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的茶园静悄悄,或许有些避债蛾,伏在叶片底下,正偷吃的不亦乐乎,但这并不影响收成,整片茶树长势良好,强烈体现着绿色生命力。清爽的空气里,混合着淡淡茶香,而杜莫却鼾声沉重,睡得格外踏实。望着满天星斗,牵挂渐染心绪,不知芦雅她们过得如何,能不能在海魔号的甲板上散步,欣赏美丽的星空。

    胃里的食物,随着消化渐渐发热,困倦在疲惫的体内蔓延很快,我不知道正想着什么,便进入融融梦境。现在,杜莫和我可以一觉睡到太阳晒*,再也不用担心草原上的猛兽跑来咬人。

    夜里没有起风,新鲜空气汇入体内的血液,把全部疲倦驱赶殆尽。所以,卡蒙娅何时起床,拿了那些工具去茶园采摘,我们丝毫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幸好这不是一家黑店,我和杜莫可以完全松懈下来猛睡。脸上的**逐渐增加,婉转的鸟啼四处洋溢,钻进耳朵后又渗入梦里。不远处传来几个劳动妇女的欢笑,她们正背着竹筐,在耀眼的阳光下,为采集嫩茶而忙碌。

    “杜莫,该醒了。”我刚睁开睡眼,又急速眯缝起来,不远处的茶园,波涛似的浓绿叶片,闪闪发亮并不断摇晃,折射过来的太阳光,令瞳孔迟迟适应不了。

    杜莫徘徊在半睡半醒之间,听到我的呼叫,周旋了好半天,才慢慢弯坐起胖圆的身子,他叉开着双腿,大黑头低垂,左右摇甩几下,像要激起里面的脑浆碰荡。杜莫睡的太深沉,以至于他有些混沌,最后总算一骨碌走下竹床,拿起茅屋门前大水缸上的瓢勺,狠狠抹了几把脸上的热汗。

    “我们吃点早餐就走,争取黄昏之前,到达留尼汪与毛里求斯之间的海峡。”看来,杜莫思考了一夜,他越来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伴随与任务的拉近,他逐渐收敛起滑稽与幽默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却将昨夜剩余的一大锅牛肉炖土豆以及三文鱼吃个精光。杜莫像与我比赛似的,也吃到捂着肚子,一个劲儿地打饱嗝。这趟路程依旧步行,我们只能带一顿食物,临下海之前,还不能吃太多,所以趁着这顿饭,最好把能量补充到饱和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杜莫没和卡蒙娅道别,那个女人好像知道我们要走,但她依旧低头,默默采集茶叶,只偶尔和身边几个女人说笑一下。我想,她一定见不得分别,尤其是男人要离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小茅屋的后面,被一片连绵的小丘围绕,爬到山头上,可看到一座座低矮的楼房,怕冷似的拥挤在一起。我感觉这是个小县城,但缺乏本该拥有的繁华,从种植园的面积和发展,这里应该人人富庶。当地资本家取之于民,却把丰厚的利润转移到大城市,只给岛上的农奴和劳工盖建些简单的基础设施。

    “我们沿着山头走,从侧翼绕过那片住宅区与工厂,免得惹到无谓的麻烦。”杜莫说完,大踏步的走了起来。他的意思我理解,是怕人群中混迹着间谍或特工,盯上两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。我一边跟在他后面,一边不住扭过头去看那些房屋,以及开在狭窄马路上的柴油汽车,很多新鲜饱满的农产品,被大量的运载进工厂。

    我在无名小镇呆了几年,又困在荒岛半个多月,现在看到略显城市风光的景象,心中不免有些悸动。杜莫今天好像有心事,他一路上总在思考问题,同之前那个健谈的科多兽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我宁愿杜莫这副德行,最好为某些想法纠结,不然,他就会不停的唠叨,使我没一点空闲去思念伊凉她们。更关键的一点,我不喜欢陌生人对我百般热情,那会使我不自觉地保持警惕,处处提防那些笑里藏刀的手法。

    这个破旧的小县城,确实小的可怜,军靴在坑洼不平的山头上踩着走着,脚底疙疙瘩瘩,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但我总眺望过去,远远看那些大街上的行人,他们如同蚂蚁,我留意着看到的一切,最闲的意见的现象,就是整条街道似乎看不到任何闲逛的人,大部分都紧张忙碌,他们辛苦创造的价值,被挂在产业链条上剥削,就像陷入食物链的底端一样。

    卡蒙娅在庄园主的雇佣下辛苦劳动,一旦上交了初级产品,之后的仓储运输、包装设计,零售批发、上市公司,便不再与她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,或许卡蒙娅自己也觉得,这样再正常不过了,她已经得到了规定的报酬。而实际上,初级产品的利润会从1欧元逐级递增到10欧元,那些资本家,不必采用枪炮皮鞭,只需把产业链条上最低端的环节交给卡蒙娅这样的女人,把之后的环节垄断集中自己手里,那么,这个种植园就永远属于贫苦劳工生存的依托。

