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把这及时雨一般的货币,重新包裹好了一折,平铺在*后兜。迷彩小手电,散发暗红色光亮,照射时贴低在地面,漫射出的光圈只礼帽那么大,夜间使用它,能有效避免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长条油布包里还有三个小包,两包里面塞满了食物,有牛肉干儿、香肠、巧克力。另一包鼓鼓囊囊尽是药品,甚至有一把塑封的手术刀和小镊子。

    假如我再中弹,不必像在荒岛那样,用烧热的匕首和火药自救了,痛苦可减轻大半。

    跟悬鸦合作,顿感轻松许多,因为,我不必多言,他就下意识地想到。这种心照不宣很重要,尤其在面临生死关头,彼此迫于形势无法联系时。

    最后一条长布套,那轮廓和尺寸再熟悉不过,“嗖”一下拽开拉链,一支崭新的巴特雷狙击步枪显现,上面仍残留着淡淡金属和机油味道,我鼻腔深吸一口,唤起脑海中无数回忆。

    我已经拿了悬鸦一只绿色帆布小包,现在他又送了一只,提起在手上,那沉甸甸的感觉,以及应声响起的“哗啦”,里面至少一百颗狙击子弹,无论杀敌还是反抗追击,这些足够了。而海魔号上的杰森约迪,只肯给我和杜莫二十颗子弹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悬鸦无偿提供给我,比起我在荒岛上控制的军火和财宝,虽然微不足道,但此时情况已不同,包里每一颗子弹,都是悬鸦卖命赚到钱,在通过各层渠道购得。

    所以,他能做到这些,已经很不容易。毕竟,我现在一无所有,没有顺手的武器,再强悍的杀戮机器都要大打折扣,变得步履维艰。

    将那些碎绳子和多余的包袋儿,全部填进山洞的石缝,只用雨衣简略裹卷一下物品,再次冲进黑夜的风雨中,朝杜莫和女孩的山洞疾奔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杜莫就察觉不到什么,深信物品是我冒险偷来的,而不是别人为我打好包,整齐背回来。

    赶到洞口后,我先往里面连丢三颗石子,听到女孩一声惊喜的呼唤,才赫然走进山洞,身上浇灌的雨水,噼里啪啦地砸落下石面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!我们的英雄回来了,叫你别担心,你还不相信我。”杜莫调侃着女孩,自己也压抑不住兴奋。“嗯”我沉闷的一声低应,示意自己并无大碍,没遭受伤害。

    打开小手电,照了一下女孩和杜莫的脸,他俩立刻激动起来。黑漆漆的山洞,能出现一束光亮,使憋闷的双眼延伸一下视线,对每个人来讲,确实是件快乐的事儿。

    我把包裹摊在洞中央,拿出一只金色的防风火机,很快点燃一根蜡烛,橘*的光闪闪跳动,把四周的黑暗缓缓推向石壁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有了光亮我就不怕了。”女孩欣喜地说着,然后走到莹莹闪动的蜡烛旁,看似好奇的观赏,却为寻得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我伸出粗壮的胳膊,递过一块儿巧克力,女孩愕然了一下,忙伸手接过咬进贝齿。“哎!雨夜太冷了,给我也来一块儿。”杜莫看到女孩吃的香甜,不免吞咽了一注口水,着急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随即,我又丢给杜莫一块儿,他颇为高兴,那白得刺眼的牙齿,霎时展露在黑亮的脸上,洞内烛光的亮度,仿佛也随着上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要是弄点干树枝,再打一只羚羊,架在火上熏燎,我保证让你们吃到最可口的烤肉。”杜莫一边蠕动嘴巴,急速咀嚼着甜食,一边无限向往地说起美食。

    杜莫这么说也是有道理,我们终于有了枪,而且是狙击步枪,别说一只羚羊,就算非洲狮子,照样轻松捕猎。

    “工厂今晚很恐怖,简直像一片墓地,他们白天死了两位核心人物,士气低落的同时,更不会料到我还敢雨夜潜入。”杜莫听完,才意识到自己只顾吃喝,全然忽略了物品得来的不易,尤其我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噢!哦,你走之后,那姑娘一个劲儿地念叨,总担心你。我就说了嘛,英雄出马,马到成功,是不是啊,追……,追魂夺命手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杜莫刚要带出我名字,我忽地扭脸,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他才及时改了口,胡诌出一个不伦不类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任何事物影响到解救伊凉她们的计划,万一女孩知道我的名字,即使我不杀她,悬鸦也不会留她活口。我不想让女孩遭受无辜伤害,才对杜莫严厉威慑,让他保持先前的警惕,谨记此次任务事关多条人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打消杜莫对我和悬鸦已暗中合作的丝毫猜想。手机轻松阅读:wαp.16k.cn整理

    “好吧,明天就打一只羚羊,让你过足烹饪的瘾,包里这些食物,只够维持饿不死人,根本满足不了我们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对女孩微微弯了弯嘴角,她正并拢双膝蹲在蜡烛旁,一双*的小手,快要把那朵小小的火苗捧起,洞里的光线压低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想回家,不知道父母现在怎样了!”女孩见我面色温和,趁机用乞求的语气,试探性地说到。我和她的明眸对视了三秒,嘴角微笑的幅度又加重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是自由的,想去哪里都可以,不必乞求我们,但是有个小小要求。”说完,我眨了一下仍挂着雨滴的睫毛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,你只要动作轻点就可以了。”女孩爽朗地说着,站起娇软的身子,缓缓脱掉上衣,铺在蜡烛旁边,准备轻轻躺下去,叉开双腿等我。

    这姑娘的楞劲儿,让我想起芦雅,想起我们一起捕抓山鳟鱼的时候。我有些陷入回忆不能自拔,所以当女孩完全躺在那件铺在石面的上衣时,我才挣脱出突然涌起的回忆。

    杜莫没有说话,他上身微欠,半张着嘴巴,一双欲要凸鼓爆出的眼球,像时间停止似的看着我,以为真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杜莫现在受了伤,我也需要恢复体能,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三天时间,三天后我们离开了毛里求斯,你才可以回家,那时,坏人也不会再找你麻烦。明白意思吗?”我依旧微笑,望着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六章:烛影下的回忆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