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湿闷热的树林底下,洒满了斑驳光影,我压低身形,急速而飞快的奔跑。随着天气好转,会促使其余的海盗狙击手迫进到伪装大船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每挺进一千米,就悄悄爬上一棵大树,仔细侦察下一个一千米范围,搜索可能隐藏的狙击手。但是,当我第二次攀上一棵大树,一柱浓浓的狼烟,从远处山涧下垂直升起,直往湛蓝的天空里钻。

    “不好”心中立即暗叫,滚滚浓烟犹如一条乌黑的蛟龙,带着愤怒窜出牢笼。我很清楚,大船上起火了,一定是海盗狙击手干的。大船如果燃烧,便有人出来救火,那个时候,海盗的狙击子弹便轻易射杀对手,像打碎练习用的啤酒瓶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又不对劲儿,敌人垂涎着舱内的军火,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有一点可以肯定,大船不会自燃,我离开时铲除了一切火患。我继续奔跑,距离大船两千五百米时,敏捷地爬进一棵大树冠,悄悄观察向大船。

    这一看,我彻底相信,海魔号远超出我的估测。两架阿帕奇空运来的海盗狙击手,竟然是烟幕弹,他们的战术极为不走章法。五艘棕绿色的游艇,趁着前两天雨夜,悄悄包围住了挂满树枝的大船。

    这群家伙围堵在甲板上,手举着机枪或自动步枪,不断仰起脸注意着巍峨山壁。看来,他们刚到不久,两侧倾斜高耸的岩壁,令每一个初见者都产生敬畏。

    三个撸起胳膊的白人,长的彪悍壮硕,正抱着从船舷砍下的伪装树枝,往舱门口处堆积。潮湿的树枝,丢在熊熊火苗上,很难立刻燃烧,翻滚出的黑烟,如鬼魂般钻进大船内部。

    狡兔有三窟,不使枪的猎人也很高明,他们捕捉野兔时,先把其中一个兔穴出口堵死,再在另一个洞口支起柴草,不断往里面灌进熏烟,等到野兔泪流满面,忍受不住难过的呼吸,从最后一个开放的洞口窜出,便撞入猎人预先架好的线网,滚成五花大绑的线团。到那个时候,只能睁着恐惧的大眼,等猎人笑呵呵走来,用木棍抡碎脑袋,或者抄起兔腿往地上狠摔。

    这群包围在甲板上的海盗,正等着舱里的对手奔出,然后乱枪射死。那一张张骄横跋扈的脸上,仿佛是要告诉反抗的沧鬼,他惹错了人。

    望远镜中,甲板上的海盗成员杂而不乱,一个身穿青黑色将军*的高个儿,大沿帽下戴一副墨镜,和我那天从敌人身上取得的一样。这家伙长了一张马脸,咬烟斗的嘴巴傲慢咧着。护在裆部的双手,拄着把长长的军刀,漆黑油亮的皮靴筒,一直延伸他到膝盖。

    这种装束很奇特,说不上是哪个国家的军人*。或许,他本就是刻意打扮成这样,虽然不伦不类,但一目了然,他应该就是海魔号上的船长:杰森约迪。一个让所有客轮和货轮闻风丧胆的海盗头子。

    假如手上的巴特雷狙击步枪,能射杀掉这个海盗头子,我也不会轻易开枪。对方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列队在甲板上,烟熏认为躲在里面的沧鬼,绝非是目中无人,而是一种由强大带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海魔号的海盗头子杰森约迪,知道两岸的峰顶上可能存在对方的狙击手,但他手里扔只握一把军刀,暴露的挺立在甲板上,足见其在海盗里面的威慑力。沧鬼那种猥琐的头领,只会坐等在大船里发威,拿血腥肮脏的金钱和无辜的女人做利诱,怂恿一批批爪牙出去送死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敌人的自信来自哪里。追杀的六个海盗狙击手,一定赶到了大船两侧的峰顶,形成破狙的火力网。十个海盗狙击手的真正目的,是为杰森约迪的快艇开路,清除沿途的障碍,并抢占大船峰顶的狙击位置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我们逃离岛屿的大船,彻底落入敌人手中。现在,我只能蹲伏在大树冠里,静静观望着敌人,积极思考着新作战方案。

    甲板上的那伙儿海盗,用烟熏了大船半天,仍呛不出敌人,自己却鼻涕眼泪流了不少,便不再往舱门的火堆儿上添柴。杰森约迪抬起一只手,摘下嘴巴咬着的烟斗,朝一个怀抱机枪的健壮黑人挥了挥。

