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五点二十三分,我艰难的攀爬到峰顶,四周尽是虫鸣和鸟吟。今夜没有一丝风,矮树和草丛都安静的睡着,缓解几日来忍受暴风雨的疲惫。

    我收好三根钩绳,缠紧在腰间。树林中,夜间捕食的大部分野兽,多吃饱胃口回窝歇息了。摘下背上的狙击步枪,重新补充了弹夹,便朝密林深处走。天亮之前,必须寻找到一个优良的狙击位置,固守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绝对不能再往敌人后方绕跑,仅存的那名狙击手,性格疯狂却技术精湛,经过这几天的厮杀,他一定摸透了我作战套路。无论牵魂替身还是鱼线陷阱,再像先前一样继续采用的话,就会被生命链条上的时间挤压致死。

    当初教授芦雅和伊凉时,我曾深刻提醒,想在彼此射杀的战场上存活长久,必须牢牢把握住相对论,万物皆在变化着。自从两架阿帕奇,参与这场多对一的厮杀,空降下十名海盗狙击手,到现在一一狙杀的仅剩一人,应验了物竞天择,优胜劣汰。

    所以,最后这名海盗狙击手,不仅有着优异的战术和技术,对我的了解也逐渐加深。很显然,这些量变的东西,一旦条件具备产生质变,结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射杀掉我。

    上午七点二十七分,我在一片地势较低的灌木丛潜伏起来。面对强悍的敌人,不到万不得已,切勿硬碰硬去较量。既然同是幽灵狙击手,谁先暴露在对方的第一颗子弹面前,谁就是最后的亡者。因为,我还得利用鱼线,将猥琐的战术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昨夜,那个未能射杀我的家伙,不管他是气急败坏,还是急中生智。接下来的死斗中,我都要避开先前的套路,运用好将计就计的新战术。

    纤细透明的鱼线,在强烈的阳光的下,几乎无形。我使它牵扯住一株矮灌木,然后绕穿过几枝树丫,以z型路线迂回到自己趴伏的狙击点。

    我敢肯定,假如异动的树枝被仅存的海盗狙击手发现,那家伙一眼便可识破,嘴角泛起冷冷微笑,摆动狙击镜,顺着鱼线找到鲜活的肉身,一枪打爆我的头。

    所以,当鱼线平铺过草丛时,我将它改为暗线,地表上面看不到鱼线的走势。肉红的太阳,从海平面升起之前,我就用匕首割了一大堆青草和藤蔓,码在我选择的狙击位置。

    附近的一撮乱石坑,刚好有我预先埋藏的武器。抽出一把崭新的巴特雷狙击步枪,捅进厚厚的草堆,使枪管面向前方利于狙击隐伏的树林浓密处。

    我宛如沙雕师一般,站在观看者的角度,又把陷阱精心装饰一番,使它看上去像极了一个狙击手,正隐埋在植物堆儿下,等待目标的出现。

    鱼线的明线末端,刚好从草垛底下穿过,接着便像进入隧道的火车,无论朝哪个方向弯转,都不会露天看到。只要运用智慧,利用大自然的赠与,设计如此的伏杀陷阱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从周围的小树上,我削下很多y型枝桠,把它倒过来*草根上面的泥土或碎石,当鱼线以钻裤裆的方式穿过中间,既不跃起暴露,又可以任意转弯,避开敌手的顺藤摸瓜。

    而鱼线暗线的末端,正是我真身伪装的射杀位置。今天的太阳光线,和昨天一样明亮刺眼,为避免望远镜和狙击镜折射反光,耽误侦察对方的时机,我的伏击位置,刻意选在一簇矮灌木下,无论上午还是下午,太阳从那个角度斜射而来,都晒不到我头部一米的范围。

    翻开下巴下面的草叶,左手食指和拇指捏起预先放好的鲶肉干儿,慢慢送进口中咀嚼。背包里的食物,变得越来越干硬,口感随时间流失很多,难再吃出池春烹饪过的美味。

    晌午十分,阳光**辣,烤得人异常难受。我把头深埋进獠长的草窠,幸好有片伞状的小绿荫遮阳,干在脸上的碎草汁,才不像个僵固的面具。

    *和后腿,依旧盖在厚厚的伪装服下,只因这部分享受不到树荫,里面的皮肤和毛孔上,早已滋满汗珠,仿佛穿着棉袄掉进温水,被沉重衣物吸裹的异常慵懒沉重,滋味儿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我呼吸着热浪般的空气,顶在双眼上的望远镜,透过额前垂下的伪装布条,非常小心的朝远处的树林里侦察,始终看不到丝毫端倪。偶尔吹来一股闷燥的风,眼前的野草,宛如旱区的禾苗,无精打采的摆动。视线平行望向尽头,仿佛看到无形的火苗在跳跃。

    我知道,那是低空滚过草地的热气流,为防止自己产生目眩,眩,我尽量多的低头喝水。肩膀前面,放着一个绿色的轻型水壶,这是在第一艘冲进森林大河的游艇上所得,那天获得三个水壶,另外两个分给了芦雅和伊凉。

    狙击伪装时,仰起脖子喝水很危险,我便在硬币大的壶孔上,提前插了一根植物做的吸管。里面虽不是椰汁,却也是昨夜爬山时,从岩壁泉眼上接的甘泉。

    峰顶上面没有积水和泉眼,最后一个海盗狙击手的水壶,即使里面不空,怕连一个鸡蛋壳都灌不满。他们从直升机上落下,要以闪电般速度完成任务,之后乘飞机返回母船,享受那里面我尚不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每个海盗狙击手,不仅没足够的淡水,更没重要的爬山工具。雨停止了两天,昨天毒辣的太阳,早把每条山峰曝晒的干巴巴。

    或许晚上的时候,他们可以伸出舌头,添添沾上夜露的潮湿叶片,但这会儿看来,水的重要性空前提高,若把我和那家伙的射杀比做赛车,淡水就是彼此的汽油。

    每隔五分钟,我便扯动几下鱼线,终端那簇孤立生长在草皮上的矮树,像人患了疟疾,时不时剧烈哆嗦。只要那个被淡水逼上绝境的海盗狙击手,发现这莫名的异动,不管其朝矮树射击,还是冲那厚厚软植下,露出十公分枪管儿的草堆射击,我都可以在三秒中内捕捉到他身形,干掉最后一个同职杀手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八章:暴晒升级的斗笼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