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了解飞行员,他们的勇气只属于天空,从高处按动机枪,或者发射轻型导弹,追赶陆地上奔跑逃命的目标。一旦迫降,处于敌方陆地兵种的出没范围,相比而言,胆子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又观察了一会儿,确定这架蹲入草窠中的铁鸟四周只有一人,我才端平阿卡步枪,朝背对我的敌人射击。为了提高精准度,我又把刺刀拆卸下来,之后对准目标连扣两下扳机。

    “嗒,嗒”爆发力十足的子弹,带着厚重的咆哮,窜向准星直线对准的目标。那假装维修的海盗,眼睛多关注着苇荡右侧,总以为我可能踩着稀泥绕过来伏击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我却冲他撅起的*开了枪。两颗连珠一般的弹头,分别点射在海盗的两瓣*蛋上。质地精良的迷彩服衣料,被炸出不规则的两个破洞。

    尽管这家伙穿着绿色*,可阿卡步枪的子弹却异常暴躁,在他雪白的臀肉上,击打出两朵乌黑的斑,枪眼像突然睁开的血眼,血流似汩汩泉涌。

    中弹的敌人,立刻失去重心,身体往一旁栽倒,顺着机头的弧线滑摔下来。我边把匕首还原成刺刀,边朝中弹的目标跑。湖水从我胸膛渐渐退却到膝盖,然后退到了脚踝。

    敌人臀内的两片盆骨,估计给子弹打碎了,他高阶位瘫痪,但一时也死不了,撕心裂肺地哀号。

    为了制止这种噪音,我把闪亮的刺刀刚晃到他头前,就握紧枪托,狠猛戳断了他的咽喉。鲜血顺着敌人脖颈朝两侧蔓延,酷似红宝石珠穿连起来的项链。其实,这也送了他一程,少遭受些痛楚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直升机根本没坏,我摘下后背的狙击步枪,快速的坐到仓位上面,封闭舱门。降落的铁鹰,四片螺旋桨又开始旋转,并且速度逐渐加快,直到发出“嘟突嘟突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眼角两侧的景物慢慢下陷,在我到达一定高度,又推动前进杆儿。阿帕奇头也不回,义无反顾的朝苇荡尽头的山壁冲去。搜索到苇荡前沿的几个海盗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至少,他们短时间内,无法确定驾驶飞机的人是敌是友。

    尾翼上的小型螺旋桨,像插着的一只风车,在我调控之下,慢慢摆动调头。我已经脱去狙击伪装,戴上海盗驾驶员的帽子和眼镜,挺胸抬头,摆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,开足马力朝苇荡与山坡相连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为了迷惑苇荡里的九个海盗,我中途故意朝湖泊中心打出几百发超载型子弹,误导苇荡里的敌人。无数条炽烈的火线,像恶魔的皮鞭,抽打进深不见底的湖心。然后,直升机忽地向左俯冲,沿着苇荡中心线扑去。

    长久一来,我只能地面作战。此时,突然高高在上,俯瞰四面叠翠的群山、明镜似的湖泊,以及正下方浩渺的青纱帐,赫然呈现全貌,一览众小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快慰,袭染心头。飞行员的小帽子很个性,两侧凸布护在耳朵上,还有咖啡色眼镜,把整座岛屿置入血色世界。

    难怪这几个家伙在直升机里狠命追我,简直就是狩猎。苇荡里的九个海盗,各自高跳着向我挥手欢呼,他们以为队友干掉了游在湖面上的狙击对手。

    我按了一下*按钮,上面写着:“track”,又按了一下黑色按钮:“target”,做后剩下一个红色按钮:“fire”。显示器上面,一个叠加的正方形光标,由灰色变为绿色,示意对焦成功,中间的十字光标开始闪动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成功锁定了目标,只待红色按钮发射。一个身着米*迷彩的海盗,急速朝天鸣枪,示意降下去接载。随着我嘴角泛起的冷笑,一颗大玉米穗似的导弹,嗖地一声脱体,喷着蓝色火苗朝他胸膛钻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反应速度极快,憋红的脑门霎时转变成白色,这一刻,他充分意识到,自己的飞行员同伙*掉了,敌方操控到了飞机。

    微型导弹的如一只追啄小虫的飞燕,在空气中起伏不断,撵上这名转身逃跑的海盗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冲撞力,岂非跑动可以多的开,就算微型导弹不爆炸,照样把他身体戳个茶碗大的乌血窟窿,打通前胸后背。

    “轰箜”随着一声巨响,翻出一朵黑色的蘑菇,空中降落起泥水和草芥,如同下雨一般。烟火在多汁的苇草上,很快燃烧起来。那个米*迷彩服的海盗,四肢和头颅炸得四下乱飞,丢进厚厚的苇荡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这家伙的躯干,几乎都成了碎肉骨渣。喷溅起的血浆,尚未来得及撒成雾状的霓虹,就给黑烟吞噬进肚子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突,突突突突突……”我拇指按动机枪发射器,铁鹰阿帕奇立刻吐出密集的子弹,再次像播种机似的,朝其余海盗铺盖而去。

    几个脚骨受伤的海盗,见到直升机反戈一击,也顿时脸色煞白,乱了阵脚。其中三个海盗,把枪当作拐杖,一瘸一拐抱头鼠窜,没命的朝苇荡深处钻。可惜,疾驰扑来的机枪子弹,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撕裂。

    有的家伙脑袋开瓢,红白黏浆横甩在苇穗上,垂涎着不肯坠落,压低苇杆儿如一根根直不起腰的纤夫。另外两个腰部被直接打断,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“乒乒乓,咻,嗡……”直升机宛如一匹披甲战马,横踏过敌人的身体,但后面飞来敌人还击的子弹。几个残余的海盗,猫腰在厚厚的苇荡中,手持6自动步枪,朝飞机尾翼拼命的射击。

    我坐在舱内,也捏了一把汗,万一给敌人误打到尾翼的螺旋桨,直升机就无法调头,无法进行下一轮的空中打击。可是,阿帕奇的构造很完美,对地面垂直向上的打击,有很多的防御装置。

    迅速调转过直升机,再次直面敌人。五个还击的海盗,又得面临新一轮的生死扫荡。

    两个身着绿色迷彩的家伙,张大极度惊恐的眼睛,看看慢慢飞冲过来的阿帕奇,又彼此对视一下,心照不宣地丢下武器,朝苇荡浓密的角落猛跑猛钻,试图躲避死亡的捕抓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四章:播入**的种子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