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林中的鸟,也耐不住干热,群飞到山涧底下,贴着溪边饮渴乘凉,唯独一只只黑亮坚硬的蝉,通过口针汲取树皮里的水分,得意洋洋的聒噪没完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奔跑,身影从林荫下一带而过,抱在怀里的狙击步枪很长,枪管儿和枪托儿总把垂下的树枝和树苗拨打的哗哗乱晃。

    赶到大船上方的峰顶后,我趴在边沿一颗大石头侧面,悄悄扒开草丛朝下观望。下面只剩安静的大船和空荡荡的甲板。杰森约迪带领他的两个手下,真的开走了六艘满载军火的游艇。

    虽不知道他们离开多久,但我还是急速起身,顺着峰顶追赶而去。假如残余的敌人没有走远,在我赶到山涧入口时,或许可以狙杀他们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追击速度,我必须绕开林木,贴着边缘奔跑,这样便暴露在阳光下,享受不到斑驳的树荫。踢踏着蒿草,我虚点脚尖,防止踩上细小的石块儿滑倒,扭伤了身体。

    遇到低矮灌木时,我非但不减缓脚步,反而提速助跳,腾空跃起的瞬间,双腿并拢蜷缩,厚厚的军靴,便唰地一声脆响,擦过植物顶部的绿叶。长长的狙击步枪,能在制空时保持身体平衡,重心一落地,向前跨一大步,把俯冲的惯性揉进奔跑中,死死追赶六艘小艇。

    到达山涧入口时,蹲靠在一块儿大石后面,举起望眼镜侦察目标。远处茂盛辽阔的大森林,铺满强烈的太阳光芒,抹去了先前的神秘,缭绕的白烟水雾,早给蒸得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泄洪尾期的河水,依旧混黄的厉害,但河面的汹涌走势平淡许多。六艘雪白的游艇,颜色格外扎眼,正从s型的支流河道上弯转。

    因为超载和驾驶人手不足,这几只小船,犹如在粘稠的巧克力浆上缓缓游动,跑不起来。我立刻放下望远镜,拽过狙击步枪,搭在齐胸高的大石,急切的朝目标瞄去。

    那六艘小艇,前后衔接的非常紧凑,酷似连在一起的六节火车厢,狙击准镜上的刻度,显示目标的距离为一千三百米。也就是说,我得在敌人超出两千一百米的距离前,全部射杀掉他们。

    杰森约迪率领的艇队,每次游经弯道时,便把马达开到最小,使船像拖拉机那样,速度很慢但马力强劲。等到平稳过渡后,小艇才稍稍加速,继续朝前奔跑。

    此时,六艘小艇即将接近弯道,驾驶舱内的三个海盗,由后及前的摘下档位,放慢速度试探着,在不足八十度的弯角甩尾横渡。

    这是个比较良好的射击机会,一是敌人的速度放慢,子弹在长距离飞行中产生的误差较小;二是游艇侧位,暴露出挡风玻璃后面的驾驶员。

    杰森约迪驾驶最前端的一艘小艇,其余五艘如同蛇尾巴,在后面摆来摆去,严重遮挡我的狙击视线。但艇队尾部,横在弯道上的时间较长,倒数第二艘游艇,左侧窗户越来越面向我的枪口。

    镜孔中的t型准线,逐渐对焦悠悠闪现的人形。“嗖”一道白烈的火线,从峰顶飞射而去,像当初射杀前来巡查的白色游艇一样。艇窗里面,一个高瘦的家伙,戴着漆黑的墨镜,一边咬着雪茄,一边手把方向盘,小心谨慎的控制着船体转换航道。

    他此时的神态,再度恢复了心高气傲,远不是昨夜龟缩在甲板上的狼狈相。

    游艇上的无色玻璃,被阳光照的分外明亮,弹头穿过的瞬间,碎裂的玻璃渣,没来得及松散掉落,咬雪茄的瘦高个儿便脑袋开花,一瓢腥浓的鲜血,本该散在火光下的甲板,这会儿却如注如泻,涂喷上驾驶台及身后舱壁,烘托刺眼的红。

    子弹从敌人左肩与脖颈根部的夹角打进,虽看不到具体伤口,弹头却如一把手术刀,割断里面无数根神经、血管、软骨组织。

    这名隔窗中弹的海盗,死后并未趴在方向盘上,但他拧紧的双手一松,控制方向的轮盘急速回转,致使后两艘游艇和前面四艘脱节,借助甩尾的惯性,漂靠到了岸边,卡进树林中。

    领队的杰森约迪,通过倒船镜,很快察觉最后两艘满载武器的游艇掉队。此时,他已充分意识到,两侧峰顶上的狙击手全部阵亡,高峰狙击的控制权,又被对方重新夺了回去。

    调转过去的四艘游艇,被分流的森林隔断遮挡起来,狙击准镜若再想捕捉两个活着的家伙,就得等到下一个弯道。杰森约迪此刻一定很心痛,对我咬牙切齿,他无法拖回那两艘脱节的游艇。好不容易装载上去的军火,虽然就在近前,却只能眼睁睁瞅着,任其无奈的搁浅在岸边。

    敌人很清楚,在不远处的峰顶,一名幽灵狙击射手,正拿步枪朝摄取他们的性命。假如把两艘满载军火的游艇比作仿宝藏,我就是那头守护的巨兽,啃下贪婪者的脑袋。

    杰森约迪非常理智,他深知我手上的狙击步枪威猛,索性将四艘游艇抛锚在树林后面,迟迟不肯出现。这么耽搁下去不是办法,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芦雅和伊凉,不知那些女人怎么样。

    可是,我背上只有小皮筏,即使划游再快,也不及游艇最慢的速度。冥思苦想对策之际,大河入海口处,突然冒出两个黑点,在我观察的望远镜中低空飞行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大脑传给双腿一个指令:跑。抓起狙击步枪,腾然转身朝树林密集的深处猛钻。难怪杰森约迪遇袭后躲在森林后面不肯动,原来是等空中支援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两架称之为“空中悍马”的军用阿帕奇,从大老远的地方赶来,可不只为给海盗首领些安慰,他们定会冲我伏击的山顶扑来。

    假如上面配备了热感应系统,无论我在树林里奔跑多快,一眨眼工夫,便给直升机上的重机枪打烂身体。

    眼角两旁的大树,嗖嗖地擦肩而过,此时,想利用钩绳下山根本来不及,除非直接跳入山涧下的溪流,但那和自杀无异,就算直接落入水中,姿势稍差便震碎五脏六腑,更不用说撞在其它物体上面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章:切断逃敌的尾巴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