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听过,但我只知道他是八大杀手里面最凶残傲慢的一个。”一阵憋闷的咳嗽,总算保护住嘴里的食物,没有喷出浪费。但我的心脏却像打开电源的夯土机,砰砰弹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他不是与你同时执行任务的杀手。”悬鸦见我有些激动,连忙安慰到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假如撼天奴是自己的对手,海魔号上的杰森约迪,时刻了解我和他的动向,很容易牵头使我俩遭遇,引发一场生死搏杀的困兽斗。

    悬鸦幽冷的眼神儿,微合了几秒钟,突然斜视着我说:“我用一生积累的财富,通过层层渠道,率先抢在各路海盗势力之前,雇佣下了那个野蛮的家伙。”说完,他眼角泛起冷笑,那笑意里隐藏了无限快慰、无限恨意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我长舒一口气,砰砰直跳的心脏慢慢释然。如果我此刻,能取到藏在山涧岩壁上的九个宝箱,只需半箱金块儿,或抓两把璀璨的宝石,也要雇佣八大杀手里的一名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,对我而言,伊凉、芦雅、池春的生命,远比那些财富重要,悬鸦已经看破了钱财,他用地球做比喻,向我阐述了他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是一个富有的杀手,除了情感,我一贫如洗。”折杀回海魔号,本该算我和悬鸦两人之事,他为此清空锦囊,雇佣到一位绝对实力的杀手,而我目前只能单凭双手,对悬鸦不免有几分歉意。

    “不必内疚,就算你有钱,也没机会。其余六名已经被海盗抢购一空。”我刚平静的心脏,又突突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悬鸦看出我的忧虑,他自己同样的忧虑。“困在索马里的海盗王,用其转移到陆地上的财富,最先雇佣到了“命中水”,此乃八大杀手之中,最富神秘色彩的一个,没人知道他杀人的手法,更无人与他交手后活下来。”悬鸦语重心长,复仇的理想,似乎在茫茫大海的尽头,飘渺悠远!

    “全文字版小说阅读,更新,更快,尽在16k文学网,电脑站:www.16k.cn手机站:wàp.16k.cn支持文学,支持16k!索马里水兵雇佣到两名,杰森约迪把持了海魔号上最多的财富,而剩余三名已被雇佣,所以,海魔号是最有可能争取到三名悍将的一方,而你我的压力,可以说旷世空前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旷世空前”这四个字,我不禁内心一颤,霎时感觉到解救女人们的希望同是飘渺悠远。两人望着远方浩瀚的海面,默不作声一分钟,仿佛彼此的悲恸同时涌上心头,只能用无语迎接。

    “你早点下山,以免引起那个黑人的怀疑。就说你杀了我,获得这些武器和食物。我会以最快的速度绕回,撤走所有厂丁。等到今晚午夜十分,你悄悄赶到与铁面魔人格斗的铁网外面,我会丢一把巴特雷给你,当然,还有必须的食物和药品。”

    说完,悬鸦捡起一支木棍儿,在地上画出了刺杀海盗王的路线,把他原来的作战路线重新修改,以救人为先,其后痛宰仇人。我俩一拍即合,而后反着方向,匆匆下了山。

    悬鸦把他那只绿色小帆布包留给了我,胸口扎破的伤处,被我蘸了些碘酒,又粘了一块儿医用纱布,对强悍的体魄而言,只要无过多细菌感染,免疫力会很快帮助肉身复原。

    我沿一条植被茂盛的山体裂缝,急速奔跑下丘陵,顶着逐渐烫人的阳光,潜伏回那片浓密的棕树林,一边模仿山雀的叫声,一边慢慢铺展深入,呼唤可能游出水面的杜莫与女孩。

    “唧唧喳,唧唧喳……”黄莺的清脆鸣叫,由远及近,渐渐模糊入耳,我又试着回应,黄莺的叫声回应更紧凑。我欣喜若狂,立刻朝声源奔去,那个皮糙肉厚的科多兽杜莫没死,他还活着,正用我俩先前约定的暗号对接。

    在一簇枝拥叶盖的植物下,上身**的女孩,正拿着扇形叶子,为平躺的杜莫驱赶蚊蝇。她肌肤雪白的颈背,布满道道伤痕,一些被厂丁指甲抠出血的地方,滩着点点泡稀软的疮疤。

    他俩见我平安回来,激动得说不出话,只眼眸唰唰地闪着光亮。“太好了,你终于回来了!”女孩哽咽的喉头,像突然冲破障碍,终于说出一句惊喜的话。

    我连忙脱下上衣,披在女孩柔软的肩头。杜莫的气色,看上去好了些,毕竟休息了一夜,还有女孩悉心的照料。他昨天被毒辣的日头炙晒太严重,甚至超过他所受的皮肉伤。

    “别动!咬牙忍住疼。”说完,我粗糙的右手,*女孩香怀,托起她一只**。蹲着的女孩,下意识地向后欠了一下身子,又马上前倾挺过胸膛,让我抓的更稳重些。

    女孩**的颜色,还保持着少女的肉红,看不到一点母乳期的深褐色。但两朵娇嫩的乳晕周围,咬过的齿痕明显浮肿,我用手指捏住患处边缘,挤压出里面变质的血水,又从小帆布包拿出些碘酒,蘸到棉球棒上给女孩轻轻擦拭,杀死皮肤破损处的细菌。

    女孩的**热乎乎,柔滑细腻,但摩擦在她乳晕处的碘酒,又凉又麻地*了她,令她不禁眼神迷离,娇呻了几声。清理完那里,我问女孩还有无不适,她娇羞着红润的脸庞,轻轻站直身体,简短几下脱成**,对我缓缓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女孩终于放下了矜持,明白跟我这种男人在一起,世俗的一切都可以抛开,坠入**裸的人性关爱。“我,我自己检查过那里了,没有大碍的。”女孩羞答答地说完,缓缓穿回了衣服。

    杜莫嘿嘿笑了两声,嘴角刚见愈合的裂口,令他立刻哎嗨一声,鼻孔又气又无耐地粗喘一喷,重新仰躺了回去。我和女孩又把杜莫扒个精光,他那黑亮肥后的皮肉,只是些瘀伤,并未出现皮肤破损,最后,我清理了杜莫的额头、鼻梁和嘴角破皮。

    碘酒和医用棉纱数量有限,很快便用完了。我把帆布小包里的食物,分给女孩和杜莫吃,他俩确实饿坏了,那狼吞虎咽地表情,好比抢到馒头后疯咬的饥民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四章:抢购一空的弑神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