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啪啪”。悬鸦身材并不高大,他虽然一百七十公分,人也显得瘦削,但四肢硬如钢铁,肌肉爆发力惊人,打在人身上,犹如铁锤猛砸一下。

    护住裆部的臂肘,被悬鸦连续的低踹跺得发麻,一时半会儿,我难以站直身子,但必须牢牢抓住枪管儿,一旦脱手,便遭悬鸦射杀。出鞘的匕首,虽锋芒毕露透着杀气,但以无法挥出直刺,迫不得已攥在蜷缩的手臂里。

    如此僵持下去,手臂里的骨头非被他踢碎,这家伙不愧为“九命悬鸦”,想杀他谈何容易,刚开始的持刀刺杀优势,对方只在瞬间就给化险,反而将我至于被动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不敢踢我额头,否则,匕首就戳穿这家伙的脚面。但我始终被制约,无法提膝站起,他知道我不敢松开抓住的枪管儿,所以才如此牵制。

    悬鸦利用小腿的攻击速度,严密压制着我,并试图空出自己左手,去摸身后的尖刀或手枪。我右手猛地一拉,将仰对我的敌人身体扯偏,裆部遭受的持续攻击,终于有了停滞,就在此时,我高挥匕首,猛扎向悬鸦小腹。

    他一时无法应对,只得松开和我争抢狙击步枪的右手,这股寸劲儿,犹如拔河比赛的恶意一方,突然释放掉对持力,令我重心不稳,枪托像绷紧在磨盘上的推杆,嗖一下甩向我后臀。

    我急速松开枪管儿,任这把关键的武器丢进一旁的草丛。悬鸦趁机朝后一滚,躲开我砸落的尖刃。这种激烈的贴身近战,如同盛在碗里的水,只要漏出一滴,胜负便可分晓。高手之间的对决,正是如此,运气往往充当最大的决定因素。

    悬鸦丢开狙击步枪,实则为一种战术,他的松手隐藏了诱敌入瓮,因为,狙击步枪有长度,需要调转枪头、指向对方、射出子弹,这个过程完成的再快,也不及他掏出手枪打爆我头的时间短,我俩之间的厮杀,看似推推搡搡,夺命的暗流却异常汹涌。

    敌人的后仰翻滚,也给了我站起身的机会,我再度一个弓步,不容间隔地朝对手扑去。悬鸦见我并不中计,而是果断及时地贴住他,不给他丝毫间歇之机。

    他原本预算抽出手枪的时间,被我的扑刺打断,右手才滑到跨外侧,便不敢继续后摸,改而抽出了那把尖刀,抗对致命的袭击。

    他持刀出鞘的速度极快,这个动作隐藏在他身子后翻的动作里完成,等到这家伙蹲起时,已有一把锋锐的匕首,刀尖朝下攥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种,偷袭与反偷袭结束,延续的恶斗纳入新正轨,彼此使用相同的武器。悬鸦眼睛浸在黑夜中,刚才的虚惊,并未令他有丝毫的紧张。我俩谁都看不清谁,但又是那么地深知面前的对手。我能准确地摸到他伏击的位置,他自然也知道了我的狙击技能。

    我和悬鸦酷似两只蟋蟀,躬身在杂乱草丛,各持利刃与对方绕转。忽然,进攻的机会仿佛同时出现,我俩嗖地窜起身子,侧身斜刺,扑撞向对方,大有同归于尽的气势。

    然而,悬鸦和我都清楚,此时用自杀的方式杀死对手并无意义,对悬鸦来讲,他或许只为获得雇主的一笔佣金,搭上性命不值得;对我而言,生命燃尽的不是时候,还有很多牵挂需要我去完成。

    于是,我俩的左手掐住彼此右手婉儿,在棕榈树下的草丛翻滚起来,每个人的心脏前方,都有一把奋力扎下的利刃。

    悬鸦力气很大,耐力和韧性也非常好,夜幕下的丘陵,所有窸窸窣窣的虫鸣兽哼,仿佛古罗马角斗场的贵族欢呼声,那种巨大的**漩涡,将我俩兜颤在里面,无论谁杀掉谁,死亡总得登场。