    因为她每创造一欧元的价值,便给资本家带来十欧元的利润,如此循环往复下去,穷人唯一可剩下的,便是签署契约的自由。

    思索着卡蒙娅的生活,不知不觉中走了许多里路,海面上的太阳,渐渐泛起红晕,快接近留尼汪的东南沿海时,杜莫已走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时间上,不允许我们再绕行,只能从眼前这片翠绿的荆棘乔木带横穿,拎在右手的朴刀,沿着陡峭的斜壁,一路挥砍下来,*多汁且带刺的绿乔木,被斩得七零八落,勉强闪让出一条羊肠小山道。天黑之前,捷径使我们按时到达海边。

    “杜莫,这次任务的东家不是你,我感觉是杰森约迪和他提及的那位朋友,卡蒙娅家里并不富裕,我们的路过和叨扰,让她破费很多,假如将来有机会,你替我补偿一下卡蒙娅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我的话,脸上似笑非笑,一种从未见过的怪异表情,使我一时手足无措。“追马先生,在一种大欺小、强欺弱、毫无公正可言的环境下,贫穷往往可以保护卡蒙娅这样的女人,假如你是她的保镖,我一定会送给她几千欧元。卡蒙娅很睿智,即使你去给,她都不会要,她了解生存环境。”

    杜莫边说,边嘿嘿笑着*服,他在争取时间下海渡峡,毛里求斯一定有很什么人在等着我们,不然,他不会突然表现的这么积极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仅是个英雄,还是个富翁。那十二颗鸽子蛋大的宝石,将来有机会的话,能否给我看上一眼,杜莫好开开眼界。”说完,他又嘿嘿笑起来,并不断伸展肥壮的四肢,努力活动着筋骨。

    “噢,这事从海魔号传到小型潜艇上了吧。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具价值。海盗深知这个道理,所以他们抢夺别人的生命,获得了极大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杜莫听完一愣,双眼猛地放大,随即哈哈大笑,我的话把他吓一跳。这也让我察觉出,他一直在谨慎提防着我。刚才的一愣,说明他意识到那话很像杀手的送终语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你的体魄强悍到了吓人的地步,每块凸鼓的肌肉,犹如一张张狰狞的面孔,难怪大家叫你杀戮机器。东南亚那种地方,能出现你这种佣兵,太富传奇色彩了。”

    “杜莫,我明白你的意思,海魔号上的船员,在荒岛时被*掉不少,我当时万般无奈,才以非攻止战的方式对待他们。不要盲目的崇拜了,我能活到现在和你说话,运气占了很大比重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追马先生,我发自内心的崇拜你,希望以后向你多学习。”从我第一眼看到杜莫,就感觉这是个人深藏不漏,可他忽略了一点,对我这种佣兵采用吹捧战术,等于偷鸡蚀米,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下海之前,我们要进行必要的热身,然后穿戴上潜游衣,抱着冲浪板跨峡渡海。那把不太锋利的朴刀,是我临行时从卡蒙娅家的茅草墙上偷拿来的。现在不能再在水里背负着它,因为这次渡海可能会游到天亮,一旦筋疲力尽,任何没必要的负重,都会导致溺水身亡。

    白天毒辣的阳光,并未把岛峡之间的海水照温暖,我抱着冲浪板,不断踩着泥沙往深海走。今夜没有风浪,这次也没必要与杜莫之间栓绳子。

    杜莫抱着那只银灰色冲浪板,像顽皮的孩子般高呼,并使劲儿摆动双臂,朝黑呼呼的深海窜去。我始终与他保持匀速,既能不断前进,又能保存实力,以便应对突发的紧急情况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嗨,欢迎来到杜莫的私人泳池,尽情畅游吧,毛里求斯的美食与姑娘们,科多兽就要来到面前……”他的兴奋劲儿十足,仿佛毛里求斯真有美食与美女坐等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杜莫,假如这是你的私人泳池,那你将会是最愚蠢的主人。”这个黑人的顽兴,大大带动了我划水的**。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可陪您免费畅游了两次,你该给我一颗鸽子蛋大的宝石补偿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,没人会把鲨鱼放进自己的私人泳池。”凉凉的海水,不断温柔地撞击着我下巴,每次对前面欢腾的杜莫喊话,都先吐出一口大气,防止不慎呛水,促使鼻腔或咽喉流出血丝。

    “噢,上帝啊,还有什么话比这更能打击科多兽战胜海峡的自信心,您就不能说些鼓励的话吗?咱们才划游不到两海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嘴巴闭紧,不要拍打出多余的浪花,鲨鱼也许会把你当成一块儿檀木。”提醒完得意忘形的杜莫,我继续谨慎地划游。

    漆黑的海面上,没一丝风浪,只浩瀚的海水,在朝夕能的作用下左右晃动。所以,任何不必要的吵闹,都有吸引鲨鱼的可能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八章:再渡恐怖海峡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