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再瞪他,我就拍碎你的脑袋。”杜莫凶性十足,恶狠狠地对纹蟒的汉子说完,肥壮的胳膊一抖,令他自由落体摔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……”杜莫再晚点松手,他非硬生生憋死不可。这家伙涨红着脸,脑门儿青筋鼓起多条,捂住脖子的双手中,尚攥着一把弹簧刀。

    杜莫毕竟是个海盗强兵,他只快如迅雷的一招,就令在场的男男*惊诧口舌。纹蟒汉子稍稍缓过气儿,见杜莫仍站在眼前瞪着他,吓得急忙丢掉手里弹簧刀,仿佛那是烧红的铁块儿,烫焦了手掌肉。

    娇柔白皙的兔女郎,并未对此感到丝毫恐慌,想必见惯这种争执。她骑在我大腿上,不住研磨着臀部,即使隔着衣物,却感到一*潮湿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,反而*了兔女郎的爱欲,她更是焦躁难耐,不住伸出舌头,舔舐我的脖颈,舌尖甚至在我右耳轮廓内打转儿,极力*着我。

    我更进一步确定,这个女人不寻常,要么是这家酒店的股东,要么是这座城市的官僚富家女。她扮演兔女郎出于一种情趣,猎艳**男人才是真。

    “朋友,这场子由我看管,现在我的朋友被你羞辱了,虽然你们主观上无恶意,但我更不想让这家酒吧背黑锅,日后有人来砸场撒气。”

    一个满身肌肉的壮汉,挺着硕大的胸肌,三头肌与二头肌超级厚实,像炮台底座似的,支起他两根胳膊,使之不能并贴到两侧肋骨。

    他话说的很明确,宁可得罪我和杜莫,也不想酒吧惹上麻烦。所以,他得出马收拾一下杜莫或者我,让那个纹着森蚺的家伙顺气。

    假如,让看场子的壮汉在得罪一群混混和一个杀人如麻的佣兵间选择,他一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“来吧,非洲复古舞,不错嘛!让女孩们甘愿露**给你,但现在,我得让你在她们面前出糗了。”看场子的壮汉,像个俄罗斯人,他长了一张国字脸,眉毛浓黑粗长,说话时腮帮两侧的肌肉像弹珠似的跳跃。

    杜莫与他对视了一下,等他过来挑起打斗。肌肉壮汉走路像只大猩猩,刻意鼓高了胸肌,以此威慑对手,并给自己添些信心。

    杜莫深吸一口气,等待肌肉壮汉靠近的空挡,还对一个黑皮肤的*扎眼挑逗了一下,那个黑皮肤的*,立刻神魂颠倒晃了晃,同时也为杜莫多了几分担心。

    肌肉壮汉的大腿很粗,野蛮的肌肉撑胀着镰刀割去裤腿儿的牛仔裤衩,背心吊带像拉力饱和的皮筋般,挂在他强壮的两个肩膀。

    这家伙越走越近,长嘴角一歪,绽出一丝笑,仿佛他一招就让杜莫趴下,神气的杜莫马上就要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一只铁锤似的拳头,带着几百磅的冲击力,直逼杜莫面门。杜莫一脸严肃,将头往左一侧,右手从对方直拳下端划上,立掌向右一拨,左腿往前一个快速弓步。“哐”,右腿膝盖撞在肌肉大汉的小腹。

    如此速度和力量的膝击,令铁墙一般结实的壮汉疼得哈腰俯身。杜莫高挥右掌宛如长鞭,欲要砍砸对手后脖颈。我急忙示意到。“stop!”

    肌肉壮汉吃痛的厉害,已无还手之力,若对他再加伤害,就是人性怯懦的表现,只有街边流氓无赖,才需示强露狠,想杀一儆百地告诉别人,以后别再惹他们,他们其实很胆小,怕吓。

    “哇,好厉害……,好快的身手啊……”围观的男男*又沸腾起来,杜莫受众*追捧的气势,更是锦上添花。肌肉壮汉斜栽在沙发上,犹如突发急性阑尾,捂着肚子半天换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深呼吸,挺一回就好了。他可不是你在健身房三百公斤举一次的杠铃。别和他比速度了,他快过你几倍,如果你还想把饭碗再抓牢些,那就和他比气力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痛苦挣扎的肌肉壮汉,知道他正双眼发黑,呕心想吐。坐在我腿上研磨着的兔女郎,丰腴的臀部底下渗出更多水分,渍透我*裤子。

