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是一名佣兵,就像一部杀人机器,你没必要迁怒我射杀了谁,因为你没操控机器本身。”我尽量垂低了头,让杰森约迪认为我被他打得很严重。

    海盗头子又把咬在嘴里的烟斗拿了下来,他那抿在一起微微上翘的鸭子嘴,在长长的马脸下端努了努,墨镜后面好似也发出些光亮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蛮想活下去。”杰森约迪啧啧了几下嘴巴,做了半天怪异的表情,才似笑非笑的低下头望我的脸。与此同时,我也抬起肿得像烤面包一样的脸,露出阴险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杀够人”一句冰冷低沉的话语,从*裂的嘴唇发出,不带丝毫情感。身旁的三个海盗,听我把杀人说的如此轻蔑,立刻怒意大增,想快些宰了我,为死去的同伙报仇。

    “我的骨头快断了,我需要落地舒缓,给我最好的医疗,十二颗鸽子蛋大的宝石,给那些不幸牺牲的船员做补贴费。”用尽最后一丝气力,说完迫切要求,我假装昏厥过去。其实,我当时的假装,却使自己真的昏厥了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醒来,已经躺进了铁笼子,这是弹药库里第二只铁笼,比以前装沧鬼的那个,相对小很多。手腕和脚腕上的勒痕,已被洁白的纱布专业地包扎好,令我意想不到的是,左臂竟然有输液过的针眼。这会儿,我脑子清醒很多,脸上的浮肿依稀可见,右眼眉弓处,也被一块看不到全貌的白纱布遮盖。

    我试着慢慢坐起,伸出手去拿摆在铁笼外面的一小块儿面包和淡水。这群家伙儿,对我心存疑虑,故意不让我吃饱,以防俘虏有足够的体力逃跑或反抗。

    四五个海盗,围坐在我打制的炉架旁边,他们一边烤火,一边分吃着兽肉,他们彼此沉默,言行拘谨,毫无盗匪的喧哗吵闹气象。看到这些情况,我猜想当天木盆里的是兽血,只要女人们平安无事,严密躲避在树林中,情况就没槽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。这么多海盗,一旦发现一大群女人,必定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海魔号的统领,杰森约迪不知去了哪里,困住我的牢笼四周,同样做了精心设置,无任何逃脱的可能。我现在不能有任何的反抗意识,这关乎我能否活命。

    再后来,海盗用黑布将我罩在笼子里,我感觉自己像一只画眉鸟。他们经常在大船里搬运东西,发出杂乱的噪音,虽然看不到,但至少我可以在里面养伤。

    现在,除了身上的衣物,就是自己的**和冰冷的铁棱。四周漆黑一片,我看不到时间,更不知外面是白天或黑夜。女人们的食物,不知还能坚持几天,希望这群海盗,把精力放在大船内的军火上,千万别向湖泊对岸的树林搜索。

    隐藏的女人们一旦暴露,杰森约迪会第一个把我宰了。不知过来几天,我被几个海盗搬吊起来,由小艇运载到了另一艘大船,仍旧看不到外面,但我知道,自己应该上了敌人的母船。

    大概到了第六天,他们终于把我笼子上罩的苫布撤去,四周的光线很暗,或许当时正是晚上,为了保护我的眼睛,才在昏暗的环境下提审我。

    一个戴高沿帽的海盗,坐在离我十米远的幽暗处,他高跷着二郎腿,衔在嘴巴上的烟斗忽明忽暗,燃烧着融融烟丝,仿佛夜空中时隐时现的星星。

    三个彪形大汉抱着胳膊,站在海盗头子身后,像狼一样凶狠注视着我。我现在不能多说话,避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。过了一会儿,杰森约迪终于慢条斯理开了腔。

    “追马,我再问你一次,我来之前,岛上就你一个人吗?这是最后一次机会?你想清楚在再回答。不然,我让你自己动手,把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。”

    杰森约迪今天如此庄重,这般阴冷的询问,话音里好像是在给我机会。他毕竟是海盗统领,说话不得不服众,若再欺骗他,想活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同时,他的话也让我猛然心惊。敌人很可能探测到树林里面的热源,无论他们是否把女人们抓捕进了母船,我不能因为愚弄敌人而丧命,那样就彻底没了希望。

    我拼命的呼吸,猛吸四周的气息,刚才靠近我的三个海盗,身体上的气味儿仍未扩撒太多。“哼哈啊,哼哈啊……”我故意深呼吸,让自己看起来像在帆布底下憋久了,需要好好透气。

    周围残留的气味儿,如无数小小的爬虫,急速冲撞着往我鼻腔里猛钻,渗透进大脑记忆的皮层。潜意识中,淡淡泛起池春身体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三个海盗,一定刚接触过池春不久,或许是*了她,也或许是抓捕她时发生了扭打。突然,四壁的灯光大亮,道道灼刺眼睛。

    额前撒乱的长发,为我遮挡了不少*,为了不惹怒敌人,我迅速而坦然的说:“我每次杀人前和杀人后,都要找不同的女人**,这样会带给我幸运。这个岛上,还有沧鬼大船里的女人,她们并不是你们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杰森约迪冷笑了两下。随即咬紧烟斗,空出双手击了一下掌。不到两分钟,门口出现四个壮硕的海盗,掐着池春胳膊,把她披头散发的脱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很想提醒池春不要慌乱,可她不明白眼前的处境,只顾使劲儿挣扎着,意图扑奔向我。这也使她充盈的**被左右摇甩,不经意间流露性的*。

    “这些女人是沧鬼抢来的,专供手下玩乐。几乎每一个女人都被十个以上的男人无妨护的接触过,她们的体内,是否携带着隐性病菌甚至病毒,我想你这位领军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池春霎时不再挣扎,她仿佛一瞬间明白,枪炮和蛮力都是徒劳,必须通过斗智,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。但与此同时,她也向我投来幽怨的眼光,明白以前为何我处处躲避她温软潮湿的神秘器官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七章:战俘的武器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