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咔嚓咔嚓……”接连两道闪电,再次抽打在远处高耸的火山口,利刃扎中鬣狗肚子的瞬间,被雨水浇灌冰冷的脸上,感到一股粘稠的热浆喷溅而致。

    我急速虚眯眼睛,并同时侧脸躲避,杜莫正好和我对视,从鬣狗的哀嚎声,他听出一只已经被匕首扎成重伤。其余鬣狗见证了先扑上来的头领,它横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,腹侧的巨型刀口,仿佛有千斤重力,压得它急喘却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雨水下得更肆虐,风也胡乱吹刮起来。闪电的亮光持续了二三秒,捶打在脚下的大鬣狗,鲜血侵染红它半个草包肚子。

    血腥的味道,在鬣狗群迅速蔓延。“嗯呜呜,嗯呜呜……”这只受伤的鬣狗,嗓子眼儿发出悲鸣,仿佛意识到自己即将死亡,开始临终遗言,哀求其它鬣狗照看好土穴里的幼崽。

    “还有六条鬣狗,它们看起来比藏獒还凶狠。”杜莫大声叫喊着,并把肥厚的背部,向大棕树下靠近了些。他说的没错,六只野兽依旧排成扇形,死死围拢着我俩。

    “杜莫,这只是一种小兽,远比不上藏獒凶悍,几只土狗而已。你若害怕,我就自己宰了它们,一条也不给你留。”为了让杜莫挺住,别轻易放弃搏斗的信念,我不得不这么说。

    事实上,我很清楚眼前的处境,杜莫的惊恐并非空穴来风。单独一只猎豹或花豹,多不愿与一只大鬣狗过分撕咬,就像人与人之间,穿鞋的害怕光脚的。野生动物一般不会为了食物甘冒生命危险,因为受伤意味着捕获不到食物,意味着死亡。

    鬣狗的犬齿、裂齿很发达,且咬力惊人,是惟一能够嚼食骨头的哺乳动物。所以,它们有时候和花豹打斗,不一定要获胜,只需把对方咬伤,便至对手于险恶边缘。

    眼前这六条大家伙,明明看到死去同伴的惨状,却没丝毫退却之意。从这一点可以判断出,它们很饥饿,这片草原的旱季,应该刚刚结束,大量的食草动物,尚未迁徙过来,我和杜莫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,无疑是给自己制造棘手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些从非洲草原上成长起来的生命,可谓野性十足,毅力顽强。“追马先生,别再安慰我了,杜莫很胖但脑子不笨。你难道没看见,它们站立时肩部高于臀部,其前半身比后半身还粗壮。个个挺着大脑袋,头骨粗壮,头长吻短,耳大且圆,尤其前肢末端的四趾,深深按进草丛内,看不清楚大爪上有无镰刀似的弯钩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杜莫,你到底要说什么,难道你就不能说点别的,作为彼此在黑暗中保持辨认的讯号。”我不耐烦的大喊到,一是反感杜莫的脆弱;二是眼前漆黑一片,那六条鬣狗估计变换了位置,我无法判断下一只会突然从哪个方向扑来,它们掩藏在黑暗中,很容易一口咬住我的喉管,把连在上面的心脏也扯拽出来。杜莫发出的用来辨认彼此的讯号,不该夹杂有特殊内容,那会分散彼此协作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我是说咱们遇上大麻烦了,你难道还没看出这是一群斑鬣狗,非洲草原上体型最大,最凶狠的一种。它们能一次连皮带骨吞食十五公斤的猎物,一对一咬倒斑马和牛羚。噢,还有,这些家伙进食和消化能力极强。”

    杜莫的话,听得我毛骨悚然,回忆闪电过后的景象。那六只棕鬣狗,皮毛有许多不规则的黑褐色斑点,每条身长足有一百八十公分,棕鬣狗前肩的高度,至少九十公分。结合杜莫的描述,再如此一想,刚才宰杀一只棕鬣狗鼓起的士气,如渐渐膨胀的气球被针扎一下,开始萎蔫。

    “全文字版小说阅读,更新,更快,尽在16k文学网,电脑站:www.16k.cn手机站:wàp.16k.cn支持文学,支持16k!你的外号怎么不叫科多猪,还有比这更打击战斗信心的话吗?说出来吧,好让咱俩尽快给这些把你吓得发抖的棕鬣狗消化掉。”我似乎咆哮着喊到,杜莫有点惹躁了我。

    “噢,上帝啊,追马先生还不清楚,我们宁愿被六条猎豹围住,也比眼前的局面好些。”杜莫这么一抱怨,我立刻明白了什么,他比我更了解棕鬣狗,知道我把问题想象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用匕首刺死的那条鬣狗裆部,有一条假的雄性生殖器,那不是它真正的生殖器。这是一群母鬣狗,它们想快些吞吃到食物,着急跑回土穴喂幼仔。咱们被盯死了,假如刚才追赶我们的有八条棕鬣狗,那说明其中一只去呼叫外援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才知道错怪了杜莫,他不想让我在勇气的支配下去冒险,即使刚才准确宰杀了一只,但谁又能保证第二只也如此从容的死在锋利的匕首之下。

    “这棵大棕树貌似五米高,树干又粗又平滑,你能爬上去吗?”说这话时,我感觉自己就像站在一根刨光叶子的大葱底下的小蜗牛,若要杜莫爬上树冠更难。“杜莫你必须得上去,我来掩护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迅速背靠大树下蹲,杜莫从我发出的声音,霎时明白接下来的步骤。他以训练有素的身法,准确踩到我两个肩头,粗胖的双臂抱稳树干后,立即朝上攀援。

    肩头的压力,由沉重变得轻缓,我开始双脚发力,两个膝关节内收,配合杜莫的双臂往上顶送。这个时候,我的重心很低,极易被窜过来的棕鬣狗咬住咽喉。

    沸扬呼啸的风雨,从眼前的黑暗中扫过,**的蒿草,被蹂躏的飘摇不定。我咬紧牙根儿,使劲儿顶着这头沉重的科多兽,他的体重最少在一百六十公斤以上。脚上湿透的军靴,不可逃避地承受两个壮汉的重力,早已深深陷入绵软的草地。

    我顶杜莫的同时,喉中不断发出狮子愤怒时的低吼,意在遏制蠢蠢欲动的鬣狗,不让它们趁虚而攻。“好了,我总算骑到树冠上了,这上面的叶子,大的就像天蓬,能有效的遮风挡雨。”

    “能等我上去咱们再聊天吗?”我一边半蹲着击剑式马步,一边握紧右手的利刃,左手格挡在下巴及咽喉部位,不断警惕着四周。杜莫坐在高高的大棕树叶子里,欢天喜地的呼喊着,仿佛终于爬上了安全岛,先要对树下的棕鬣狗嘲笑一通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五章:草原上的活命岛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