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尔魔佣兵,比我更害怕时间的流失,因为他的时间里,夹杂着鲜血。这家伙本来就在下面,钩挂铁丝网眼的手指,需要特别用力,才能保持重心,所以,他右手腕儿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,当当当……”看准敌人的弱点,我连连发招,虚虚实实的攻击中,猛然一个加速变向的直刺,毫无预兆的弹射出手臂,匕首尖端直挑向对手右眼。

    呛啷一声响,锋利的匕首刀尖,从他眉弓上侧划下,割剖的铁面具直冒火星。这家伙的反映速度极快,也在留意机会,准备从被动的铁网围墙上跳下。

    当我抽回刺出的匕首,敌人早已趁机落地,蹲伏在枯黄的野草丛。我不清楚有无割伤他眼睛,但生怕他逃跑,引来大群的厂丁,尤其是持枪厂丁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未等颤动的铁网平复,我即刻松开钩挂的脚尖儿,左腿用力一蹬,从四米高的铁网上追随而下,锋利的匕首乘势落劈,其实,这一招是虚招,意在保护自己不受攻击。

    可是,赛尔魔佣兵很刁钻,他预先到达地面,被动状态得到缓解,哪肯放过任何攻击的良机。他迎面而来,朴刀意图削砍我咽喉,制空当中,我忙挥匕首格挡,岂不料,敌人也是虚招,他快而迅猛的一击侧踹,重重蹬在我胸膛。

    我感觉身体霎时起飞,像被铁网围墙突然吸附上去的磁石,哐当一声巨响,后背结实地撞在晃荡的铁网上。眼前立刻发黑,胸口憋闷。

    这家伙脚力惊人,若刚才那一下,是被他脚尖踢上,折几根肋骨并不稀奇,也难怪当地百姓把他魔化成踢破水牛肚皮的恐怖打手。

    他的腿上功夫,着实厉害,没等我喘上两口气息,这家伙便不容喘息的袭来。他腾空跃起,更换成左手持刀,朝我胸口砍来。

    挨上那重重的一脚,让我一时无法调顺呼吸,如果再遭受一下他腿上的攻击,恐怕真得丧失战斗力,任其宰割削砍。

    “哐啷,哗哗哗。”又是一击虚招,他抡起朴刀,意在牵制匕首,而凶猛的膝击,却是实招。几百米长的铁网围墙,被他膝盖顶的摇摇晃晃,仿佛就要倾倒。

    由于我格外提防他的双腿,贴靠铁网的身体,才急速翻身移动,躲过要命的一击。他虽然右手腕儿半残,但回到地面后,腿上的攻击性,发挥的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没等我定神,赛尔魔佣兵又连续两发高鞭腿,咄咄逼人且招招狠猛。我无力还击,但必须全力以赴,挺过黑暗期,闪避掉他每一个迅猛的攻击。然而,这家伙也看出自己的优势,双腿连环踢踹,忽高忽低,变化无常,仿佛汹涌的潮水,向我铺天盖地的冲来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小心他的皮靴,上面藏有利刃。”杜莫坐在外面的树底下,急切而虚弱的呼喊到。提醒很关键及时,赛尔魔佣兵踢腿,犹如打来的乱棍,使人招架不迭。我咬紧牙齿,紧握匕首,不让自己唯一的武器掉落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人注意,我急速闪身到化学罐后面,和他绕圈僵持,我故意装出伤势很重的样子,引诱他不断追杀,这样一来,敌人会放弃逃跑或喊叫帮凶。胸口的闷气,在急速的跑动中慢慢散去,丹田的气息,开始回升到攻击状态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腿,踢在金属罐上,震得锈屑横飞。绕化学罐跑了几圈,我发现草丛堆儿里有一坨纠缠的废弃铁丝,就在这家伙再次提腿侧踢时,我脚尖铲住废旧铁丝,朝他面部冷不丁的踢去。

    赛尔魔佣兵,见异物从草丛嗖地飞起,直逼自己面门,忙收回抬起的侧踢,小臂弯曲护住面颊。我乘势一个跳步,仿佛击剑突袭,侧踹向敌人小腹,军靴比铁丝团儿过去的还快。

    “哐”一声闷响,赛尔魔佣兵顷刻趴地,顺着枯草滑溜出四米,我再跨起一大步,腾空后举腿劈砸,想用脚跟儿磕碎敌人后脑。

    此人耳朵灵敏,听出我在高空劈腿,忙朝一旁翻滚,避开攻击的同时,豁然抽腿扫我下盘。我快速弹跳开,几根野草,如同镰刀扫过,齐刷刷倒落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皮靴顶端,弹出一截三公分的刀片,锋利无比。他的鞋跟儿,只要踩地上一拧,前端便弹出锋刃,可谓收发自如,杀人无形。

    死亡格斗,无所谓阴招阳招,只要制敌、实用,每个不想自杀或被杀的人,都会义不容辞的采用,哪顾得上世俗的伪善说辞。

    当赛尔魔佣兵翻滚坐起,我才看有机会看清他面部,凹凸不平的铁面具,右眼上部的铁皮,被斜割出一道凹槽,难怪他落地后对我疯狂攻击,招式愈发激进,大有鱼死网破之势。

    他的眼角膜,被匕首尖端若即若离的划到一点,现在,整只眼睛开始充血、模糊,也就是说,他的视野范围逐渐缩小,到了这会儿,恐怕剩一只眼睛同我拼杀。

    此刻,敌人的右手和右眼接近残废,我似笑非笑地与他对视,他那不易察觉的左顾右盼,稍稍有些收敛。我知道他想伺机逃脱,他已从杜莫的喊话声听出,我就是东南亚地区唯一通缉的叛逃佣兵,不免心生慌乱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确凶猛,但他也会恐惧。我一直面无表情,既不低吼,也不愤怒,祥和的眼神后面,看似温柔如水,却令他手眼并残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闯入工厂的敌人,不再是昔日那种海盗和低等佣兵,他遇上罗汉了。“你,你是追马?我该用枪打死你。”赛尔魔佣兵嗓音沙哑,好似被人掐着脖子说话。看来,那场空袭燃烧弹不仅烧毁他的脸,也令他声带极度损伤。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*裂的嘴唇略略一张,语气清淡的如一缕蛛丝。我杀他也是身不由己,但这种无耐不容解释,假如我告诉他,我等着救人,让他交出两把狙击步枪,他不仅不会相信,反而会趁我说话的空挡偷袭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一章:铁面下的红角膜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