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道,只要再坚持一会儿,跑出这一百多米的黄花草坡,敌人命中率会更低。当我终于瞅见俯冲的地势,一个箭步窜滚下去,从敌人射击的平滑线上消失,已是满脸泥土和*花瓣。

    躺在软软的草地上,身体由惊恐转入疲惫,额头的汗水沾黏着长发,被阳光蒸干后,仿佛长在肉里似的。自己还活着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我不必着急,隔着深深的山涧,敌人短时间内无法追击至此。休息了一会儿,朝盆谷凹地的方向继续奔跑。天黑之后,我已经远离大船五公里,借着朦胧的月光,打开背在身后的小皮筏,横渡过汩汩奔流的溪涧,开始往对面峰顶攀爬。

    假如不清除掉剩余的两个海盗狙击手,我很难向杰森约迪率领的九个海盗展开战斗,否则,只能处于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的危险境地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亮,很大很圆,挂在黑幕似的夜空,格外突兀。我谨慎的甩动三根钩绳,试探着往山峰顶端靠近。这片山壁比较陡峭,我费了很大周折才爬上峰顶,立刻找片坑状的草洼,蹲在里面,边休息,边吃些鲶肉和淡水,恢复足够的体力。

    浓密的树林,在月光的烘托下,显得格外阴森,*奇形怪状的黑影,像地狱无数沸腾欢呼的妖魔,张牙舞爪左右飘晃。我左手抓着阿卡步枪,右手攥着锋利的朴刀,弓背挺颈朝大船位置跑去。

    快到附近时,立刻放慢前进速度,依靠一簇矮树掩护,观察大船的动静。幽深的山涧下,鬼火点点,形成椭圆型圈状。杰森约迪最终识破了空城计,此时正舞动着手上的烟斗,指挥手下往游艇上搬运武器。

    而大船的甲板上,四周插着火把,为这群掠夺军火的海盗照明。eon,lookout!”跋扈杂乱的叫嚷声,像乒乓球一样,磕碰着左右岩壁弹跳上来,如地狱泛起的尘嚣,听得人心发毛。

    杰森约迪崔赶着手下,尽快把大船上的军火搬码上小艇,他明白自己在免费抢劫军火,知道那些枪多拿一条是一条。好比古代诸侯分封,骑着快马奔跑,一天之内,无论圈起多少土地和人口,都归自己所得。两者都有着因贪婪而产生的焦躁,或许对他们而言,那是种怪异的*。

    我最担心的,是海盗搬运完军火后,会不会把大船炸毁。当然,这由不得我走过去商量,恳请敌人通融,虽然这对彼此来讲最好不过。但我更相信,他们会在我意思表示之前,一枪打死我。

    敌人的五艘小艇,甚至加上我停泊在大船尾部的那艘,也不能一次性搬走货仓里的所有军火。甲板上的海盗,或许又损失了一到两名,因为我使用过的小艇,方向盘下同样设置了鱼线雷阵。

    剩余的两个狙击手,不知身在何处,就像他们不知道我就在附近一样。打开缠在腰上的钩绳,我试着攀爬下去。假如可以,趁着夜里没狙击视线,可以偷袭一下甲板上的海盗,干掉几个算几个。

    这样做很冒险,我仔细一想又抽回双腿,不再往山下攀爬,敌人既然点着火把,如此嚣张的搬抢军火,一定不是白给的。万一海盗配备了夜视仪器,可轻易看到一个蓝色轮廓的四肢动物,浑身布满红色热量,朝下缓缓攀爬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这不是猴子,会假装没发现我,心里偷偷阴笑,等我消耗完大部分体力,再一枪把我从岩壁上击落。那就等于中了人家的计谋,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若放这群家伙运走第一批货物,等他们再回到大船时,海盗数量可就不只眼前残余的这几个,更不容易对付。所以,现在必须干扰敌人,拖住他们返航的时间。

    此刻,枪火之类的武器,我一律使用不得,那会招致黑暗处的子弹射杀自己。悄悄潜伏到一个可垂直俯瞰大船的位置,借着朦胧的月光,我蹲在地上挪动,睁大了眼睛,寻找足球大小的石头,堆积在峰顶边沿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大概堆齐了一百多块儿。然后,摘下背上的步枪,拎着朴刀砍些细软的藤枝,扎编成一个草人形状,插在石堆后面。身后十米远的那棵大树,早先埋藏了一箱手雷。我利用鱼线,快速拉扯出一片雷阵。

    再次瞅了一眼山涧下,那些像蚂蚁一样忙碌着搬运的海盗,全然不知大祸临头。我怀抱大石,举头望月,十分钟后,终于有了云遮月的瞬间,我急速抛丢石块儿,仅一分钟,石堆儿便消失在眼前。漆黑幽深的山涧下,不久传来尖锐的惨叫,雷同地狱里的哭声。

    石头密集持续的嗖嗖下落,一旦砸中人的头顶和肩膀,破坏力不比炮弹委婉,可以说杀人于无形之中。山涧下的海盗,被雨点般落下的石头捶得抱头鼠窜,死的死,伤的伤,不敢继续搬运军火。

    以前,晚上站在甲板上,捕捉溪水里的猎物,曾抬头仰望过夜空。这会儿,涧底那群海盗,根本看不准我的位置,抬头仰望的话,只能瞥见一线天处几颗星斗。而且,这个仰望过程很*神经,说不定哪个黑点在眼前一闪,砸个满脸花,或者鼻梁骨凹陷进面部,把眼球挤出来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了,我拾起身后的步枪,越过边缘扯好的一条条鱼线,朝黑乎乎的树林猛钻,奔跑到三百米的位置,火速爬上一棵大树,将巴特雷狙击枪管儿对准草人的方向。

    狙击镜中,视线模糊的很厉害,黄圆的大月亮,像慢慢眨了一下眼睛,又给山林洒下银辉。t型标线,如飞进火烧云里的乌鸦,不能再像白天,很准确的捕捉到目标。

    我静静的等待,假如杰森约迪没被乱石砸死,一定气急败坏,调动峰顶的海盗狙击手,让他俩快速赶往这里,清除抛砸大石的敌人。

    喉结在脖子里吃力的耸动一下,我感觉自己正如一条伏在树枝上的变色龙,专心致志守候着眼前,一有昆虫掠过,便依靠快速弹出的舌头,打下稍纵即逝的猎物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五章:山涧下的鬼火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