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哼,追马,你小看我海魔号上的兄弟们了。他们的确杀人抢宝,但不淫*女,这是我下的禁令。不过,我一样可以让这些女人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池春呜呜的抽泣,她很会见机行事,听完杰森约迪的话,立刻装扮成悲悯的弱者,博取这群强盗的同情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杀死我不少培养多年的成员,我这次行动,不仅要抢沧鬼的军火,还要顺带练兵,让他们投入实战。通过这次测验,选拔一名优秀的杀手,赶往非洲地区,帮我朋友处理些棘手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杰森约迪顿了顿,又慢条斯理的吸裹起他的烟斗,听他一番话,我全明白了,难怪杰森约迪对我提出的十二颗宝石不敏感。

    原来,他刚擒住我时,早就盘算好了一切,现在又抓住池春她们,等于握到了我这台杀戮机器的操纵杆。

    我就像马戏团里一只表演熊,逃出那种窒息压抑的生涯没几天,又被命运的轮盘倾倒回大棚。假如我拒绝接受,葬送的就不只是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你朋友的任务,肯定涉及*,哪一个杀手去执行,都是九死一生。”我坐在坚固的笼子里,冷冷的说到。“是的,我已经损失了两个优秀杀手,但对你来讲是个机会。若完成任务,不仅你可以活命,那些女人也毫发不损。否则,你眼前这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急忙打断杰森约迪的话语,怕她吓到池春。因为我知道,有些虐待女人的手法,只描述一下就能把女人吓半死。

    “杰森,从我跟你的人一交手,就感受到他们的有一种品质。若不是你明我暗,想杀任何一个都相当危险。你虽为海盗,但却不是沧鬼那样的乌合之众,他们只是会拿枪的流氓。而你们兵士,让我回到了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追马,你的心理战术不错,看来泰国那边没少投资打造你们。别跟我玩这套把戏了,你那个几个相好儿,我会让手下单独监管,其余女人也不会受到伤害。四十个女人算我对你的筹码,你唯一能赢的机会,就是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杰森约迪的话,我不能全信,但眼下人为刀俎,由不得我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亡命杀手,这个地球表面,有很多容不下我的地方,东南亚地区,一直在通缉我,想灭口工具掩盖丑闻。我一生漂泊,无牵无挂,或许,这本该就属于一个杀手的特性。但我有一个条件,我从杀人的第一天起,你是第一个值得我提出条件的人。”

    杰森约迪听完我的话,躺着的身子略微前倾了些,然后又慢条斯理的抽了几口烟斗,过很久才说出一个“嗯”字。我长长吐了口闷气,表现自己释然,放弃了一切耍心机的杂念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完成任务,无论能否活着回来,请你善待这些女人,给她们一个好的归宿。假如我有幸活着回来了,你要让我加入你的组织,规避国际法律的加害。陆地已经没多少我能落脚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只要你能活着回来,我倒真有挽留之意。”杰森约迪拽出咬在嘴里的烟斗,第一次得意的笑起来。他那长长的下巴,像蜡油做成的一般,仿佛正要融化了往下坠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换一个大点的笼子,可以在里面做适当的活动,再这么禁锢下去,恐怕要长出脂肪。”杰森约迪听完我的话,立刻收起他那长长的下巴,挥了挥捏烟斗的手,示意手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疗养和锻炼,需要女人的时候,可以告诉我手下,他们会按你的意思招办。”杰森约迪说完,转身离开大舱。

    我像一头猛兽,被关进高三米宽五米的铁笼,他们平时可能用它来关押人质。每天我除了进食,就在四壁和笼顶爬来爬去,让自己的肌肉在短时间内重生,回复到佣兵时代的极限状态。

    虽没参观过海魔号,但从这间宽广的仓库,我能感到强烈的温热,上身**的脊背,闪着油亮亮的汗珠,纵横的肌肉重叠凸鼓。可见,这里面不仅装饰豪华,科技含量也相当高。

    这艘母船上,精良的杀手芸芸,杰森约迪竟然只看重我的杀伤力,不为财富所动。可想而知,任务异常艰巨,一旦去了非洲,想活着回来定是万难。

    他对我做出的承诺,以及我对他做出的承诺,到对后是不是一张空头支票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囚笼的日子里,我见过伊凉和芦雅,杰森约迪很狡猾,只让我远远地看到她们平安无事,却不准靠近说话,防止串通信息。

    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女人们虽然平安无事,但我即将离开她们。这些日子,只与池春有过亲密接触,她每次都发疯似的给予着我,*我拼命享用她的身体,充满生离死别的哀怨。

    每当我亲吻池春朱唇,总不经意间噙入她眼角滑落下来的泪水。她告诉我,一定要活下去,如果完不成任务就放弃,逃到天涯海角,永远不要再回来。

    我把池春轻轻拥入怀中,让那温软充盈的**,贴紧我结实的胸膛。她凝香的玉臂,一直搂紧我脖子,像害怕滑落一般,把**如雪的躯体,贪婪黏粘在我肉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,只要进入非洲,我想从敌人的手掌心逃脱,甚至反杀回来,都易如反掌。但杰森约迪敏锐的目光,一眼看出我与三个女人有着无法割舍的情爱。所以,他对我的操控,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杰森约迪才让我和伊凉、芦雅道别,两个女孩的眼睛都哭肿了。我搂过她俩的肩膀,悄悄的告诉说:“我要是回不来,就说明我没完成任务逃跑了,你们要找个海盗男人,想法做他们的妻子,用爱情麻痹住敌人,直到我杀回来营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心如刀割。实际上,只要我逃跑,杰森约迪会立刻折磨死这群女人。我最担心的是,万一完成任务后我死在非洲,两个女孩能够凭借我这番话活下去。如若不然,她俩的精神会一下垮掉,身体也随之垮掉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八章:铁笼里的燃烧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