    我和悬鸦因厮杀而纠缠的身体,把棕榈树下围着的蒿草全部辗倒压平,双方的脸颊,好比两张盘子,上下翻转互滴汗水。对手的衣服,穿戴很严密,我隐约看清他炯亮的眼睛,那层遮面的纱布,一直横盖到他鼻梁与眉宇间的交汇处。

    天亮前的迷雾,悄悄挥洒下山头,这一夜,我始终没机会宰掉悬鸦,悬鸦对我也是攻守兼备,谁都找不到对方致命的弱点,谁都不敢轻易尝试怪诞的招术。随着漫漫长夜的耗逝,近身厮杀让彼此很快了解到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很强悍,但你杀不死我!”压在身下的悬鸦,眼神阴冷闪烁了一下,迷彩面纱下透出的话语,和他的眼神儿一样冰冷。

    对方终于先开口说话,但我不打算用攻心术对付此人,那样容易令对方将计就计。血腥的厮杀,和舞台一样,为了让自己活下来,必须会使一流的演技麻痹敌人,手段本身并不卑鄙,因为它改变不了,也决定不了事物本身的性质。

    这种杀戮手法,只针对一般敌人,悬鸦既然列入八大传奇杀手,用语言战术来对付他,不免太过幼稚。“你也杀不死我。”我低沉地回应,可是,简短的交流像春风化水般,令彼此手上的力道略略减缓。

    我和悬鸦都太累了,暗战似的妥协,看似偷偷缓歇,实则在积蓄保命的绝对力量。好比拳击双方,*一响,各自坐回角落。伪善的歇息,意在让彼此的拳头重新回复到最佳破坏力,打出头破血流的惨烈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悬鸦的对话,目的也在于此。“能跟我打斗到这般地步的人不多,想必你也是炼狱深渊爬出来,你在为谁卖命,钱?虚荣?恩泽?”

    “为自己。”回答悬鸦的话,并非逢场作戏,他身为八大传奇,一定知道很多鲜为人知的事情,我可以杀他,可以偷袭他,但与他的对话,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尤其那句:“想必你也是炼狱深渊爬出来。”它让我孤伤的内心世界不禁一震,仿佛飘渺在暗黑空间多年的一个灵魂,突然听到另一个进入此空间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为自己,看来,今天的厮杀不管胜负,依旧没有意义。”悬鸦的话,说的漫无边际,但我懂得他的意思,就像遭际相同之人,能够更快的交谈共鸣。

    “铁面魔人是你朋友,你为他而杀我,也许有点意义。在你没杀掉我朋友之前,我必须干掉你,必须摆脱危险,你不是我的目标,意料之外的人。你不该趟浑水。”悬鸦听完我的话,阴险地哼笑一下。

    “从你爬上铁网与赛尔魔佣兵交手的第一个回合,我就抱着狙击步枪在观看了。”说完,悬鸦又眯缝了一下眼睛,绽放蒙在面纱下的阴笑。

    他的话颇具*力,顿时牵引我的思维,引发不自觉的思考。此人与铁面魔人有无隔阂,他宰掉光膀子的秃头,或许是因为那家伙平日和铁皮脸走的近乎。

    我知道,悬鸦不敢对我攻心术,如果他躲在远处,看到我和赛尔魔佣兵的交谈,自然明白那家伙中了我的语言圈套,才给小寸刀切成致命的残疾。

    悬鸦与我的谈话,如果只为拆撒对方注意力,那对他而言可太危险了,因为,我知道如何应对攻心之术,他真愿意冒险,那他的心脏就容易吃进刀尖儿了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不得不令我迷惑,他为什么不狙击射杀,即使我已经宰掉了赛尔魔佣兵。“我好像猜到你是谁?”悬鸦见我默不作声,又紧接着补充到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计划开始的第一步?你从茫茫大海浮游而来。”悬鸦的话,越说越令我心惊,他仿佛知道海魔号,知道杰森约迪交予我神秘高危的任务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九章:沟通心脏的尖刀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