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囚童的死亡,对杰森约迪的原始计划影响很大,他现在孤注一掷,目前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,对我和杜莫的待遇,随即也提高很多。从短期看,海魔号上女人们的安全系数也会相继提高。

    杜莫接通了前台,服务小生告诉他,酒店负一层是个酒吧,里面有艳肉纵横的舞池,可以欣赏到**女郎的钢管舞蹈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追马先生,咱们先去放松一下,说不定就在那里约到女人,带上客房来呢。”杜莫挂断电话,一脸兴奋的说。

    我一边咀嚼着用烫水泡开的酱牛肉,一边对杜莫点了点头。乘着电梯缓缓而下,强烈节奏的低音,渐渐鼓动耳膜,杜莫笑得更是灿烂,像拳击手赛前热身似的,挥摆着拳头左右甩*。

    “叮”锃亮的电梯门打开了,昏暗闪耀的光线,铺天盖地般袭来。我大声对杜莫喊:“你去跳一只最古老、最个性的非洲复古舞,绝对能吸引到一位愿意和你*的*。”

    杜莫像犀牛一般,两只耳朵朝上一抖,眼球放出光亮。我依旧穿着运动衫,衣服的弹性很好,掩盖住我满身生猛强悍的肌肉,使我看上去和普通男人无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杜莫看到舞池里面挤满男男*,她们抽搐似的随节奏晃荡,那些皮肉暴露的蜂腰小妞儿,骚劲十足地甩着翘臀,将男人**的视线左右拉扯。

    “先生,来点什么?”一个丰胸肥臀的兔女郎,端一只水酒盘,娇滴滴的站了过来。她前凸的**,紧崩在半透明的丝网文胸内,随着呼吸一起一伏,几乎杵到我的脸颊。

    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微微侧目这位*妖娆的女郎。“一只干净的空杯子。”垂着满头金发的女郎眉头一皱,努了努浓重口红的嘴儿。“我喜欢在卫生间里面做,来吧宝贝。”她暧昧地说完,同时右眼对我放电眨了一下。

    兔女郎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,以为我在对她性暗示,用空杯子比喻女人温热湿滑的器官。“噢,美女,你看,我确实需要一只干净的空杯子。

    说完,我从口袋掏出一瓶果汁,轻轻放到桌上。她忽然俯地身子,在我右侧脸颊吻一下,文胸里面撅起的**,故意挑逗似的,磨刮到我下巴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不如去你的客房,我用嘴巴喂你喝。”女郎极尽魅惑之态,眼神迷离地注视着我,仿佛要用她的眼睛将我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杜莫已经到了舞池,他对后台打碟的墨镜小伙子高喊到:“rastein。”

    那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儿,看杜莫语气自信且憨劲儿十足,真以为高人出现,立即为杜莫更换了音乐。

    舞池内的男男*,相继往后退出一个圈儿,那些细腰丰臀的艳丽小妞儿,个个伸展着玉臂挂在男人脖子上,她们浓妆艳抹的脸上透着狐疑,搞不懂眼前这个黑亮的家伙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,哦哦哦哦……,哦,哦哦哦哦……”音乐响起,类似中东圣教仪式的诵经调子响起,接着随即一转,强悍而简单的金属节奏响起。

    站在人群中间的杜莫,先是摆出一副武松打虎的架势,定在原地不动,劲猛的节奏一灌进他耳朵,这个肥壮黑亮的科多兽,豁然拔地而起,直跳得老高,左脚单腿落地。

    杜莫右手高举过头顶,连续做推顶天花板的动作,右脚连续做踏地动作,在强烈的节奏下,他那圆鼓鼓的啤酒肚,宛如起伏的波浪。

    全场登时哗然,响起男人的口哨和女人的尖叫。杜莫像一头直起身子舞蹈的犀牛,听到全场为他欢呼,更是热血沸腾,索性脱掉上身运动衫,光着圆滚滚的黑亮大膀,做起旋风甩尾。

    杜莫做出的每一个动作,充满浓厚的非洲原始部落的风情,再加上他滑稽的天性,结合现代音乐的强大节奏,可谓占尽风头。那些动作纷杂、花样多变的舞池高手,此刻顿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宝贝,太可爱了……”那些依偎在别人怀里的*,简直被颠覆迷倒,她们频频飞吻,有的甚至扒开*,对杜莫报以丰满*。一瞬间,杜莫成了舞池荷尔蒙的领军。

