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轰……”一道极亮的闪电划开夜空,接着便是繁密的滚雷。与此同时,我拉着杜莫也渐渐跑出棕树林的环抱,稍纵即逝的电光,把潮湿黑暗的大地刹那照亮,一片漫无边际的草原,忽地呈现在我和杜莫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噢!天啊,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大一片热带草原。我们才刚踏上非洲,上帝连喘气的机会都忘记给。”雨点开始稀里哗啦的坠落,海风透过棕树林的通风口,也就是那块二十五米宽的草地,呼呼卷进广袤的热带草原。杜莫和我身上的衣服,很快湿透,每当劲风吹来,便如鼓风机前端的口袋,一会贴黏在后背,一会膨胀凸起。

    沾满雨水的蒿草,被吹得起伏摇摆,七八条鬣狗完全放弃了四头母狮嘴下的斑马残渣,它们左右拉开阵势,在草丛里嗖嗖窜起落下,始终锁定我和杜莫。

    “嗷呕,嗷呕……”黑夜里的风雨,犹如魔鬼的爪子,在看不到出路的草原上搅动着漩涡,身后鬣狗的追击,咄咄逼人。杜莫刚才的惊讶,也令我心惊,看来我们抱着冲浪板在海上划游时,被巨浪撞推偏离了航向,所以这会儿误入非洲大兽集中的圈子。

    “杜莫,那座火山口一定很高,在地平线上看着不远,但跑起来没那么容易接近。后面那七八条鬣狗,估计甩不掉,它们故意在消耗你我的体能,像捕杀野猪那样,最终让我们累趴下,成为唾手可得的鲜肉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杜莫的胳膊,一边跳跃式急速飞奔,一边告诉他身后的情况。“嗯,我也憋了一肚子火,前面有课歪脖子树,咱们靠过去,就在那里宰这几条不知死活的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说完,我又加大步伐,朝杜莫说的那棵单独生长在草原上的大棕榈树奔去,又一道闪电撕裂夜空,雨水收起了先前的含蓄,发出热油煎炸的刺啦声,沉重砸向这繁育着众多生命的土壤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我们站这样一棵高大的棕榈树下,会不会给雷电击伤?”杜莫的提示我早已预料,他无法知道,我曾在荒岛山涧的顶峰经历过雷区。所以,每当暴风雨来临,我肉身还暴露在户外,就会比任何人都敏感导电的物体。

    “鬣狗的颚骨,力量十分强大,它们一旦咬住你,会向野猪那样死死不放。假如你不想给它们从后背扯去一大块儿皮肉,就尽量依托大树,封堵鬣狗从身后跳跃起来的空间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说把杜莫推靠到那棵大树干下,仿佛要绑了他似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,尽量别给它们咬出伤口,不然这辽阔的草原就成了餐桌,你我只能是摆在中间的热牛排。”眼前大口喘气的杜莫,被我大声提醒着,密集的雨水打在我俩头顶,顺着鼻梁骨不断流进半张开的嘴巴。

    焦急等待的下一道闪电,迟迟不肯出现,我和杜莫看不到彼此,犹如在黑暗中摸瞎。身后窜跑着的鬣狗,把潮湿的蒿草磨得簌簌作响,它们像高速公路上急刹的汽车,纷纷驻足在大棕树附近,压低前身绕着我们转圈圈。

    “杜莫,保持通话,我们通过识别相互间的声响,来确认彼此的大概位置,攻击时匕首内扣上剖,不要左右挥扫,防止误伤。”依然没有可视的电光,但周围这七八只鬣狗,却能比较清楚的看到我们。

    “上帝啊,我现在真想用匕首割下杰森约迪的*,用他的肉来解决眼前的麻烦。否则,大副也不会连一把手枪都不允许我佩戴。”杜莫的话,让我觉得他信心不足,或许他在战场上是一名嗜血的士兵,但此刻却被几条鬣狗逼压的如此狼狈,甚至有些急躁。

    “听过武松打虎的故事吗?传说一个中国壮汉,赤手空拳打死一只猛虎。我们现在有锋利的军用匕首,而且是两个壮汉,比那家伙儿幸运的多。”为了给杜莫打气,让他鼓足信心战斗,我尽量说着让人乐观的话。

    “中国,你是说中国吗?那是片神奇古老的大地,有很多富饶的商品粮基地。我在布隆迪的孤儿院长大,吃过很多他们赠与的粮食,中国人友好且热衷和平,是非洲兄弟的好朋友。我真希望在他们春节的时候去吃饺子。嘿嘿,不怕你笑话,我还没吃过饺子呢!”

    这个黑胖壮硕的杜莫,总喜欢把话题扯到吃上,在他的内心,仿佛真以一位合格的美食家自居。话刚说完,期盼已久的闪电霎时出现,犹如蛟龙的爪子,试图踩在火山口处,接着便是罗叠沉闷的滚雷声。

    四条浑身湿亮的大个儿头鬣狗,也借着电光,更清晰的瞅准我和杜莫的咽喉,随着视野消失的瞬间,我已看出一条肚子滚圆臀部硕大的鬣狗,急速铺展那截儿小辫儿似的短尾巴,欲做跃起之势。

    若等到鬣狗扑挂到身上,就算把它刺死,自己也得受伤。并且,食腐动物的嘴巴很脏,繁殖着大量细菌或病毒,哪怕脖子或胳膊只遭它们的牙齿划伤一点,没有血清抗体药物及时注射的前提下,等于被毒蛇咬中。破伤风的概率,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。

    黑暗中,凭借对那条鬣狗攻击之势的估算,我猛地向前跳出一步,击剑似的前窜屈膝,腰马合一的瞬间,左臂护住下巴及胸膛,右手攥紧的锋利匕首,卯足气力扎向鬣狗的滚圆肚子。

    “啪。嗷嗷嗷,嗷嚎嗷嚎……”紧握匕首的虎口,结实捶打在鬣狗肉圆的肚子上,如此狠猛的挥扫匕首,就是要让尖刀刺进鬣狗肚子的同时,握刀把的拳头能将之捶打开,保护自己的正面不被爪子钩伤。

    凌空的鬣狗,满以为趁着闪电消失的瞬间,在漆黑的夜色里咬中我脖子,之后臀部用力下坐,把我一口撂倒在地,好让其余同伴扑上来撕咬。

    但这种野兽的猎杀实力,远不及狮子和花豹,它们敢把我和杜莫当成皮糙肉厚的野猪那样追,完全是依仗了数量上的优势,看这几只鬣狗执着的样子,估计想在天亮之前将我俩耗死或咬死。

    率先扑上来撕咬的这只鬣狗,严重低估了我的攻击速度及军刀的锋烈程度,它只在凌空的过程中,肚皮就划出二十公分的刀口,割剖的同时,我能感到兽皮肉下的肋骨,被刀刃撅得咯咯断碎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四章:棕榈树下的围杀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