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杜莫,这次没有海风与海浪,咱们不要再偏离航向。”我俩像南飞的大雁,借助彼此推起的波浪,用最缓和的动作,发挥最快的速度,朝目标划游。

    “塔马兰与贝隆布尔之间,有一座飞机场大的临岸小岛,上面长了很多无花果树,等上去之后,可以边歇息边吃香甜爽口的果实。”杜莫一定很饿,所以才这么说。

    眼前的海面,与脖子持平,依然望不到边际,沉重的海水不断晃动,使人*发闷,我尽量不看前方,否则会增加身体的疲劳感。

    两个人担惊受怕,却又不容反顾,冰凉的海峡,沉寂在黑暗中,把我们再度拖入疲倦,昨日在卡蒙娅家的饱餐与休息,远不够缓解多日积累的疲劳。

    夜空的东方,随时间慢慢推移,逐渐展露出淡淡惨白,我和杜莫的四肢,像铅砣般沉重,最后只得依靠水波的推动,缓缓地前进。

    幸好杜莫描述了些好吃的水果,这种望梅止渴的办法,多少给我们些鼓励。长有香甜果实的地方,名叫莫尔纳岛,在西南角的北端。后来,我才知道西南角不是一个模糊的指向,它的名称类似于南非好望角。

    “杜莫,你看前方的海面上,隐约出现了陆地的影子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身边肥胖的科多兽,正气喘吁吁地扒伏着冲浪板,似睡非睡地淌着口涎。

    海水的味道腥咸苦涩,在海峡间横渡一夜,不知被呛咽多少次,所以恶心得杜莫不断喷吐,最后只好半张着嘴巴,任唾液沿着嘴角滴滑。

    莫尔纳岛的形状,酷似一粒糯米,它被环抱在塔马兰与西南角之间的海湾。每当起风飞浪之时,岛的四周相对安全,上面的树木长势葱郁,枝头挂满半红半青的果实。

    太阳初升之际,我俩像蹲在水里的小猴子,利用军靴踩着浅水的岩沙不断靠岸,水位随着移动逐级下降,我和杜莫便把身体佝偻的更低,直到蛙趴进沿岸堆积的厚厚海藻下,仰头朝岛上观察一会儿,见四下无人,才滴答着满身海水,活蹦乱跳地冲上岸,急速蹲躲在一堆礁石后面。

    急速脱掉潜泳衣,相互检查彼此的身体,没发现有水母之类叮咬的痕迹,才慢条斯理的清理起头发与耳朵,尤其是我的长发,处在浅海这段时间,渗透进不少沙粒和碎藻叶。

    一切整顿好后,杜莫率先耐不住饥饿,他撅着潮湿的大*,奋力往陡峭的山岩上爬,想快点摘到某棵树上的果实,补充亏空的胃。

    但他体力尚未恢复,爬了半天也没能上去,像头困在大坑里的笨熊,急得团团乱转。我坐在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头上,调整匀称的呼吸,让体力迅速恢复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一次偷渡,刚才浮游在海面时,杜莫终于透漏了初步任务,毛里求斯,将是我开始杀人的第一站。“杜莫,如果猎豹四次追不上猎物,它就会心率憔悴,虚弱到活活饿死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,立刻制止了杜莫固执的想法,但他依旧饥饿,转而捡起石块儿,投向挂满果实的树冠。“毛里求斯算得上富饶,你说过的美食和美女,难道就是满岛的果实和螃蟹?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从脚下的石缝里,抠出一只手掌大的青灰色螃蟹,扎在锋利的匕首上,示众般举给杜莫看。“噢,假如那是只红色的螃蟹,味道再好不过了,我喜欢把它们活着泡进醋坛,三个时辰后拿出来,在铁笊篱上滚一下热油,嚼起来酥脆爽口,再猛灌半杯啤酒,会使你的胃欢乐地跳起舞。”

    听完杜莫的描述,我舌头底下早已滋满口水,喉结不禁耸动几下,目光又凝回眼前这只在刀尖上痛苦挣扎的大青蟹。

    它挥动着硕大的钳子,徒劳地耀武扬威,因为袭击不到我的脸颊,所以我只关注钳子里面饱含高蛋白的蟹肉,越看越按捺不住,四顾看了看身旁,试图找块儿石头敲碎它,捡些新鲜的肉充饥。

    “噢不,追马先生,再忍一忍,我马上就打下鲜果给您,如果你不想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拉肚子,最好别生吃那东西。”杜莫的话很及时,我还没寻到合适的石块儿,就被黑亮的科多兽看出意图,急切地提醒。

    我之前有过尝试,九死一生的经历,多如夜空的繁星,看着刀尖上的硬壳猎物,脑中不觉泛起记忆的碎片。那是在安达曼群岛,斯里兰卡巨头茶商,带给泰国市场很大冲击,介于国际法的保护,政府不能正面实施贸易壁垒,只得派遣佣兵,组成暗杀小组。

