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人的鬣狗,不同于擅长攀爬的花豹,我急速游过小河,绕到丘陵山体的背面。越往高出攀登,就得越提防狙击手。前面一片低矮棕树林,把两座丘陵之间的空地盖满,我匍匐而入,让身体隐蔽进去,这才顾得上回望一眼身后的局势。

    二十多条流着口涎的棕鬣狗,早已追赶到河岸,由于不会泅水,它们急得嗷嗷干嚎,丢在菖蒲草上的湿衣服,被这些畜生撕成了碎片,七零八落的踩在杂乱的狗腿下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一定逃向对岸了。”狭窄的丘陵山体缝隙,最先冲出一个怀抱猎枪的精瘦汉子,他见所有鬣狗堆挤在河岸,伸长脖子朝我所以在棕树林干嚎,忙卖乖地喊给其它厂丁听。

    “放屁,他拖着重伤的黑人,外搭一个小**,绝对没那么快的行动速度,你们都沿着河岸给我搜,没准他们就躲藏在茂盛的水草下。”

    一个光膀子的秃头,拎一扇板斧,恶狠狠的命令手下。“看,这有一件衣服,他们逃跑时掉下来的。”那个精瘦的汉子,又高调的叫喊起来,希望光膀子的秃头相信,敌人确实已经渡河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敢跟老子玩花招,兄弟们,给我好好的搜索河岸。他们三个没有枪,尽管用你们的猎枪、刀斧打击水草下面任何可疑之处。老子就不信,会让三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见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地骂完,一把拉过靠近身边的一个厂丁,夺过他手上的猎枪,对准一簇较为浓密的菖蒲草,砰一声射击。胡乱飞散的铁砂,打的水草丛直哆嗦,藏在附件的几只水鸟,吓得疾驰而飞,不辨方向地扑进翠绿的丘陵屏障,它们翅膀拍打的很响,显然飞行状态没来得及调整好,就仓促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砰,砰砰……”一时间,三十多个厂丁纷纷效仿光膀子的秃顶,朝那些看似可疑的菖蒲丛乱射。有一个家伙,抡圆了胳膊,使长长的砍刀戳进厚厚的水草,假如真有一个活人脑袋躲在下面,立马裂颅而死。

    我抬起右手,慢慢拽过一条棕树枝,挡在脸前的同时,也能清晰看到那群厂丁身后的狙击手。那些家伙,各自牵着饲养的鬣狗,以碎衣服为起点,朝河岸左右严密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杜莫和女孩躲避的地方,敌人一时半会儿不会找到,河水流速很快,他俩整个身子没入水中,几乎散发不出吸引鬣狗鼻子的气味儿。就算敌人对准杜莫和女孩头顶的草丛放上一枪,坚硬的鹅卵石,可有效预防沙粒铁珠等伤害。

    借助那段细长的棕树林掩护,我很快攀登上北侧的山壁,这个过程耗费了五分钟,我不确定废旧工厂的狙击手有无赶到,所以,不能贸然探出头部张望。我先平躺在山体斜坡上,抠下三块儿松动的鸡蛋石,堆码在左脚边,假如他们的狙击手出现,我便抛出去,制造点响动,一来*敌人放弃搜索河岸草丛,二来挑衅一下对方的狙击手,*他泅过河水追击我。

    我又小心翼翼地爬高一点,从山顶一株歪曲生长的小椿树后面观察对岸。那些家伙还牵着鬣狗,分左右慢慢扩散搜查,眼看其中一组就要探索到杜莫和女孩的头顶。

    必须减小他和女孩的风险,否则,先前的一切都白费。我急速缩回身子,抓过一颗石子,刚要朝那些对着水草丛盲目发泄的厂丁投掷,狭窄的山体裂缝出口,一个满头小辫子的矮瘦家伙冲了出来,令我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背一把暗红色狙击步枪,斜挎绿色帆布小包,周身枯叶色迷彩,天气如此炎热,却蒙着半截儿脸,酷似忍者。显然,这也是一个狙击杀手,可能不喜欢迷彩油,便用自制的口罩,遮住眼睛以下的容貌。

    这家伙在废旧工厂,应该做了些装备补给,所以到现在才追赶过来,这是“阎罗工厂”撒出来的压轴追杀者,最后一张王牌。

    那些牵鬣狗的厂丁,见到他的出现,纷纷兴奋起来,不约而同地朝他围拢过去。犹如陷入困境垂死的人,突然看到了救星。

    “悬鸦哥,河岸已经搜索过,根据鬣狗的反应,那三个家伙应该渡过了河岸,藏到对面丘陵后侧。”光膀子的秃顶,低头弓背,摆出一副鬣狗靠近雄狮时的偷肉姿态,这些厂丁很惧怕悬鸦,个个唯唯诺诺,仿佛等待神明的宣判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这里多久,有无发现可疑迹象?”悬鸦向前走了两步,摆脱掉那些阻隔视线的围拢,朝我趴伏的这片山头来回观察。

    “大概有十分钟,我第一个从夹道冲出,发现鬣狗群集在河岸,咬下一件他们的衣服,这三个家伙的背影,正好消失在斜对岸那片棕树林。”精瘦汉子积极答复,同时抬起胳膊,满脸虔诚地指了指我刚钻过来的棕树林。

    他们的讲话声很大,仿佛故意给别人听到。“那怎么不冲过河岸继续追赶,搜索草岸要捉鸟吗?”悬鸦打趣儿的问。精瘦汉子连忙抢白:“本想去追,可是……”说着,他故作讳言之色,朝光膀子的秃头瞥了瞥。

    悬鸦没有说话,短暂沉思了片刻,对那个光膀子的秃头打了个响指,示意他靠近。那家伙像条刚挨过鞭子又被召唤的狗,内心惶恐又强颜堆笑地哈腰凑过去。

    “铁面魔人死了,我见他躺在草地上,捂住咽喉很痛苦,于是用手里的枪送了他一程。他生前是我的好朋友,现在去了黄泉,路上一定会寂寞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悬鸦话未说完,一把掐住秃头的咽喉,*后面闪出的右手,攥着一把锃亮的牛儿尖刀,没等其它人反映过来,秃头已经圆眼大睁,破腹之痛令他周身紧缩,虚弱得佝偻。

    这个不足一百七十公分的小个子,看似体型瘦削,杀人速度和力量却出乎常人的预料。其它厂丁吓的忙退后几步,那股亲密的围拢劲儿,就像一盆干面粉中间坠入秤砣,砰一声扬起又无奈地埃落。

    “他杀了铁面魔人,你知道那家伙极度危险,所以不敢紧追,装模作样的搜索水草丛,昔日对你训练,就腻烦你这副滑头嘴脸。”说着,捅扎进秃头的尖刀,猛然宁转了一下,鲜血顺着进一步张大的伤口,噗噗流滑进握刀把儿的拳心儿。

    我趴在山头,看得心惊肉跳,那个小个子,正是传闻的八大杀手之一:“九命悬鸦”,听名字就可以想到,用一条命去杀一个九条命对手有多困难和危险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五章:浮出水面的悬鸦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