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几条黏糊糊的东西,在我的头出水后,仍旧贪婪的吸附在面部,脸上瘙痒刺痛,像涂满了辣椒。眼睛和面颊血肉相连,它快速而主动的贴到狙击镜上,早点干掉两辆阿帕奇,好腾出空闲处理这**辣的痛。

    远处山头的太阳,开始泛起余晖,有了夕阳的雏形。狙击准镜里的世界,充满了血红色,两架扇动着螺旋桨的直升机,悬浮在绿色汪洋的深处,酷似印在冲洗底片里的蜻蜓。

    苇荡的尽头,犹如刮起了台风,无数细长的苇杆儿,被气压蹂躏的左右摇摆,如高举双臂跪天疾呼的饥民。“你呼啸的翅膀,吓哭上帝的婴儿,伏趴在结实的大地上,感恩生命……”我一边默颂圣经,一边调试狙击瞄准镜焦距。

    由于站立在水中,胸口来回晃动着湖水,所以狙击的难度较大。我抬起脚跟,让脚尖像钻头一般,使劲儿扎进水底淤泥。这样一来,身体就像砸进水中的木桩,削减了水波的摇动。

    “t”型准线逐渐对焦,右侧那架阿帕奇,尾翼没与我视线垂直,先打落它很有必要。“砰”一颗饱含愤怒的子弹,窜出枪膛的瞬间,震开紧挨枪管儿顶部的芦苇,朝准线对焦的目标飞去。

    狙击镜孔中,螺旋桨下的金属转轴,嗖地擦出一道火光。重金属制成的机器,并非人的血肉之躯,它不能飞溅出鲜血,只好冒出滚滚浓烟。

    急速旋转的螺旋桨,虽仍有不锈钢轮轴支撑,但它却失去平衡,导致研磨生热。所以,烟火如同突然长出的黑尾巴,逐渐高跷到苇荡上空。

    右侧的阿帕奇,像被猎枪打伤的苍鹰,机身开始剧烈摇摆,并失控地朝湖水倾斜过去。机舱前端的飞行员,坐在坚固的防弹驾驶舱,一时无法脱身,随着坠毁的直升机,一齐没入深深的湖底。

    但上面那个机枪手,以及四名手持6自动步枪的海盗,从二十多米高的舱门口跳逃下来。他们即使有降落伞,也发挥不出保护作用。

    下面是厚厚的苇草,甚至软软的泥滩,五个不想陪驾驶员水葬的海盗,摔死的概率不大,但肯定受些轻伤。第二架悬浮在苇荡上的阿帕奇,见伙伴被狙击打伤后坠毁,立即关闭了旋转的螺旋桨,让机身在最短的时间内垂直下降。

    晃动在脖子四周的湖水,严重阻碍了我胳膊出水的速度,当推出弹壳后,阿帕奇的四片螺旋桨,已经慢的像驴子拉动的磨盘,它很快消失在狙击镜前端的苇穗层后面,仿佛那是一只急于归巢的野鸭,被蹿跳起来的狐狸一口拉了下去,淹没在漫无边际的绿涛之中。

    我失去了目标,无法再破坏敌人的飞行工具,上面的六个海盗,会很快协同其余跳下来的同伙,排成波浪线队形推进过来,比起刚才的机枪子弹,这样的搜索更密集,更具有抄底性。16k小说wàp.16k.cn文字版首发

    沾湿右手,攥一下枪管儿,降低子弹摩擦的温度,重新罩上刚摘下来的安全套。伸手摸一下脸上,那几条软体的东西,立即抽缩身体,朝里猛钻几下。

    低头看水中倒影,只见四条吸足了鲜血的蚂蝗,鼓涨着饱满的躯体,悬挂在我眼角还有腮帮,仿佛哭出的血泪,堆积到一起不肯落下。

    这个时刻,根本来不及处理它们,那十个海盗,抱着自动步枪,正朝我跑来。咬紧嘴上的细长苇杆儿,我像条扑空猎物的鳄鱼,又慢慢沉入湖底。

    有了这截儿小小的呼吸工具,我在水下潜泳便利很多,一来能放慢速度,防止泛起大的水晕;二来能拔出匕首,防御黑暗中进攻我的水兽。

    凭借入水前的记忆,沿着没入湖中的苇荡边沿,朝直升机的位置游去。这段一千多米的潜游,异常危险,在冰冷黑暗的湖水中,多次遭受莫名其妙的东西叼啄,仿佛无数溺死在湖中的小野人的双手,抓住我的裤管儿来回摇拽,惊悚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我不敢睁眼,即使睁开也看不到什么。那些或许是半米多长的草鱼,或许是大鲤鱼。每当它们靠近骚扰,我便挥动着锋利刀刃,到底戳伤扎伤了几条,心里也不清楚。幸好这群家伙儿没食人鱼那种牙齿,否则不等浮出水面,我便成了一副血肉骨架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分钟,散落进苇荡的十个海盗,已经和我交叉而过。我继续朝苇荡深处潜游,他们带着愤怒,继续朝苇荡外延包抄。

    再次顶到无数细软草根时,我慢慢浮出头部,四周依旧环绕着细密的芦苇,将我严密围裹在里面,我动作不敢太大,生怕直升机附近有留守的敌人。

    我尽量放慢速度,避免身体移动产生的水波过大,那样会促使苇杆儿异常摇动,招致胡乱飞射的子弹。摘下背上的阿卡步枪,但枪管儿前端的安全套并未取下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仍属于时隐时现的状态,枪管内部一定要保持清洁。如果与敌开火,子弹的冲击力,自然会破套而出,准确命中目标。

    手中的一把匕首,已被我改装成嘹亮的刺刀,我用它轻轻拨开稠密的苇腰,视线透过楞愣条杆儿,依稀窥望到那架迫降的阿帕奇。

    一个腮帮刮得泛青的海盗,戴一副暗红色眼镜,正撅起*检修着什么。他并未去协同队友包抄,想必找了个借口,谎称机器出了故障,才得以留守在飞机上。

    因为,这家伙每鼓捣两下,就不安的朝四周观望,生怕有冷枪打向他。仿佛肥皂剧中的演员,端着一只空碗,煞有介事地往嘴里扒。

    这种只投资鼻涕眼泪、误会吵闹元素的廉价情感戏,很容易哄过勤劳朴实的家庭主妇。但在专业人士眼中,都是拙劣的把戏。

    而这个直升机上的驾驶员,在我眼中同样是小把戏。他毫无抢修机械的紧张状态,分明在装模作样。去茂密的苇荡,搜索暗藏的敌人,的确很危险,万一驾驶员中枪死亡,那些家伙就只能靠四肢返回母船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三章:没入苇穗的铁鹰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