    但很不幸,这次行动败露,小组刚赶到安达曼群岛,便遭受猛烈伏击。很显然,上级政府内部,一定有高级官员收受贿赂,被买通做了线人。无疑,我们再次充当了*炮灰。

    斯里兰卡人豢养的精锐部队,打起仗来相当犀利,我们猝不及防,节节失利。大部分佣兵队员,多被子弹射穿了头颅,横死在荒山老林。我跑的最快,但却甩不掉追击,敌人的上级一定很恼怒,才下了死命令,非杀光我们不可。

    全文字版小说阅读,更新,更快,尽在16k文学网,电脑站:www.16k.cn手机站:wàp.16k.cn支持文学,支持16k!我发疯似的奔跑,冲撞过荆棘的密林,翻滚过混乱的山石,直到眼前出现一片开阔的河滩,我才幡然醒悟,再跑下去不是办法,如此开阔的平原,往前跑得再快,也得死在敌人的子弹下。迫于无奈,我一头扎进泥潭。

    污泥里有许多死尸,横七竖八斜卧在黏浆内,我搂过三具腐烂恶臭的尸体,压在身下足足忍受了一天两夜,才耗走斯里兰卡的武装力量。

    趁着凝重的夜色,我心有余悸的钻出来,昏黄的月光下,死水沼泽满目苍夷,窸窸窣窣的水草下,鬼火忽明忽暗。那一刻,孤独感将我吞噬,仿佛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周身的皮肤刺痒难耐,借住混沌的月光,撕开衣服查看,浸泡惨白的皮肤,散发着浓浓恶臭,疙瘩层层片片的泛起,只可惜我的枪跑丢了,不然当时很有自杀的可能。

    爬上污浊的河滩,身体早已饿得走不了路,看着那些饱餐人肉的河蟹,在我沾满黑泥的腿下,肆无忌惮地爬来爬去,最终抓起几只塞进嘴巴,咀嚼吞咽之后,随即呕吐出来,那种臭味强烈*着我,直到折磨的一切感官麻木,胃口才勉强接受这种脏食的充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如果出现一个杜莫,提醒我会拉肚子,将会怎么样的可笑,在活命与拉肚子之间,常人不理解那是种怎样的无奈,怎样的别无选择。但我现在,远没饿到那种地步,所以没必要冒险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我对生螃蟹的味道儿仍记忆犹新,尤其是掩护我逃过追杀的三具尸体,虽然黑朽糜烂,但仍能看出花季女孩的特征。我知道,这些无辜的人,多半是妻儿老幼,被某个组织强行押解上安达曼岛,给予秘密*。

    “嗨,我打下一粒果实,接住。”话音刚落,一颗半硬半软的无花果,朝我左眼飞来,被下意识的抬手抓进掌心。“快扔掉那只钓人胃口的螃蟹,它会影响你吃素食的**。”杜莫说完,露出两排森白的牙齿,得意地笑起了。

    他费了半天牛劲儿,好不容易打下第一个果实,我很清楚,杜莫比我还饥饿,但他既爬不上山壁又摘不到果实,这种窘态不免有些尴尬。所以,看着我吃掉他的第一颗劳动成果,杜莫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左手拇指与食指结合,捏着那颗眼球大小的果实,在胸前的湿衣服上蹭了蹭,抹掉表层溢出的白色粉末,然后放进嘴巴咀嚼,一股香甜霎时沁入心肺,令人说不出的舒服。“哈哈,味道不错吧,假如条件允许,我们可以多摘一些,回去做成果酱,蘸牛排饼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打一些,这东西糖分不低,可以迅速补充热量,不要忘记,咱们已经进入任务区。”狠狠嚼着嘴里的食物,我沉稳的对杜莫说。

    假如不被海盗要挟至此,能随杜莫这个家伙去流浪,该是件很快乐的事。我心里清楚,最终目标要尽快解救出女人们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杰森约迪的海魔号,也许离开了孤岛,他是否履行诺言,善待抓捕到船上的每个女人,我无从得知,杜莫也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能摸到枪?有无渠道提供周边资金?还有,我不杀妇女儿童,不杀深受人民爱戴的*要员。”这是我第一次对杜莫提及如此敏感的话题。

    他正扬起胳膊投掷果实的手,突然呆滞在半空,脸上期待下一颗果实滚落下山壁的欢笑,也似乎刹那间冻结。晨曦的阳光极为柔弱,正从印度洋东侧的海岸升起,发出耀眼的光芒,我仔细盯着杜莫的表情,恨不能看穿他内心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请你不要着急,我现在只接收到任务的第一部分,这些都是卡蒙娅转告给我的。”听到这话,我心头猛地一惊,那个其貌不扬,保受生活磨难的女人,难道是海盗安插在留尼汪岛的眼线。

    杜莫现在告诉我这些,是因为我们无法再回到那片种植园。即使我很生气,现在也毫无办法。假如当时我知道卡蒙娅负有传承任务,一定会追问她一些海魔号上的消息,并再次提醒杰森约迪遵守诺言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九章:火山岛下的眼睛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