    一挺重重的机枪,立刻喷射起来,无数凶猛的子弹,宛如蜂群,快速钻进舱门。六个手持自动步枪的汉子,紧随黑人机枪手身后,有条不紊的冲进大船。

    “轰咚”熏黑的舱门,突然吐出火舌,酷似黑猩猩张了下嘴巴,添掉鼻尖儿上的白蚁。最靠前的黑人机枪手,中了满脸的弹片,削翻的红肉滋流无数血条。

    我杀过很多工兵,也被他们布置的雷阵炸伤过,所以每抓到工兵战俘,我都要逼问出一些有用的东西,灭口时也会让他们走得轻松。所以,很多工兵排解我的雷阵时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只是一台被人利用的杀戮机器,完不成任务就会被下一个继任者杀掉,这就逼迫着每一个像我一样的佣兵,拼了命去实现上级的愿望。

    但现在,我手上的步枪以及里面的子弹,只为自己而战,为自由意志而战,我要让罪恶饱尝养虎为患滋味儿,要把曾给予过我的痛苦加倍返还它。

    那夜告别芦雅和伊凉,到现在两天了,不知两个丫头的伤势好些没。池春很睿智,一会照顾好她们,充足的食物和淡水就是上帝的庇护,使躲进巢穴里的生命避开恶魔的利爪。

    铺设鱼线雷阵的当晚,伊凉还空着缠满纱布的小手,呆呆伫立在一旁,看着我忙碌。舱门楼梯下到最低层,便会趟动设计极为专业的引爆线,一旦突击的敌人趟响一颗手雷,其身后的八颗手雷会相继爆炸。

    原理很简单,第一个炸响的手雷,会把其余绷紧着的鱼线炸断,致使高处放置的重物急速坠落,趟线者身后的八颗手雷,会被急速拉高,卡掉安全阀后落下来爆炸,如一颗颗成熟后的果实,被地心引力征服。这种爆炸很讲究,增大了迷惑性。

    杀伤效果与炸响的手雷数量相关,布置雷阵时,因为占有着一大仓库军火,自然不考虑杀鸡用没用牛刀。智慧的力量很强大,仅一眨眼工夫,海魔号损失七条性命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杰森约迪带领的海盗小组仅剩九人。甲板上的海盗,立刻卧倒伏地,杰森约迪也收起了刚才的威风姿态,摸出后腰的一只fn57手枪,如同一条受到惊吓后,夹尾待扑的苏格兰牧羊犬,做好及时反击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是个绝佳的机会,剩余的九个海盗,会把注意力全部投入大船空舱,误认为里面有抛掷手雷的对手。大船上方的两侧峰顶,伏击的海盗狙击手意识不到,杰森约迪有恃无恐的站在开阔的甲板上,那种傲慢已经暴露了他们。

    我闪电般顺滑下大树,抓紧有力时机,再次向同一侧逢顶的海盗狙击手后方绕跑。十二分钟后,我蹲躲到一堆儿乱石后面,开始朝前面利于隐蔽和射击的位置侦察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,两侧峰顶上,各有一名海盗狙击手,趴伏在边沿,彼此侦查对方下面的岩壁,防止某棵树枝上隐藏着冷枪。通过三角形套取方法,我很快发现十点位置以及两点位置,分别出现一堆儿颜色浓重,且毛绒绒的植物堆儿。

    我调试着狙击镜,刻度显示这两个目标,分别在一千四百米和一千三百米的距离。目标之间相隔五百米,简单而言,也就是每侧峰顶上的三个海盗狙击手,组成了边长五百米的等腰三角形,顶角负责守护杰森约迪,两个底角守护顶角。

    “是你,一定是你,主的奴仆,以泪洗面的灵魂该回家了……”默默赞颂诗经,钩动扳机的手指逐渐发力。背包里的子弹很充足,附近的山地上,很多地点也预藏着武器弹药,我能随时给自己补给。所以,面对两跺可疑的草堆,发射几颗子弹试探,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一是敌人听不到我的枪声,这也是狙击步枪的一大优势;二是命中目标后,即便是草堆儿,也不会惊扰敌人,若是鲜活的肉身,*就大极了。

    “嗖”一颗子弹窜出枪膛,朝两点位置的草堆飞去,没人注意到这条疾驰而过的白线,它只在茂密的大山林里稍纵即逝。弹头上的阳光与阴影,以极限的速度交替着,最后,只将那块儿浓重绿植上的几根草茎,震得微微一抖,便钻得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急速拉动枪栓,迸出一个金黄的弹壳,贴在准镜上的眼睛,随着移动的枪管儿,很快捕捉到十一点钟位置的草堆儿。“嗖”又是一颗子弹飞出,带着我满怀的期望,击打进草堆儿中部。假如那是一个海盗狙击手,后心必定多出个弹孔。

    缠满青藤的绿枪管儿,像批盖着迷彩网的坦克炮管儿,平稳而准确的回复到上一档位。透过狙击镜孔,仔细观察着第一个中弹草堆儿,期待着一种融融的液体,浸泡出一朵猩红的斑点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三章:烟熏狡兔的三窟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