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直雍容的走廊,登时呈现眼前,四壁琉璃辉煌,笼罩着暗红色灯光,像红布*斗牛双眼一样,*着人性里的**。踩着柔软的花纹地毯,我和杜莫很快到了客房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进,您需要什么服务,可以直接拨打室内电话,联系我们的前台,我们会及时为您服务。”我刚要说一声谢谢,支开这位粉面娇容的礼仪小姐,杜莫却愣头愣脑地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个小姐,你是不是白天做礼仪,晚上就化妆做小姐?那么我想和你***,多少钱你开价。”我本来放松着的脑门儿,立刻鼓起几根儿青筋,杜莫的确不了解水泥森林的猎杀规则。

    他认为只要有钱,女孩就会卸掉伪装,爬*去任他发泄,就像一个猎人认为自己有枪,看到一只野山鸡时,它就得是果腹的晚餐。殊不知,杜莫自以为是的这点钱,比起那些*的大老板们,简直就是自取羞辱。

    不过,杜莫在城市的原生态性格,反倒使我觉得他极富人性,有时候直抒胸臆地表达**,不失为真诚的一种。但这里是城市,会对不懂虚伪的人格外吝啬,这里的姑娘们也会。虽然,她们极力寻找真诚,但多数沦陷在真诚的虚伪中。

    “噢,他在和你开玩笑,我们暂时不需要什么。”我轻淡的说。礼仪小姐羞红着俏脸,甜甜的小嘴儿紧张不安地抿着,她本想对杜莫说,我们这里没有那种服务,只提供食物和娱乐服务。

    关上客房门,眼前焕然一新,比起入住的小旅店,这里给人的感觉就像华丽的宫殿。

    杜莫一下扑到软绵绵的床上,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。“哎!这么好的环境,不弄个美人玩玩真浪费。哇呕!这床的弹性真好,那些比我还胖的大老板,抱着香妞儿快乐时,可以节约很多力气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检查着窗帘,看看上面有无做过手脚,然后又检查有无针孔摄像头。“你的美人将来会给你生个小孩,爱你一生一世。这里没有美人,只有猎物与猎人。”我回答着杜莫,心里却盘算着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那妞真漂亮,等我将来有了足够的财富,也能划海为王那天,非把她抢到船上去,天天陪我睡觉,给我生一大堆小科多兽。”杜莫说笑着,我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杜莫来自贫穷、战乱的非洲乡下,他走进海盗船也没几天,“胭脂”和“丁字裤”伪装起来的城市姑娘,对他视觉有着强烈冲击,他就像一个毫无免疫力的小孩,一下就感冒了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服务生,是个新来的姑娘,她为我们领路时,瞳孔深处激荡着恐惧和不安,这和那些深谙交际之道的女礼仪不同,她们的眼神始终徘徊在高傲与奴膝之间,最怕别人看到的却是疲倦。”

    杜莫一骨碌坐起,眼睛瞪得快要闪光。“追马先生,你不仅能杀死一个人,还能杀死一个人的心。”我丢给杜莫一瓶果汁,让他先堵住嘴巴,然后将耳朵贴在墙壁上,感测这间客房的隔音效果。

    “隔壁有**声吗?咱们入住的这家酒店,不会真得没有*吧。”我快速地嘘了一声,示意杜莫别影响我的监听。

    “这种酒店如果没有*,先前那家小旅社的走廊,就不会有那么多小姐。你要明白,这种服务是由高级场所向低级场所衍生扩散而去,那里只是蔓,这里才是根儿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我的话,脸蛋儿肉又堆积到颧骨,衬托着白牙发着莹莹黑亮。“嘿嘿嘿,有就好,不然我非返回那家旅社,今夜一定要做,这种事情推迟不得,不然我会崩溃的。”

    渐渐地,我发现杜莫与我相处的越来越融洽,性话题总能把两个男人快速拉近,减轻彼此的隔膜。

    杜莫对我愈发有了好感,重要的一点,在于他不是那张最后干掉我灭口的底牌。真正的底牌,昨夜已死在海岸礁石上。

    “杜莫,你打个电话,问问前台小姐,这家酒店有哪些娱乐项目,除了射击,我都会喜欢的。”一边说着,我一边翻找杜莫拎来的食品袋,拿去一块儿酱牛肉,泡在宾馆饮水机前的玻璃杯加一下热。

    自从在留尼汪岛的茶园,饱餐善良女人卡蒙娅的牛肉炖土豆,杜莫知道我喜欢吃牛肉。看来,杜莫是个细致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,在城市品尝到许多美味新奇的食物,杜莫再也不吹嘘他的厨艺,所以,杜莫也是个自知之明的人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二章:不虚伪的罪名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