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大概意识到它是什么东西,差点没蜕掉人皮窜出泥浆,如此大的一条电鳗,它的放电量绝对在300伏特至800伏特之间,堪称水下高压线。

    若被这东西对准脸颊啄上一下,很难生还。我急速拽过狙击步枪,想依靠远程攻击将它打死。枪响的同时,一股强大的电流,顺着我的手臂遍及全身,包裹周身的泥浆,仿佛突然长出仙人掌的尖刺,让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狙击步枪沾湿了水,虽然打伤了电鳗,我却被电流击中。不省人事的刹那,我的心咯噔一沉,眼前浮现出伊凉、芦雅痛哭的脸庞,但这一瞬间,人世间的万物,想不割舍下太难,尚未来得及悲喜,自由意识便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眼前最后闪出一片模糊,仿佛突然进入黑夜,之后我便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当我再次醒来时,垂在脸下的长发,正稀里哗啦的滴水,接着便是四肢*悬挂的疼痛。我被一桶冰凉的溪水冲醒,眼前的环境很熟悉,正是我曾奋力争取的大船客厅。

    几个满脸横肉的海盗,咬牙切齿地瞪着我,他们叽里咕噜说着什么,我听不清楚,因为此时的大脑,一思考问题就疼。突然,一把坚硬粗糙的大手,猛揪起我前额的头发,使劲儿朝上提起我的脸。

    身着青黑色*的杰森约迪,正咬着他的烟斗,一脸悠然地望着我。虽然隔着墨色眼镜,但镜片后面隐藏着的冰冷眼神却很锋芒。沉重的身体,几乎令我双肩脱臼,我努力收缩了一下小腹,试图再睁大些眼睛,让视线尽快摆脱模糊。

    一个戴白口罩的海盗,左手拿铁锥,右手拿牛耳尖刀,噌噌打磨着冲我走来。另外两个光膀子的海盗,把一个木盆和木桶填塞到我下面。

    绑在一起的手腕和脚腕,反扣在后腰眼儿的位置,我很清楚,他们这是要宰我。胸前的衣服,被两个大汉一把撕开,露出肌肉凸鼓的胸肌和小腹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景象,胃中激烈的翻腾。“哇”,一口稀薄的酸水,从我口中喷出,撒进那个盛满鲜血的木盆。里面不知道是人还是动物的鲜血,强烈冲击我的视觉,他们在制造恐怖,但我知道被宰的可能性太大了。

    现在,我不知道伊凉她们有无被发现,是否也被抓到这艘大船上,而这盆中的鲜血,或许正是某个女人身上的。我努力张了张嘴巴,才发出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selfredeti%u,selfredeti%u……”我有气无力地不断重复,试图让杰森约迪这个海盗头目听见。财富对海盗极有*力,但杰森约迪依旧蛮脸的冷酷和严肃,毫不理会我的话语。

    一个肌肤黝黑发亮的海盗,用水笔在我胸前勾画,他在设计如何剖切。从这个家伙勾勒的图案,知道他要先切割掉我的胸肌,然后削割腹肌,这种宰割技巧,可以让受刑者死的很慢,感受整个过程中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哇”。我又吐出一股酸水,胃几乎要像塑料袋那样反套过来,欲裂的难受。但这也让我意识清醒了些,我用尽全力,最后大喊一声:“selfredeti%u,selfredeti%u”

    那把锋利的牛耳尖刀,正要切入我胸腔前面的肌肉时,杰森约迪忽然开了口:“stop!”他的话很有威慑力,惊得三个把持住我的海盗一抖,瞪大惊奇的眼睛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杀他只能得到一具没用的尸体。”杰森约迪一边说着,一边摸着下巴朝前走了两步。“追马,你杀了我多少条弟兄,你赎买自己,你买的起吗?你是我的猎物,一头被*起来的鲜活鹿肉?你现在以奴隶的口吻都不配”

    杰森约迪的话,让我猛然吃惊,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。我略略抬起头,故作不屑的斜嘴一笑。“东南亚通缉的叛逃佣兵。虽然你名分不比正规军,但看你的身手,也算得a类幽灵狙击手。你先不要说话,我问你回答,敢说一句谎话,我利马割下你二斤肌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把烟斗塞回嘴里。“岛屿上为何只有你一人,沧鬼他们去了哪里?”我重新垂下头,不让这个眼神藏在墨镜后面的家伙看到我的眼睛。“我们被沧鬼购买来的佣兵,大船放生了窝斗,彼此相互厮杀,最后杀的只剩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杰森约迪并没说话,他咬紧了烟斗,努力斟酌我话语里的水分。为了打断他的思考,我又故作配合的说:“我杀人是为了自保,你我之间本无仇恨。我用十二颗鸽子蛋买回我自己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哼,钱我有的是,不过你的命不值那么多钱。”杰森约迪的鼻腔,喷出一丝轻蔑的冷朝。“至少比你获得一具尸体好些。”悬在半空中的绳索,已经勒得我骨节麻木,再也感受不到疼痛,我知道这样很危险,再不想法着地,可能以后要残疾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抹黑影闪过,我右脸颊遭受猛击。杰森约迪那只背在身后的手,竟然握着一把板钳,重重抽打向我。这一瞬间,我右眼眉弓处立刻淌下鲜血,滴滴答答浇灌着眼睛睁不开。至少有三颗后槽牙齿,被这个出手残暴的家伙打的半脱落。

    我知道,用这种方式和力度,殴打一个身体坚硬的佣兵,并不是多稀奇的事情,但我必须学会自保,哪怕有一丝活命的可能,都不可以放弃。只要我还没死,这就是战场。

    “shutup!”杰森约迪恼怒了,他意识到我在干扰他的思维,但他不能确定我这么做就是撒了谎。不过,他这重重的一击,已经把我半张脸打得失去人样。他出手如此狠毒,看样子是没打算让我活命。

    “哼,呵呵,你打起人来像个女人。”我强忍快要令我窒息的疼痛,刻意以一个硬汉的口气回敬他。而实际上,我是在用语言按住他再次击打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大脑,不然即使出现机会,我也不可能把握住机会。杰森约迪又陷入思考,他居然对我提出的钻石交易不感兴趣,这让我冥冥中又多了几分不详。

    假如他不爱财,我就得在最短的时间内,做出新的判断,始终投其所好,牵扯住他宰了我的念头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六章:悬吊在屠宰盆上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