    这个妖娆勾魂的女人,在强悍男人的打斗中获得了强烈*,甚至**了几次。若把她送到古代战场,看那些右手短剑、左手巨盾的强悍士兵厮杀,恐怕真得泄到脱水,她在酒吧放纵**太久,感官已经畸形。

    那群*纷纷拥护上来,抱住杜莫黑亮的脑袋亲吻不够,杜莫翻着眼白,无限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,肌肉壮汉略略歇缓坐起,他也许不想丢掉饭碗,也许为了挣回点颜面,气鼓鼓地走回酒吧后台,竟拿两把闪亮的尖刀。

    杜莫虽然左拥右抱着香*女,但他眼角余光立刻注意到那两把寒光闪闪的利刃,抽回两只总想去抓**的黑手,把一群女人扒到身后,站直身子注视着肌肉壮汉过来。

    那个肌肉壮汉像怕杜莫误解他而再次出招似的,突然停住脚步,保持着距离对杜莫说:“速度算你赢,来,和我比力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两柄尖刀从木桌下狠狠戳刺上来,刀尖一左一右分布两侧。肌肉壮汉要和杜莫扳手腕,但决斗结果很残忍,输掉的一方手背会给尖刀扎透。

    “过来,来啊!害怕了吗,小子?”这家伙竭力嘶喊,像刚才挺胸肌那样,一边威吓对手,一边给自己壮胆。

    这家伙要挽回面子,如果把杜莫搬倒,再令他手背刺穿,他便觉得自己在众人面前洗刷掉刚才被人一招击溃的耻辱。

    杜莫风头已经出够,只剩花销时间享受众艳芬芳,挑几个满意的带回客房大干一番,喂饱自己的生理需求。但肌肉壮汉的纠缠令他有些恼火,他狠狠咬了咬牙齿,忿忿朝壮汉走去,誓要让对方好看。

    我深知健身房出来的肌肉野人,与高等佣兵和海盗强兵相比,他们难免显得笨拙,行动过于缓慢。但要是跟他们比蛮力,胜负有时很难分晓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杜莫,我对那个肌肉壮汉低沉说到。“你练就这一身肌肉,起码花了七八年的时间,万一败了弄成残废,也着实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壮汉听完我的话,并未见好就收,他以为我在妥协,像抓住把柄似的高喊:“哈哈,怕了就认输,别说些风凉话,你是怕你俩今天变残疾吧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无端大笑起来,仿佛这笑声可以帮他收集刚才的狼狈碎片。“追马先生,让我跟他比试,你已好心告诫,残废了右手是他自找。”杜莫气不过壮汉的妄自狂大,决意再搏一把,彻底收拾掉他。

    我抓住兔女郎的双肩,轻轻将她瘫软的身体扶正。“去,给我拿一根手腕粗的钢管。”**满足后的女人,一脸娇媚姿态,她从我大腿上缓缓抬起丰腴潮湿的*,乖顺地点了点头,理智也清醒很多。

    杜莫正左手握住右手腕,不断活动筋骨,我接过兔女郎递来的一根半米长的钢管,对着那个早已躬身趴在桌上的家伙吆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,看着!”说完,我慢慢站起身体,双脚摆开马步,气运丹田。握在两只粗糙大手间的直钢管,随着我拧紧的眉宇缓缓变弯曲。

    裹在运动衫袖里的双臂,条条肌肉如翻腾争涌的巨龙,两块胸大肌输出破天握力,凹陷着的弹性布料,像憋气球冲进压力,渐渐鼓胀而起。

    “当啷。”我把折成u型的钢管,扔上插着两把尖刀的木桌。“你把它扳直,就算你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缓缓坐回沙发,拧开小塑料瓶的果汁喝了几口,兔女郎又小鸟依人般凑了过来,瘫软在我怀里一动不动。今晚,这个女人是离不开我了。

    舞池里没一点声音,全场注视着肌肉壮汉。

    我必须保护好杜莫,不使他受到任何伤害,他是我的狙击副手,扣扳机的手指不能受伤,少了他就完不成任务,救不出芦雅、伊凉、池春等人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四章:木桌上的两把刀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