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追马先生,您不是还有一盒安全套吗?”杜莫的话并不令我感到吃惊,悬鸦从废旧工厂丢出的包裹里,确实有一盒名牌安全套,而且我在山洞整理行囊时,杜莫也看到了,但他现在才含沙射影地提问此事。

    “安全套用来保护狙击步枪入水,那个一头小辫子的蒙面杀手死前,身上只带了两只。我雨夜潜入了他在工厂的卧室,看到很多好东西,但我们不是贼,得捡最需要的拿,捡能保命的拿。”杜莫听完后,脸上绽出几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您知道吗?我们已经完成任务第一步了。”杜莫的话,立刻使我意识到,杰森约迪让我和杜莫转折毛里求斯的同时,顺带干掉悬鸦灭口。

    “杜莫,如果你和感染病毒的女人交欢,即使有安全套防护,被感染的几率也会大大提高,就像穿上防弹衣后,无谓地往枪林弹雨中钻的傻蛋。你要知道,除了你自己,世上没人在乎你的懊悔与死亡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不再说话,他费了半天周折,不过是想问那盒安全套的由来。而我对他一再强调性知识,以此掩饰着自己。不过,假如杜莫能把我今晚的奉劝记在心里,他将受用一生。

    而我,也略略感到,自从在赛尔魔佣兵手下救出杜莫,他先前对我那种迫不得已的虚伪收敛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把木箱塞到床下藏好,我去附近超市买几件普通人的衣服,不然白天上街太扎眼。还有,洗完澡后不要**躺在床上,天知道这些沾满嫖客与*交欢分泌物的床单有无消毒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我的话,嘿嘿憨笑起来。“如果追马先生不是一等一的杀手,常人一定自以为是地认定你有洁癖,以此满足沾沾自喜的可怜心态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听了听门外动静,一把拉开房门朝屋外走去。走廊里的姑娘们,见我从身边擦过,个个用灼亮的眼睛打量着我。我很清楚,这些猎人的眼神,她们把我视作猎物,一种可以让她们愉悦**后还给钱的猎物。

    当然,在上帝的法则中,不允许女人作践母体器官,不允许玷污圣母赋予的灵魂,无视法则的群体,上帝便会把恶魔的病毒和人性的蔑视降临。

    走出霓虹幽暗的胡同,微微凉风掠过,却始终吹不走身上浓烈的香水味儿,那些皮肉营生的姑娘们,迷失在恶俗之中却憧憬着高雅,她们就像水泥森林中的鳟鱼,顶着**的逆流溯源。

    这会儿,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,我沿着色彩流动变幻的街道行走,寻找码头附近的夜间超市。一个穿帽衫的家伙,忽然绕行到我前面,他双手踹进上衣裤袋,脑袋缩进小帽子里。

    “疾风大块儿头,渡海旅途还愉快吗!恋囚童和他的陪护,已入住贝鲁大酒店。你把这包东西给那个黑人陪护喝下,足够他睡到明天下午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个穿帽衫的家伙放慢脚步,我知道他是悬鸦,便急忙赶上去超过,就在擦肩而过的瞬间,他像神偷似的,把一包白色粉末放入我裤兜。

    我继续行走,把他远远抛在身后,前面出现一家灯光闪烁的夜间超市,隔着玻璃橱窗,能望见靠外一层的货架,上面摆满琳琅满目的食品。

    假如芦雅和伊凉能进到这里,两个天真烂漫的女孩推着购物车,可随意挑选喜欢的商品,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儿。

    而现实,却令我们天各一方,我非洲大陆东岸的马达加斯加,她们在印度洋中部的海盗船上。她们,时刻牵扯着我的心。我仰望逐渐模糊的繁星,至少我们同在一片夜空下。

    超市有光滑的白瓷地板,屋顶白炽灯光明亮,照得人很舒服,各种食物的味道混杂弥漫,许多晶亮的镜面左右闪过。这种感觉,给我一种淡淡留恋,记忆的沧桑渐渐荡起积淀。

    我给杜莫选了一件大号内衣,又购置了两套(商标不详)运动装,当然,其中一件还得是肥大的,符合杜莫穿。选的运动装都带衫帽,必要时刻用来遮脸。

    我又采购了一些面包、腊肉、果汁……,结算时支付了两万阿里亚。往旅店回走的路上,我见四周已无行人,便掏出悬鸦给的药包,里面还有一支一次性注射器。

    倒掉一瓶矿泉水,只留一点清水与药粉摇匀,利用注射器从饮料商标后面打入。使用过的工具,被我折断分隔,投进不同的垃圾箱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走廊时,只剩四五个姑娘坐在沙发上,其余应该正在楼上,与嫖客疯狂**。

    我拎着购置的物品,低头往楼梯口走,经过那几个姑娘时,她们竟然对我嗨一声,同时抱起自己双腿,对我展露了黄呼呼的羞私,然后一起开心地咯咯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勾引我的同时,也是在羞辱我,讥笑我有钱买食物却没钱享受女人的器官,讥笑我是个胆小鬼或性无能。

    她们的**上,拥有着让男人快乐和哺育生命的器官,但那个器官最终却被拥有者挟持,用来*上帝。

    我假装没有看到,继续低头行走,就让她们当我性无能,只要不找我麻烦逼我出手,只要不影响我拯救女人们的计划,随她们讥笑去吧。

    杜莫见我回来,忙伸手接过购物袋儿,他先是抽出一根腊肠,三五两下咬进嘴巴,仿佛要用现在的食欲,抵消体内潜伏涌动的**。

    “哇呕,哇呕!不得了,居然给我买了运动衫,知道吗?我最喜欢穿这玩意儿,可杰森约迪这混球,非让我们一年四季穿他设计的军服,现在,老子他管不着,嘿嘿嘿,嘿嘿嘿!”

    杜莫大呼小叫的惊诧完,急忙把油亮的手指塞进嘴巴吸吮,以便涮干净手指,去试穿新买的青色运动衫。

    晚餐吃得很愉快,杜莫边鼓囊着塞满食物的腮帮,边仰着脖子大口喝果汁。当我洗完澡出来时,他已经穿上那件大号裤衩,斜横在小床上睡着了。那个商标后面带针孔的饮料瓶,被我用一瓶完好的更换掉。

    走到窗帘前,我又朝外窥望一眼,看看钟表,已接近凌晨。悬鸦应该到了指定位置,正等我赶去,一起做掉恋囚童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四章:旅店外的帮凶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