    我很喜欢杜莫性格中的一点,他从不考虑人与人之间的梯次,所以他不会在浮华的舞池自卑,认为非洲乡下那些玩意儿要在这种场合受尽嘲讽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杜莫的科多兽舞蹈,早已逾越了这家酒吧一贯的潮流,成为全新的流行元素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男人,逃不过我的眼睛,一身结实*的肌肉,让女人为之疯狂、迷失,却只穿一件普通的运动长衫,来这种西装革履的场合。啊!小宝贝儿,你太刺我了,我受不了,今晚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兔女郎用半*的声调说完,双眼直勾勾望着我,她挑逗着伸出舌头,添一下微翘的*红唇。同时,细长的玉臂也探了过来,在我胸前抚摸。

    “啊!嗯哼!”我依旧坐立不动,胸膛仿佛电到她柔软的掌心,那涂满绿色指甲油的五指,随即牵扯到我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来吧宝贝儿,你简直让我发疯了要……”兔女郎眼神儿更加迷幻,几乎开始*。

    我想,她一定是这间酒吧的主管,或者酒店有她的大额股份,凡进到酒吧的男人,只要被她看中,都得遭受她的勾引,与之蛮力交合一番。

    一曲音乐结束,杜莫站在舞池,满是汗水的油亮脸蛋儿,被那些围上去的*争相亲吻。他大喘着粗气,瞳孔激动着兴奋,透过攒动的人群,对我竖起拇指,佩服我教他的泡妞方法。

    兔女郎用尽力气拉扯,但我纹丝不动,疲惫令她更加气喘嘘嘘,娇呻不止,几乎要爬到我身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穿吊带背心的汉子,周身纹一条粗大的绿森蚺,满目凶光地瞪视着我,坐在了酒桌右侧。他一定是兔女郎的相好,因醋意大发而针对我来了。

    皮肤白皙、面孔妖娆的兔女郎,像吃了过量催情粉,依旧虚眯双眼,嘴巴呢喃着望我怀里钻,使劲儿蹭个没完。

    她甚至垂下娇软的左手,隔着裤子抚摸我的器官,仿佛只等摩挲*勃起,给她不顾一切的掏拽出来。因为,她只需把丁字型的比基尼小裤朝一旁略略一扯,整个丰腴肥润的*便可完全坐上去,再缓缓下来。

    我能充分感觉到,她太痴迷*出来的**,也就在这张沙发上,当着满酒吧人群,若不坐我小腹下面阔疆纵马颠簸一番怕是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杜莫今天虽有强烈的性需求,但他不为此失去理智,他隔着人群,看到我身边出现情况后,忙挣脱掉那些簇拥的*,虽然她们此刻正像鬣狗咬住强行拖走的瘦兽执拗不放。

    光膀子的黑亮科多兽,大步流星跨到我桌子前面,左肩往下一沉,后腰一哈,粗大的黑手啪一声,掐住那个对我虎视眈眈将要出手的纹身汉子,把对方从坐着的沙发上活活提了起来,令其脚尖拼命蹬够地面。

    我这才看清,那条绿色森蚺图腾,从汉子的脚踝一直盘缠到胸口上方,仿佛一具被毒蛇缠绕住的木乃伊。“咳,咳咳……”杜莫手上的家伙,极度痛苦地挣扭,窒息令他充血的脑门近于爆裂。

    这家酒吧,确实有看场的打手,但他们眼睛拙劣,远不及怀里耸动着的白人美人锐利。她一个女人,隔着只露脖子和头部的运动衫,都可敏锐嗅觉出**猎物的出现,而这些以纹身来代表实力的家伙,却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正招惹一台血腥十足的杀戮机器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肥壮蛮拧的杜莫看上去或许比我更可怕,更具出手破坏力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三章:酒店里的非洲舞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