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帕奇像森林上空的鹰,以极快的速度飞行,搜索绿色树冠下的猎物。在泰国的佣兵生涯里,我曾被驾驶悍马的敌人追杀,幸好*带丛林繁茂,挡住了每一个密集打来的子弹,我才有机会奔逃到河边,一头扎进里面逃命生还。

    我想,那大概是我一生中奔跑速度最快的一次,但现在,我不得不打破这个记录,将速度提高到空前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远不是在开阔的平原奔跑,我得急速观察并判断地貌、地形,挑选最利于奔跑的路径,防止被浓密生长的植物挡住去路,或不小心滑进虚掩的山石裂隙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过程里,思维就像织布机里的梭子,不仅要快的眼花缭乱,还得线路清晰,正确穿越每一条编丝。

    两旁的树枝,像列车窗外疾驰掠过的栅栏,原有的颜色,也开始模糊发黑。抱着长长的狙击步枪,从矮树、乱石、山隙的上方跳跃,唰唰的腾空,身体处于半飞状态,宛如带翅膀却不能长时间飞翔的蟋蟀,

    我心里很清楚,这是在逃命,远非挣夺冠军比赛那般轻松。两架配备重机枪的直升机,估计到了山涧入口的上空,一旦他们发现我不现在附近,会立刻意识到,我正朝树林西面奔跑。

    假如对方只过来一架飞机,我抱在怀里的狙击步枪,就有机会打断它螺旋桨下的转轴,使其机坠人亡。可偏偏是并驾齐驱的两架阿帕奇,无论我先朝哪个开枪,另一只上面火神机枪,会将我瞬间碎尸。

    跨过峰顶最高的地段,山体走势转低,奔跑中有好几次,被看似脆弱却没趟断的青藤绊倒,接着整个身体像刺猬蜷缩,朝前滚出十多米,然后急速起身,继续奔跑逃命。

    干涸着绿草汁的脸颊,泛起**辣的疼,那一道道血痕,不知道被什么柔软锋韧的植物划伤。

    我顾不上这些,拼命握紧横斜在胸前的狙击步枪,朝挡得我找不到去路的一团团一簇簇绿色藤叶撞去,一旦无法挣脱,像坠入蛛网的小虫,便抽出身后的朴刀狂砍,剁断植物的手臂和须角。

    阿帕奇的追赶速度相当快,这更验证我的猜想,上面肯定有热感应系统。不然,如此大的搜索面积,很难用这么快的速度覆盖过来。直升机上面的敌人,只要看不到树林里有人体形状的红热轮廓,便继续朝前追击,不耽误一分一秒。

    俯冲奔跑中,急剧的呼吸,几乎抽空我的胸腔和小腹,滋味儿非常难受。前面的视野,逐渐凹陷下去,一片明亮的湖泊,很快展露,这正是盆谷凹地。

    看到广阔的水域,我像在沙漠中饥渴两天的迷失者,奋不顾身的朝水边跑去。下了这座山头,我边奔跑边摸出裤兜,掏出两个安全套,用牙齿咬开包装,迅速罩在枪管儿上勒紧。

    这时,我已经踩进岸边柔软的水草,双脚踢踏出吧唧吧唧的响声,当最距离绿油油的苇荡五十米时,我回头望了一眼那两架追命的阿帕奇,并深吸一口气,把没入湖水中的膝盖一弯,扎了进去,消失在燥热的空气里。

    在冰凉的水下潜泳,衣物裹得人很别扭,身体仿佛灌了铅,行动笨重且迟缓。我根本没时间脱简短了衣服再入水,那样会被直升机啃住逃命的尾巴,燃眉之急,顾不得水下有什么猛兽虫蝎,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钻。

    山林虽然燥热,但水下却冷得人毛骨悚然,四周漆黑一片,耳膜和鼻腔灌满冷水,我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,暂失视觉,听觉和嗅觉。

    一股空气在我肺部翻腾,好似燃烧着一把火。周身的血液,如一窝争抢哺乳的兽崽仔,拼命嚼拽我的心尖儿,吮榨里面的氧元素。

    之前,顺着大船尾部的锚链,潜下去摘锚钩,也是这种痛不欲生的感受。当时有个潜水镜,在黑暗中,即使看不到任何东西,但睁着眼睛摸瞎的感觉,远远好于闭着眼。

    因为,在那种高度紧张*的环境下,敞开两扇心灵窗口,即使减缓一丁点的恐惧,也是莫大的喜悦。正如我当时,恨不能拿一口袋黄金兑换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我现在不能睁眼,必须提防微生虫对视力的伤害,为了不让悬浮在湖面上的直升机看到我潜在水下游动的身影,我至少要下潜三米,同时利用深层湖水给身体降温,让自己从敌人的热感应仪器上模糊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背在身后的两把步枪,一旦到了水下,它们的重量便令我的浮力大大受挫,我只能使出更大的力气,以及更快的速度,保持身体向苇荡方向安全过渡,但这更损耗胸腔内残余的氧分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步枪背带,千万别挂到什么异物,因为四周漆黑冰冷,即使我拔出匕首割断纠缠,照样会浪费很多时间。潜游不到可遮掩头部的苇荡底下,我万不能出水汲氧,可想而知,外面会有多少颗子弹等着猎杀我。

    当头部顶撞到无数细长的苇管儿,我知道自己终于坚持到了苇荡边缘。一鼓作气,又朝里猛钻了几米,顺着细长的草根垂直出水,减少激起的水晕。那个时候,我已缺氧到了极限,疲惫不堪到了极限,哪怕有一只蜻蜓,正在水面上守候,等着踩我头顶一下,都有可能使我呛水。

    可是,敌人的阿帕奇毕竟很快,它蕴藏的科技含量,绝不会让原始的奔跑速度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鼻子一拱出窒息的湖水,我猛得深吸一口气,让干瘪的胸腔重新撑起,让几乎熄火的心脏重新跳动。涟漪圈圈泛起,驾着水波扩撒而去,四五根细长的芦苇,笔直树立在眼前,睫毛犹如两把刷子,扑哧扑哧地摩擦翠绿的苇杆儿。

    急速呼吸了两口停住,避免发出多余噪声,待气息略略平稳,才敢放松身体,扭脸看四周。这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鸟,被苇杆儿编织的笼子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轻轻放下双腿,让沉重的军靴踩到河泥,但我依旧保持半蹲的姿势,只把脑袋露出水面,头顶盖着的潮湿布条,滴滴答答坠着水珠。

    “嘟突嘟突嘟突……”后脑勺传来直升机马达和螺旋桨的声音。很显然,敌人正悬浮在湖面上,那两个驾驶员,及上面的机枪手,此刻一定幸灾乐祸地等着,看我在水下憋多久,只要目标一浮出水面,他们便扣动扳机,将我打死在湖面上。

    我扎入湖泊时候,故意给飞抵到山头的两架阿帕奇看到,然后才深吸一口气,愤然潜入水底,以隐身状态和敌人对抗。这虽然很冒险,无法摆脱敌人的追击,但必须这么做。

    因为,我需要冷却身体的同时,又不能让敌人看不到我,那样他们极有可能飞去湖泊对岸的树林搜索。这群驾驭强大火力的海盗,很容易发现悬吊在树林里的十个巨型巢穴,至于他们会不会朝这种怪异的东西扫射几百颗大头儿子弹,只能问上帝了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一章:冷却杀戮的躯体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