肌肉壮汉对杜莫心有余悸,虽说有点脾气,但也见好就收,尚未失去理智。“哼!”他鼻腔冷冷一喷,捡起木桌上的u型钢管,也蹲起马步调节气息。

    “啊嗯,啊嗯……”肌肉壮汉的双手,犹如扳在水牛角上,两条粗壮胳膊上的血管,像喝紫米粥的吸管儿,从二头肌一直鼓到他脖根儿。

    腕粗的u型钢管剧烈抖动,壮汉憋涨的气管吼声更烈。把直钢管扳曲,需要胸大肌和二头肌发力,如果再把弯曲的扳直,主要依靠马蹄肌,也就是三角肌。

    看似同一根钢管,但使用到的肌肉数量和肌**积相差甚多。舞池里的男男*,并不知道里面的猫腻,肌肉壮汉发力的一瞬间,才意识到自己吃了哑巴亏。

    “我小腹很疼,影响了发力,等我休息一天,你明晚再来和我比试。”肌肉壮汉额头闪亮,滋满了汗珠儿,涨红的脸膛反射着全场人的眼光,极力掩饰内心的尴尬。

    这家伙体魄强健,心脏摆脱了脂肪的包裹,却摆脱不掉厚厚的虚荣。他在水泥森林呆得太久,忘记清扫心灵上的灰尘,假如让他抱着步枪,奔跑在厮杀的荒岛之上,他会顿然醒悟,嘲笑是最没杀伤力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三天的休息时间,如果你扳手获胜,我给你三千欧元。”说完,我抱起瘫软在怀里的兔女郎,朝电梯门口走去,杜莫笑灿灿地露着白牙,拥着两个中意的*尾随而至。

    “疾风先生,这种感觉太棒了,你看那些羡慕的眼光,快让我飘起来了。”杜莫心理清楚,我们在第三天黄昏就离开马达加斯加,赶往真正的血肉战场:索马里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怀里的兔女郎像醉酒一般,玉臂勾挂着我脖子,微香的额头不住摩挲我脸颊,她翘着的红樱桃小嘴儿,不断喷吐淡淡的酒精味儿,熏染我鼻息前端。

    悬鸦并未在酒吧出现,说明一切照计划推进。“叮”电梯的门开了,杜莫笑嘻嘻的脸蛋儿,酷似刚打过蜡油的皮鞋头,黑亮无比。他左拥右抱着黑白两个*,迫不及待地挤出梯门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!”下午接待我们的那个女孩,正好站在电梯门口值班,她看到调戏过他的杜莫正抱着两个妖艳的女人,忙羞红俏脸压低了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说没有吗?看看这是什么?小小年纪竟骗人。”杜莫一边得意说着,一边往两个*的脸蛋儿上亲,故意咗出响声,给紧张不安的女孩听。

    女孩羞得面颊更红润,头也压得更低。

    这个女服务生说的没错,这家酒店的确没有*,那些需要女人的房客,可以到底层酒吧去泡*,彼此勾搭好了,就带回客房*。

    当然,这需要男人阔绰地对待*,比起先前入住的小旅店,这就叫雅,虽然事儿还是那些事儿。

    打开客房的门,我把迷醉的兔女郎轻轻放在床上,杜莫猴急难耐,把两个*按倒在床上,使足了劲儿往女人身体上辗压。我无奈地望了一眼,知道还得提醒这家伙一次。不然,他真会套子都顾不得戴好就插入了。

    “夜很长,当心后劲儿不足。”说完,我把杜莫从两个*的身体上拽了起来。杜莫虚眯着眼睛,一脸欢畅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俩先去洗澡。”支开两个女人,我揪住杜莫一只黑硬的耳朵说:“别以为高级酒店的*干净,她们多是从先前那种小旅店升级过来的。你进去把她俩的身体彻底洗干净,尤其是**。”

    杜莫眼神迷离,歪笑着嘴角儿,内心的喜悦完全冲上他的脸蛋儿失去控制。我揪住他耳朵的右手,拇指指甲用力一掐,他立刻打了个寒战。“嘶哈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疼啊?再这么迷糊小命儿就没了。”杜莫难为情地笑起来,他露着一排雪白的牙齿,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注意事项我都记得,记得呢……”杜莫一边说着,一边火速脱起裤子,那副着急的样子,就像有人掉进河里,等着他去抢救。

    杜莫和两个*在浴室嬉闹了半天,尖叫、笑嗔不绝于耳。我再次检查了窗帘和墙壁,并检查了杜莫购买的安全套。

    最后,我将自己购买的那盒安全套撕开,丢了三只在杜莫的白床单上。

    杜莫出生在非洲的赤道线上,饱受贫穷、战乱的童年,不仅没令他泯灭人性的善根,反而磨练了心志。他并不奢侈,也想积蓄点钱,所以买了一盒最廉价的安全套。

    走出浴室的杜莫,看到床上散着三个红色小套,半央求半埋怨地说:“疾风先生,您就给我三个套子,我还想今晚用光一盒呢。”

    杜莫一身黑厚的肉,光着两只大脚掌,搂在怀里的两个赤身*,坠着圆滚滚的大**,听得满心欢喜。这种*,除了上帝每月的禁令,几乎天天接触男人的前列腺,杜莫的豪言壮语,招展了十足的动力和耐久力,对她们的**而言,这是难得的新鲜感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被人追打*的时候背着你跑!”我面无表情,语气冷漠淡然。杜莫悻悻地转过头,突然大笑一声,将两个***按倒在床上。一瞬间,客房弥漫起各种嘘哼亢喘。

    兔女郎睡得很憨实,为了让杜莫玩得放开些,我去走廊溜达了一会儿,守在电梯门口的女孩,过来问我需要什么,我摇摇头,支开她后继续思考问题。

    悬鸦应该也在这家酒店,他得在离开之前通知他,保持彼此的互动距离。

    从服务生的嘴里,我略略打听到兔女郎的身份,她有个富商爸爸和一个*叔叔,是这家酒店的每个男人,既不敢招惹,又妄想占有的尤物,但兔女郎已不是男人单凭前列腺强度所能俘获的了。

    回到客房时,杜莫正在卫生间淋浴,此时的他,心绪已平复很多。“疾风先生,真是抱歉了,我这就洗好,马上出去。”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五章:不寻常的兔女郎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