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靠胸脯下面的冲浪板,杜莫和我划游了一天,临近黄昏时分,终于看到了岛岸。留尼汪岛的形状,很难用几何形状描述,假如大海是一张案板,它就是一块任意切割下来的猪肉,方不方圆不圆。

    杜莫黑亮的胖脸,显得有些灰白,通过看他,我也能意识到自己脸色很差。毕竟不是在陆地行走,我们需要克服很多困难,巨浪对生命的威胁,远比被鲨鱼锁定危险的多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咱们在东南角登陆吧,那是一片荒芜的山地,既有纵横的沟壑,又有浓密的棕树林带及草原。找个躲避虫兽的地方,好好休息几个小时,就可以翻过山头,进去黑人种植园。”

    杜莫的话,对我们疲倦至极的身心有很大鼓舞,我对他做了一个认同的手势,继续朝岛岸划游,希望早点找到一块温暖的岩石,让我俩美美地睡上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踩到绵软沙滩的一瞬间,让我回忆起背着池春,带领芦雅和伊凉第一次踏上荒岛的情形。杜莫灰暗的黑脸,显出几丝兴奋,眼看就要上岸,他把仅存的一点力气用来说话。“哎呀,真想就这么躺在沙滩上睡觉,你呢?”

    我也疲惫到只剩呼吸,脸阴沉的很厉害,看都不看杜莫的眼睛,就对他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。在没找到安全的地方休息前,真要在沙滩上躺下睡一会儿,估计再睁眼天就亮了。而且,晚上又没有篝火,半夜给什么东西吃掉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杜莫和我除了每人一把匕首,没有任何枪械防身,这让我心里有些忐忑。趟着齐胸高的海水,我俩相互搀扶,如同不倒翁般,脚踝一抬出水面,双双倾倒在绵软潮湿的沙滩上。身体重力交给大地的瞬间,我和杜莫的疲惫面容,同时泛起舒畅的微笑,感觉世上没有什么比这么躺着再舒服的了。

    尽管路途上遭受很多巨浪,长发依旧被红皮筋儿结实地箍扎着,真的得感谢杜莫,要不是他想的周到,我在起伏的海浪上呼吸会格外困难。

    我俩大口喘着粗气,足足缓歇了二十分钟,才重新恢复了说话的力气。“杜莫,天就快黑下来了,我们得抓紧时间找安全的落脚点。”他厚厚的黑嘴唇,上翻的极为厉害,如同横挂在白齿外面的两条烤肠,闪着油油亮光。

    “追马先生,这一路上你没给我增加任何负担,真要感谢你。”这个黑胖的家伙说完,竟露出满脸享受的表情。我想前两个登陆非洲海岸的杀手,也是这么潜游偷渡上岛,一路上没少拖杜莫的后腿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起来吧,咱们得抓紧时间,这片热带林子里,可能有狮子或鬣狗群,我们最好尽快穿过,更不要被树枝划伤,出现皮肤破损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一下让杜莫意识到什么,他一骨碌翻坐起来,又抬起厚黑的手掌,使劲拍那油亮的脑门两下。“天啊,我竟然忘记咱们没带枪械,面对那些非洲草原上的兽王,再锋利的匕首也比羚羊的犄角强不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杜莫说话的时候,我早已环顾了四周,这一带的山体,从树林与草地中间拔地而起,并且多是活火山,犹如捅入云霄的烟筒,又像火麒麟沉睡时的鼻孔,散发着滚滚热尘,钻进岩浆色的火烧云。天,马上就要黑下来,吹来的清冷海风,充斥着鲜腥味道,预示一场雨水即刻到来。

    我俩急速脱掉游泳衣,把不再需要的物品埋进沙坑,防止留下偷渡的痕迹。树林与草地交错生长,沿着沙滩漫无边际的扩展,一时很难看出哪里作为入口才是通往山坡的捷径。

    这会儿光线太暗,看不出林子的疏密,来过两次的杜莫,这会儿也拿不定注意。“咱们沿着沙滩奔跑,选定切入的通道之前,不要太靠近树林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把倒空海水的军靴又穿回脚上。

    沿着狭长的海岸线,我们奔跑了五点五公里,这时儿的风浪增大很多,仿佛大海扑打出来的爪子,要将我俩重新捕捉回幽深的海洋。

    又奔跑了三公里,终于看到棕榈树林出现的一小条断带,大概二十五米宽,纵伸进林子两千多米。断带长满厚厚的禾本科草植,非常茂盛,**一旦在里面跌倒,站着的人个头再高,视线也无法看到。我和杜莫看不到这些长草的颜色,只能想象它们或黄或绿两种颜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们不敢保证,这片狭长热带草原中间,会有几头狮子正趴伏着夜狩,运气好的话一条没有,运气差就得遇上狮群。这让我有点悚然和气氛,便转过脸瞧着看不出五官的杜莫,说:“杰森约迪交代的任务,是要我们不远千里的跑来非洲喂狮子吗!从这种地貌上穿过,连一把手枪都没,无异于**羔羊。”

    杜莫此时也怕得要命,他左手攥紧匕首,不住朝四周谨慎的张望,紧张了好半天,才顾得上回答我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你说很对,我们不能负载沉重的武器偷渡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海魔号船长怕你摸到枪械之后反杀回母船,因为你是他聘请的最传奇和离奇的一位杀手,所以登陆非洲海岸之前,我也没有了配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听完杜莫的话,我非常气氛,压低声音愤怒的说:“*,*,他简直是个*。又要我帮他处理棘手的*问题,又不肯给我必要的武器。分明是在官逼民反,假如我真的反杀回去,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杜莫看出我情绪有些激动,忙睿智的劝慰到。“是的,我也想回去踢他*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见我稍稍平稳了些,又必要的补充说:“我知道你牵挂着母船上的姑娘们,很怕自己有任何闪失,我和你一样,也牵挂着一位心爱的姑娘,假如这次任务还不能成功,她在马达加斯加岛怕要沦为*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我猛然一惊,难道杜莫和自己一样,同是被胁迫来执行这种极大风险的任务。涉及*的刺杀,子弹一旦命中*要员,想脱离现场并安全离境几乎不可能;更危险的一种可能,雇凶者多会在事成之后的第一时间灭口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二章:睿智的杜莫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