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哗啦啦,哗啦啦……”铁丝网的震荡程度,变得越来越剧烈,凶狠的赛尔魔佣兵,见杜莫和女孩跳出了铁网围墙,不免怒火中烧,他把愤恨的眼神,死死盯瞄上我,地动山摇般冲击过来。

    “当,当当。”急速的短兵相接,迸射出细碎的火花,握匕首的虎口,酸麻感十分强烈。他那粗壮勇猛的胳膊,借助朴刀内扣的月牙形刀刃,可以挥砍出惊人的爆发力。而我手中的匕首,只能更多的格挡,为肉身的闪避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“唰唰,唰唰。”这家伙像只扒抓在网墙上的毛脸猴子,盖在铁面具下的伤疤脸,对我咬牙切齿地展示仇恨,仿佛我就是烧毁他面容的敌人。

    此人招招凶狠残忍,那锋利朴刀的攻击,刚被匕首反弹开来,便借势横扫我抠在网眼上的手指,幸好我右腿脚尖高挂在围墙顶部,如同钟摆似的,控制整个身体重心,才能快速松手闪避,不然左手五指会被瞬间削落,从高高的铁网围墙散落进地面枯黄的野草丛,捡都捡不回,更不用说拼接。

    赛尔魔佣兵,扒在我下面的铁网上,左右摇摆,寻找攻击漏洞。日头很毒辣,他疙疙瘩瘩的铁面具上,长长的彩色鬃毛莹莹闪光,仿佛魔鬼在抖动胡须。这种装束,会增加对手的恐惧感,使人觉得在同妖兽格斗。

    他不断摇摆的上半身,如同公鸡啄食蜈蚣似的,一直在积极寻找攻击的契机,试图一刀砍下我几公斤骨肉。我很清楚,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劲敌,他的敏捷程度,从身法招式上足以窥豹一斑。

    “嘿!我在树底下捡到把手枪,里面还有子弹,让我来射死这个杂毛老妖。”杜莫强打起精神,隔着铁网,在外面的围墙根儿下嚷到。

    “砰,砰。”毕竟杜莫嘴角被那群恶棍的皮鞋踢裂,模仿手枪射击的口技很差,但丢上来的石块儿,砸在铁丝网眼儿上,倒有些甚微的效果。

    赛尔魔佣兵很睿智,他知道黑人在演戏,意在尽力帮助我对付敌人。假如杜莫真捡到实弹的手枪,一定会悄无声息,偷偷摸摸的射死他,傻瓜才会在射击目标前肆意大喊,除非只为吓唬对方,但杜莫被他们殴打个半死,不会仁慈的去吓唬一个冷血的赛尔魔佣兵。

    “嘿,嘿,嘿……”那个落难的女孩,也爬下刺槐树,捡些碎石块儿,同杜莫一起投掷铁网内侧的赛尔魔佣兵。

    我并不清楚,这家伙如何发现我们正欲逃出工厂,打斗到现在,未见其它厂丁,说明这个家伙想一个人干掉我们三个。假如他招呼一坨爪牙恶徒,前呼后拥的围拢过来,那这个赛尔魔佣兵,也不过是乌合之众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那些投击上来的石块儿,犹如女人撒娇时的粉拳,捶打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,除了眼花缭乱,毫无痛楚可言。趴在我下面的赛尔魔佣兵,仍旧把注意力锁定在与我的厮杀上,毫不理会那些无谓的攻击。

    我右腿脚尖牢牢钩挂住围墙顶端,把对方压制在低处,不让他和我保持同等高度对抗,否则我的匕首会处劣势。

    “当,当当,当。”一阵琐碎的火星,纷纷坠落下铁网,杜莫和女孩的石块儿像触怒了他,那把锋利的朴刀,明显抡的更加狂暴。

    敌人攻势猛烈,我就小心谨慎的防御和躲避,只要这家伙保持愤怒,总会暴露出破绽。铁面具后的呼吸,由粗犷变得咆哮。

    渐渐,我看到,赛尔魔佣兵抠在铁丝网眼儿上的手指,不断给带棱角的石子击中,杜莫和女孩投掷的石块儿,命中率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挥砍我的锋利朴刀,随着力气的增大,幅度也越来越大。他恶狠狠的红眼睛,吃人一般地瞪着我,而我只关注他的肩头,提前预料对手发招的攻击方向。

    就在这家伙以更大一次力量砍过朴刀,我手中攥紧的匕首,急速抖刺而出,追随他回收的握刀手腕。“嗖!”锋利的刀刃尖端,如一道电光,划向他右手腕儿外侧。那青筋凸鼓的手背,与小臂连接的尺骨部位,韧带发出噌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赛尔魔佣兵猩红的眼睛,霎时放大多倍,仿佛割伤之痛还未发作,先被他大脑意识到了。我忙龟缩前半身,等待他气急败坏的再次攻击。“当,当当。”这家伙又迅速的回抡朴刀,促短的交锋,明显感觉他力气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我攻击的力气很大,对自己的攻击破坏力也清楚,那一刀划的着实深重,任那赛尔魔佣兵再强悍,毕竟血肉之躯,承受不住手腕被割开半截的伤势。时机慢慢成熟,我逐步展开攻势,转变被动的防御。

    “嗖,嗖,嗖嗖。”我挥刺着锋利的匕首,让身体像吸水的布料,缓缓舒展开来,前肢尽量靠近敌人。与此同时,尖锐的匕首,一刻不肯松懈地对准敌人重伤的手腕儿佯攻。

    实际上,我在寻找机会,试图刺瞎他一只眼睛。因为他的速度,越来越慢,明显落后于我,而这个时候,我只要谨慎攻击,优势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杜莫和女孩,早已累得气喘吁吁,尤其是杜莫,已经坐在铁网围墙下,有点昏迷状态,女孩急忙过去照看他。我必须争取时间,最快干掉眼前这个佣兵。

    戴面具的家伙,见我临危不惧,深谙格斗战术,并且,又以惊人的速度割伤他。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也遭遇了劲敌,先前对我过于大意。

    “当当。”又是两招短兵刃的对抗。在找到机会刺瞎他之前,我故意逼迫他举刀迎敌,如此一来,他露出白骨的血手腕,会在剧烈震动下加速恶化。

    现在,他很难抽身后逃,我始终居高临下的逼紧,只要他敢转身跳下铁网,或者后纵弹开,匕首就会立刻变成飞刀掷出,扎穿铁面脸的后背或胸膛。

    **的太阳光,炙烤着工厂内外的草木,我俩依旧对峙在铁丝网墙上,如同两只撕咬的蝙蝠,谁都不肯退让半步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章:铁网上的血腕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