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悬鸦,我决不能伪装在草丛或树冠里等他靠近,假如用那种方式突然袭击他,或抢夺对方手里的武器,以他的反应速度和攻击手法,会第一时刻令我重伤或死亡。

    **辣的阳光,烘烤着丘陵及下面的棕树林,我从墨绿色的小枝上,掐下几片初生的叶子,塞进嘴巴咀嚼,如果不把脸涂上保护色,仰起脖子窥察丘陵顶部时会很危险,悬鸦观察异常的能力,会比海魔号上撒下的十个狙击手还要强悍。

    我自身就是一名等级很高的战场幽灵,面对同职业的狙击杀手悬鸦,我唯一的优势在于了解了对方的情况,而他,仅仅知道对手的肉搏实力超强,并不了解我的狙击射杀能力更危险。

    所以,悬鸦在眼前的环境下狙击作战,如何依靠地势及植被特征,会采取哪些捕杀战术,我都可以推测的出来,当然也知道他顾及不到哪些,容易忽略哪些。这也是我唯一可能取胜的一点点契机。

    天黑之前,我不会采取任何行动,悬鸦早已泅过河岸,那家伙的狡猾性,非一般狙击手可以比拟。他一渡过河水,立刻贴靠到丘陵山脚根儿下,猫腰在草丛里绕爬,悄悄到达视野良好的高处。

    悬鸦沿着河流与丘陵间的空地一路狂奔,在我俯角视线即将消失的一瞬间,他突然往东偏斜而去,但我知道,那也许是个假动作,一旦贴上山脚根儿,天知道他究竟会不会掉头往西偏斜插过来。

    希望丘陵下的小河没有鳄鱼或蚂蟥,不然,杜莫浑身是伤,上身**的女孩,*可能也出现破损,这些血腥味儿,会让她们面对双重危险。

    我的上衣幸亏是迷彩绿,从海盗潜艇上下来时,蓝眼睛大副亲手赠予杜莫和我的。所以,我不必再咀嚼苦涩的草叶涂染衣物,只要躺在一棵大棕树下,坐在凌乱的杂草丛蜷缩成球状,坚持到天黑后,就可以摸上山顶,抢夺悬鸦手中的枪械。

    胃里填满的牛肉,正转化成体能,饱灌的茶水,在刚才的跑动中汗流殆尽。若没在工厂小房里猛吃一顿,只怕到了天黑,也没有力气同悬鸦厮打。

    太阳像个火球,燃烧了一整天,直到黄昏时分,才将烧红的球体缓缓坠入一座座丘陵后面。昏幽的光线,犹如幕布似的垂落下来,遮住预演的一场杀机。

    虫鸣开始吵闹的时候,我缓缓伸展开体魄,朝最优良的狙击位置爬去。这片丘陵后面,也是一片开阔平坦的草地,如果托拽着杜莫和女孩,即使奔跑再快,也无法在悬鸦登上山头瞄准射击时跑出敌人的射程。

    悬鸦明白这一点,他知道我们三个最可能的隐藏位置,不外乎山脚下这片茂密的树林,而且我们没有淡水和食物,他不会冒险追进树林,那样等于扬短避长,失去自己的优势。

    所以,他会乐悠悠地趴在高处的山头,只等我们煎熬不住,暴露出隐藏的肉身。这对悬鸦而言,权当一场低风险的狩猎游戏。

    扎满槐树刺儿的双手,已被我利用天黑前的时间清理干净,现在,匕首从上衣割下布条,缠绑好掌心,一步步朝敌人最可能守杀的狙击位置匍匐而去。这个过程,必须极为小心,如果我猫腰小跑,或直起身子逼近,对战悬鸦这样的杀手,危险系数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连在一起的丘陵,只棕树林这一段*的格外明显,其它多是一拳宽的缝隙,最高的一座丘陵疙瘩山,形状酷似低头翻看肚皮的猩猩。

    那里是这一带最好的狙击位置,只要悬鸦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敌人也是一名幽灵狙击手,他必定考虑不到太多,会满怀信心地趴守在那里,监视山后的*草地,只等我们三个畏畏缩缩地出现在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一切只因我的武器落后,只要让我摸到一把狙击步枪,那些潜伏在河岸的厂丁,一个别想活着回去。悬鸦现在已经是我的敌人,面对敌人,必须残忍凶狠的宰了他,不然我和伊凉等人都会没命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不会有人在乎我们的生死,所以,我必须热爱在乎我的女人,热爱活着的正义和良知,把她们全部拯救出海盗贼船。

    丘陵山体比起山涧的峰壁,并不怎么粗糙,石头表面苔藓似的促短小草,非常柔顺滑溜,令我像蛇一样,耸动腰肢爬行的很快,没多久便上到半山腰。

    白天烈日的烘烤,使我感觉像趴在烧过的热炕上,胸膛干燥沉闷,嗓子渴的厉害。

    月亮并未如期而至,或许它已经升起到天空,废旧工厂的污染,割断了宇宙与人们之间的视线,而在荒岛时,我转移了侏儒野人的七个宝箱后回来,奔跑在山峰顶部,夜空里的点点繁星,亮的晃人眼睛,仿佛伸手可以摘下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七章:阴月下的衅斗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