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鸦打出的子弹,瞬间击爆那个*的左乳,冲撞力令她朝后一个趔趄,摊趴在地毯上,血污很快从她身下蔓延,急速渲染开来。

    那个*无法活下来,即使她拉上窗帘,对我们产生很大不利,恋囚童依旧会杀她灭口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一点不像个男人。”悬鸦不想杀一个无辜女人,但恋囚童逼他这么做,他甚至连打伤那个*的机会都没,恋囚童最终要灭口,所以,悬鸦给了那女人一个痛快。但他恼火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高兴,恋囚童与悬鸦本无过节,现在看来,恋囚童终于给了悬鸦势必宰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用你的手机,替恋囚童报警。”我眼睛依旧贴紧在狙击准镜上,毫不放过任何射杀对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悬鸦听到的我话,先是一愣,转念一想之后,面纱上的眼角露出阴险笑意,随即,他拨通了报警电话。

    雨水下的有些稠密,对贝鲁大酒店来讲,只是破了块儿玻璃,即使有人听到玻璃破碎声音,在这个时间段,也懒得理会,更不用说报警。除非,恋囚童以他房客的身份,站在酒店走廊大声抱怨。

    玻璃破碎后,子弹再次飞进客房,击中铺有厚厚棉被的木床,产生的噪音都不及隔壁传来的**声。恋囚童击毙那个尖叫着欲冲出房门的酒店*,正是为了避免骚乱引来警察。

    他既然跻身八大传说杀手,智商必定极高,预知能力也非常人。所以,他绝不会愚蠢地坐进警车,在赶往警局的路上,给我打爆头部。何况,他这种人的身份无法通过警局核实。

    而我和悬鸦要做的,正是逼他出来,不让他在贝鲁大酒店拖延到天亮事发。假如耽搁到那个时候,我和悬鸦就行动不便,杜莫醒来也会起疑心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一排鸣笛闪灯的警车,沿着无人街道,纷纷扑到贝鲁酒店门口。躲在楼上客房的恋囚童,应该也意识的到,射杀他的对手为他报了警。

    “哼哼!这家伙臂力很大。”悬鸦依旧瞄准着狙击步枪,冷冷地说到。狙击镜孔中,恋囚童刚才翻下来的张大床,正一耸一耸朝房门移动。

    他想利用床板掩护,走出客房脱身,因为警察就快上来了。恋囚童的武器,原来藏在卫生间,他用床单裹着步枪,最终爬出客房,拐进水泥墙后面的走廊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走,警察很快会发现袭击源头在山顶,万一给这些家伙包围住,会耽误追杀恋囚童的时间。”悬鸦说完,迅速蹲起,把枪械熟练地装进背袋。

    我俩分左右翼,以水牛犄角型路线,朝贝鲁大酒店跑去,赶在恋囚童爬出那栋楼房后,及时发现他的踪迹,今晚非弄死他不可。

    迎着蒙蒙细雨,我抓紧胸前的步枪背带,顺着山坡一路奔跑。到达山脚时,夜空坠下的雨点,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,水势渐强,虽然音色熟悉,但眼前已不是植物繁茂的丛林。

    而我现在,奔跑在水泥森林之中,追杀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。不过,幸好有悬鸦相助,胜利的把握会大很多。但我深深知道,假如我和悬鸦大意,或者运气极坏,双双被恋囚童干掉的可能也很大。

    我急速奔跑,快速跨过山道公路的护栏,雨水不住浇灌下来,罩住头部的小衫帽彻底湿透。公路上的积水,给双脚踏得啪啪直响,许多泡泡顺着路沿儿涌向水道。

    很快,我奔进市区,迷茫雨夜仿佛使这座城市陷入冬眠,除了朦胧的街灯,很少再看到亮灯的窗户。

    到达贝鲁大酒店东侧,我快速翻越低矮的木栅栏,绕到一栋破旧的六层楼房后面,推开用铁丝拧绑着的应急安全出口,顺着楼梯快速奔上六层楼顶。

    现在,不能再用望远镜窥察,因为对手也提着狙击步枪,我猫着腰,小心蹲跑到楼顶一角,掏出背袋里的狙击步枪,缓缓搭上激蹦着雨珠的水泥檐台。

    轻轻探出右手,拨起狙击镜片前的盖子,开始朝贝鲁大酒店附近的每条街道扫描。

    长筒狙击镜孔中,幽黄迷幻的灯光积聚成圆形,里面激荡着无数细碎的水分。“上帝迷失羔羊,彷徨在雨夜的街道,快点出现吧,这里是你重回天国的通道。”默默念诵圣经,雨水顺着下巴不断流滑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路边的积水,奔向下水道的方向,但始终看不到恋囚童仓惶跑过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想,他应该知道,酒店附近的建筑物高处,也可能埋伏猎杀他的狙击杀手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一丝细微的枪声,穿过层层雨帘传入耳朵。这样的雨夜,除了狙击杀人的我们,谁都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恋囚童一定在贝鲁酒店另一侧,遭遇了悬鸦的伏击。林立的水泥建筑,遮挡了窥望的视线,我快速收起狙击步枪,重新奔跑回街上。

    对方并不知道,袭击他的确切人数,但毫无征兆的突击,已经恋囚童措手不及。当我刚刚转上一条街道,视线末端正好一个上身**的光头,抱着狙击步枪,消失在公路尽头的蒙蒙烟雨中。

    “当,咔咔,当。”我索性端起手中的巴特雷,估摸对方奔跑时可能延伸的方向,急速盲射出两颗左右并行的子弹,希望凭运气射杀目标。

    面对恋囚童这种杀手,尾行追击非常危险,他很可能趴在哗啦降雨的公路中间,一枪打爆追杀者的脑袋。所以,只能侧翼包夹,用更快的速度斜绕到其侧翼,争取再次射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悬鸦一定在恋囚童的左翼,也以此方式追杀着他。“当,当。”我隔街急速追击,前方又响起两声沉重的狙击步枪声。悬鸦在我十点半的位置,死死咬住对手不放。

    “当,当。”又是紧凑的两声枪响。不难听出,恋囚童与悬鸦在茫茫雨夜交火,两大狙击高手彼此射杀着对方。从酒店客房逃跑时,恋囚童故意包裹住枪械,不给狙杀他的敌人看到武器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从他首次回击的两声枪响,我和悬鸦都已听出,对方使用的同是超远程狙击步枪。

    我再度提速,冲撞着繁密砸落的雨点,这座城市的人民,正在干燥舒适的小屋做着美梦,他们并不知道,窗外哗哗降着雨水的黑夜里,三个杀手正彼此厮杀搏命。

    穿透力极强的子弹,指不定飞进哪一扇窗户或门板,带走睡梦中人的灵魂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六章:雨夜中的巷战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