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盗狙击手不是**,假如脊背流出血液,必须经过层层包裹的衣物渗出,尤其是色彩浓重的绿色伪装服。默默注视着两个草堆儿,十一点钟方向的目标,率先产生轻微颤动,我最了解中弹后临死的状态,那种残余在肌肉上的神经指令,宛如魔法一般,不断制造抽搐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鲜血顺着尸体压平的尖长草叶导流而出,使我长长舒了口气。两点钟位置的目标,同样导流出鲜血,染红尸体裤腿儿下的青青草叶。

    确定两个敌人死亡,我刚才的心灰意冷渐渐转变,犹如将灭的灯芯被撩拨几下,重新释放出光亮。现在,我要夺会对大船的控制权,追紧那条可以使我和女人们归家的路。

    从两颗大石中间的缝隙,慢慢抽回长长的狙击步枪,抱在怀里朝两点钟方向奔去。铲除等腰三角形狙阵的两个底角,最后射杀顶角那名狙击手,自然很容易。

    猫腰前行到适合狙击的位置,我快速匍匐上一条怪石嶙峋的小岗,茂盛的蒿草从大石间的隔缝钻出,又长又绿。我轻轻捅出狙击步枪,瞄准镜上的刻度,显示距离峰顶边沿八百米距离。伏击点很理想,左侧一棵又瘦又矮的刺槐树苗上,两只上下交配着的黑蝉,只在我刚趴下时停顿了一会儿,又开始刺耳的聒噪。

    **的阳光烘晒着我,身体在厚实的伪装服内,酷似蒸洗着桑拿,额头和两颊的汗珠,颗颗果断的滚淌下来,坠进杂乱的草根下消失。

    抬起手背抹了把汗水,再次把眼睛贴回到狙击镜,我不能直接打死八百米处隐藏的狙击手,因为两侧峰顶仅百米间隔。对面峰顶边沿上的狙击手,离我不足一千米,所以,我不能让他成为在前面捕捉猎物的黄雀。

    根据前面的地形,从两个海盗狙击手的死尸位置,很快推算出顶角狙击手的趴伏点。那家伙卧趴在两个大石头中间,头顶缠满翠绿的藤条,还插了些小树枝伪装,上面的叶子,早给太阳晒的蔫巴。

    只需一个子弹,就能打翻这家伙的头盖骨,但我没那么做,继续托高枪管儿,朝对峰边沿的海盗狙击手射窥去。利用几何原理,结合对面的山势,花费六分钟时间,在一条凹陷的石坑边沿,望到一张绿乎乎的脸,正隐蔽在草叶后面,像咀嚼着什么。

    对长满乱草的石坑扫描了三遍,都未发现异常,岂不料狙击镜孔再次回扫时,他忽然仰了下脖子喝水。专业狙击手的水壶,多采取吸管儿饮用,我想他可能喝不到壶底残存的淡水,但为了润一润干燥的舌头,不得不拧开盖子,往嘴巴里灌倒。

    身子掉进井里,靠耳朵挂不住。我本就锁定那片地带侦察,他即使不做出失误的小动作,也难逃脱厄运。但这却节省了我几秒甚至几分钟的时间,意义很大。

    t型准线朝杂草后面模糊的绿面,左右摇摆了两下,便固定在中心线上一动不动,等待扣扳机的手指打出子弹。

    “砰”。枪一打响,刺槐上那两只交配欢畅的黑蝉,吓得立刻跌落,刚那股搂腰抱背的饥渴劲儿,这会儿成了争相逃命,可惜尾巴钩挂着尾巴,扑棱半天翅膀,才强行争断繁殖器官,朝各自认为安全的方向惊慌飞去。

    弹头像一根手指,以极快的速度,拨开石坑前沿的细软植物,直钻进模糊的绿脸右侧,薄薄的皮肉后面,正上下嚼磨食物的后槽牙,崩碎多颗,却丝毫按捺不住生猛的弹头继续迫进。敌人脖颈后面的小脑,最终鼓出一眼小洞。那释放出来的弹头,好比顽童吃完脆枣肉,奋力吐远的核儿。

    “砰”。紧跟着,又是第二颗子弹飞出。头顶插满小树枝的海盗狙击手,发现对峰的同伙满脸喷血,立刻意识到身后的危险。这家伙儿非常专业,知道第二颗子弹肯定结果自己的性命,所以奋不顾身坐起,往山沿下面的岩壁上翻挂,试图避开致命的子弹。

    这些紧急情况,我都预料到了,所以射杀对峰狙击手之前,把狙击准镜在两个头部之间来回变换,适应这种感觉后,第一颗子弹命中目标的瞬间,枪管便瞄向了插树枝的绿脑袋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没来的及坐稳,子弹就从他后脑勺钻了进去,结果,绿草茸茸的头盖骨,像地下管道爆炸时,突然翻起的井盖子。迸甩的脑浆鲜血,星星点点的乱溅,撞粘在四周的叶片和草茎,随着晃动遥遥欲坠。

    收起狙击步枪,我拼命奔跑,尽快冲下地势略高的石岗,朝树林深处斜插。对峰前沿的敌人,也是顶角位置,他身后同样有两个海盗狙击手,我之所以斜着朝树林里钻,就是避开那两个家伙的子弹。

    当我奔跑出两千米时,回望石岗上的那棵刺槐,斜靠在一旁岩石上的牵魂替身,已被*在地。随身携带的这个草偶,终于替我挨了一枪,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对峰顶上的两个海盗狙击手,里面一定有一个超强型,他发现顶角队友遇袭后,急速攀上大树,在最短的时间内,一发命中了石岗上的牵魂,等到剔出弹壳,缓冲发射下一颗子弹时,我早奔跑出对方的视野。

    越出影子斑驳的树林,眼前浮现出*黄灿灿的野花,酷似蒲公英或向日葵的花朵,长到我齐腰的高度,使人叫不出名字。我一头扎进里面,护住脸颊翻滚了二十多米,才朝前快速匍匐。

    对峰那个狙击手,一定滑下大树,向峰顶边缘奔跑,如一头追赶驯鹿的野豹,非要凶狠得朝我狙射第二枪。我没有队友,这会来不及反击,更不敢反击,只得一股脑儿向前逃命,躲避追射的子弹。

    “嗖啪”那个狠命追击的家伙,还是向我射来了第二枪,子弹击打在右侧一米的位置。满是热汗的身体,瞬间冒出一股凉气,那家伙是个疯子,竟然在两千米的距离打出这么小的误差。

    他还会打来第三颗、第四颗子弹,所以我变换着速度和姿势,猛跑猛翻。“嗖啪,嗖啪”那个杀气森然的家伙,不停的朝我射击,他想依靠精湛的技术及运气,捕捉我的生命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四章:黄花坡上的追命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