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嗷呜嗡,嗷呜嗡……”我极力模仿,发出东南亚猛虎的低吼,那条趴在溪边的东西,立刻停止叫唤,随着我喉咙气息的强弱而举足不定。虎是森林之王,所谓深山虎啸落木萧萧,可见这种威慑力。

    朦胧的月光下,伴随潺潺溪水的冲刷,虽看不清那巨大的爬行动物,但它基因里面,必定遵守着相克相生的规律。我趴扶在树上,做着猛兽即刻扑抓下来的姿势,用尽全力彰显着敌意和凶狠。

    那个条闪着油油亮光的东西,逐渐变得躁动不安,仿佛很忌讳猫科猛兽的劲齿和利爪,呜咽着扭转脖子,顺着来时的路线,又潜返到对岸,沉进幽深的昏暗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那东西科属哺乳动物,它向我靠来时,比较明显和招摇,不像鳄鱼、森蚺之类,竟玩阴招儿,悄悄潜伏偷袭,。见那巨大的脊背,浮游到溪流中央,越来越模糊,我才大起胆子,爬回到岸边。

    为了追补耽误的时间,我砍了一根长长的树干,紧握在左手,身体在斜面上奔跑时,能起到平衡作用,类似拐杖。距大船两百多米时,拿出望远镜侦察了一下甲板,虽然视线极差,但仍看到五个模糊的身影,在畏畏缩缩的搬运东西。其中两个一瘸一拐,时不时抬起头,朝高远的一线天处观望,提防新一轮的石雨袭击。

    我想,杰森约迪一定没死,三个海盗才被强迫着继续干活儿。依靠矮树和山石的遮掩,我又朝前靠近一百多米,视线这才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大船四周插着的火把,正燃耗的起劲儿,火光将几个残余海盗的身影托的很长。甲板仿佛是一张脸,正悲哀地憋着嘴,预示着这几个家伙的命运。

    摘下背上的狙击步枪,身体靠稳一棵树,眼睛便从狙击镜中窥去。枪械分量很重,几个搬抬的海盗,疲倦得开始佝偻。

    左手食指,下意识地勾挂到扳机,镜孔的尽头,像有几个老头,站在黄月亮上唉声叹气的踱步。我很清楚,这些都是敌人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。”利用短短的九秒,t型准线前后有序的对焦了三个目标。一个站在小艇上的海盗,正要伸手去接大船上递下来的一捆崭新步枪,红色的弹头就划出赤色火线,猛地窜向他右耳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光线,很难和白天相比,血色混迹于夜色中,看不到喷染出的红雾。但我知道,子弹的体积远大于**的耳道,更不会顺着耳洞弯转游走。

    所以,垂直打击进去的破坏力,爆发到了极致,且不说里面的鼓膜和脑髓,只那外耳的肉片,就崩炸的四散进溪水,喂了那些被火光吸引来的鱼群。

    第二个中枪的海盗,当时抱着一捆枪械,他神色慌张,刚好走到炮台和船尾中间,便看到蹲在游艇棚顶上接货的同伴儿脑袋猛得一歪,扑栽进漆黑奔流的溪水。

    假如这家伙反应灵敏,大可松开抱重物的双臂,急速后翻到炮台内侧。可是,他仰望夜空的视线刚收回,尚未顺着突然冒出的射击火线寻到我的位置,索命的弹头就钻进他脖子。(web用户请登陆www。16k.cn下载txt格式小说,手机用户登陆wàp.16k.cn)

    或许,子弹没正面打在他的喉结,只从侧面穿进,割断一排神经和肌肉后,从另一侧飞出。但这个中枪的海盗,肯定活不成,最终抛掉怀抱里那一捆枪械,躺在了冰凉潮湿的甲板上,双手掐自己的脖子,剧烈蜷缩起来。疼痛和缺氧,也开始享受起这个垂死挣扎的生命。

    第三个中弹的海盗,半截身子钻出船舷栏杆,他担心着高空再坠下石头,便提防地将头顶在铁栏杆下。那一跟中指粗的铁棍,需要怎样的运气,才能替他挡中落石破颅的一击。可见,每个海盗都被石头雨吓坏了。

    蹲在他眼前接货的海盗,耳朵迸出的鲜血,可能溅射进他眼睛,等这家伙又是揉眼,又是从栏杆中间抽出身子,准备趴伏着找掩体时。

    我早已射杀完第二个海盗,推出枪膛里的弹壳,随即再扣动一下扳机。当第三条火线,水平擦上甲板,如雄鹿犄角一般,重重顶在这个海盗的后腰。他仿佛不是中弹,更像跪地临斩的人,行刑前被刽子手蹬了一脚,背手前趴在地,脑袋一骨碌,身子便永不再动。

    “啪啪,啪啪……”舱门里面,一条长长的胳膊弹出,端持着一把fn57手枪,连续朝我射击。白天的时候,我见过杰森约迪用的武器,那是技术非常领先的短颈热武器,杀伤性能很强。

    四五条断断续续的火线,冲我急速飞来,我忙蹲下身子,挤进山壁缝隙。这棵狙击时依靠的树木,不是随意而选,正因为它旁边有容纳身体的凹槽,受到海盗还击时,若来不及后撤,可闪身躲进里面暂避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枪,凭借感觉探出手腕还击。倒不是为杀死杰森约迪,只想压制一下他的火力,使自己尽快脱身逃离。如何和这个家伙对射厮杀,那就太不理智。

    即便海盗头子死了,母船上留守的海盗不是儿童,他们仍可开着大船离岛;假如杰森约迪的运气比我好,留守在盆谷凹地的伊凉、芦雅等人,就没那么多生存下去的选择,只得跌入悲惨世界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,啪啪啪……”我急速的扣动扳机,打光一把手枪的子弹,匍匐着往后方爬去。每爬十米,我就拉动一下手中释放着的鱼线。

    绑在树腰上的另一把手枪,酷似一只木偶,随着操纵者的拉拽,执行着预定命令,朝甲板的方向射击。“啪啪,啪啪……”杰森约迪的射击手感很棒,我从其枪声中便能感觉,这是个临危不惧的家伙,即使此刻成了光杆司令,心态依旧保持原有的平稳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识破我的谋略,仍煞有介事地朝那个绑手枪的大树还击。当我爬出一百多米远时,挑逗性的扯拽鱼线最后一下,拉断丝线的瞬间,远处黑暗中的大树,刚好打完最后一颗子弹。

    杰森约迪也打光了手枪弹夹,好像换成一把阿卡步枪,还不依不饶,嗒嗒嗒地朝冒牌的敌人射击。

    我起身奔跑,借着月光审视高高的岩壁,寻找一侧比较利于攀爬的位置,尽快返回到峰顶。远处的黑夜,枪火声渐渐弱去,晨曦的时间就要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夜,我没有睡眠,海盗们也没睡眠,既然成了敌人,谁都别想舒服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七章:树腰上的木偶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