面响起杂乱的脚步,许多房客并未开门看热闹,估计个个心里有鬼,害怕他人仇杀的子弹飞进自己脑袋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,笃笃笃……”半个小时过后,门外的警戒线拆除,我们客间的房门响起。杜莫试探着喊到:“谁,要做什么,就来开门。”说完,我对他使个眼色,把枕头砸上门板。

    我俩必须小心,入住时我就提醒过杜莫,这间客房的门板很薄,手枪子弹完全可以穿透致命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六章:笃笃地敲门声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