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出来了,开始烘蒸一片片树林一座座大山上的雨水,光线把世界彰显的很明亮,大大放纵了狙击步枪的猎杀视野。我趴在草丛中,犹如冷血动物持续接受着阳光,冉冉上升的闷热湿气,使我像码在笼屉上的蒸包。

    我一动不动,内心的时间像堵塞的沙漏,腹下可能有个蚂蚁窝,握枪托的手背,几只黑色的辛勤小爬虫,正左顾右盼着,积极寻找吃的食物。

    我迅速嚼碎一块鲶肉干,喷吐到右侧草窠里,高站在我肩头的蚂蚁侦察兵,立刻挥动触角,引导大群的蚂蚁去凌乱的小植物底下翻找食物。身上很多痒得我难受的蚂蚁,在很短的时间内,都去参与大规模的搬运任务,不再骚扰。

    十一点二十七分,阳光异常毒辣,昨晚还寒气逼人,这会儿烤得皮肤在浓厚的衣物下汩汩冒汗。刚才连续紧凑的三枪,确实激荡起我内心的恐惧,这种担心不是空穴来风,我本就是射杀无数的幽灵狙击手,自然知道那种潜在的风险。

    斜视了一会儿蚂蚁群,心绪平荡许多,这些小东西,幸亏不是晶红的行军蚁,否则非把我活活啃噬成骨架。我扯下一片草叶,盖住狙击镜前端,防止镜片在刺眼的阳光下反射。假如前方一千多米远的某棵树上,蹲伏着海盗狙击手在侦查,很容易看到一堆乱草里闪亮出的圆光点。

    我现在对周围环境失去了把握,直觉告诉我,此刻趴伏的位置,应该被多个狙击手在来回扫描。大意站起身子,或者胡乱爬动,致命子弹会很快飞来。

    身上的无线电联络器,丝毫不敢打开,还有一种更可怕的可能,就是某个海盗狙击手已经发现了我,但辨别不出敌友,只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一丝白如纯奶的云朵,擦过炎炎烈日的空当,我急速拿起望远镜,观察左右峰顶的牵魂替身。那一带很安静,有风偶尔吹过,海盗狙击手的影子,丝毫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然而,枪管前端直立生长的蒲公英,渐渐显示出太阳越过中天,开始偏斜出反向草影。敌人虽然也是专业的狙击手,但我却感到有机可乘。

    慢慢端起望远镜,向前方那片茂盛的大树冠上望,左右来回搜索。太阳倾斜的角度,如同自转的地球,假使不留心,很难察觉到变化。

    当我把望远镜向左边侦查时,右翼峰顶上突然闪出一丝光亮,看到此种情况,后脊梁骨上的寒毛倒立。那束折射的太阳光,在我刚观察到的瞬间,就像手电筒关掉电源,随即消失了。

    敌人的阴险,我万万没有想到,昨天被我射杀在对峰树下的狙击手,脖子几乎断裂掉一半,万万活不到现在。假如那束折射的光线一直保持,说明死尸身边的武器斜向上摆着。可就在刚才,突然关掉,足以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海盗狙击手不愧是亡命狙击手,为了捕杀对方,竟然用鲜活的身体伪装成队友的死尸,以此麻痹敌人,直到射杀敌人。我边低下头,边慢慢抽掉眼前的望远镜,使额头上垂下的青藤、布条晃动幅度不大,以免闪现出脸部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,是否把狙击准镜瞄对着我的脑袋不清楚,现在他也拿着望远镜,朝我的位置侦察。我急速咀嚼只有舌头和牙齿的嘴巴,装出时不时低头吃东西的样子。眼睛却渐渐朝自己武器上的狙击准镜靠去。

    就在左眼刚贴到狙击镜的瞬间,我立刻把枪管对指向那家伙。伪装成尸体的海盗狙击手,依旧拿望远镜冲着我。他见我急忙拿枪对准向他,不仅不害怕,反而把躲在望远镜后面的绿嘴角弯了弯,微笑一下。接着,对方又朝我做了一个目标已杀的手势,然后嘴角弯笑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我明白那个家伙的意思,他彻底把我误认为队友了,那种手势说明他早就注意到我,假如我是敌人,早被他一枪爆头。想到这里,额头和脊梁骨同时汩汩冒汗。这个亡命的海盗狙击手,一定和我一样,也是趁天刚蒙蒙亮时,找到中意的守杀地点,伪装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突然僵持住了,因为我依旧把狙击准镜对准着他,就在这家伙急速丢开望远镜,把脸埋到枪膛上,伸右手去掀刚落下的狙击镜盖儿时,我勾动扳机的手指顺利的把子弹送出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颗在阳光下极为耀眼的弹头,隔着深深的山涧,朝十一点钟方向射出。亡命狙击手的指甲,没等用力抠开黑色镜盖儿,子弹便撞进他额前垂晃的绿布条,成为眉心中间一个黑点。瞬间的疼痛,只*的他浑身抽搐一下,便不再有任何生命迹象。中国有句古语,叫替死鬼,他的确犯了忌讳,选择了一个非常背运的位置。

    若能对着一面大镜子,站立着观察自己前后左右,应该很快发现,披着的伪装服上,哪里最可能是分辨敌友的标示。即便肉眼看不出端倪,用讯号感应仪器一扫,指不定那根布条上裹着块袖珍的定位仪器。

    那个亡命狙击手,本是一流的杀手,肯定先确认了我衣物外面的标示,或者他身上有感应器,知道队友的大概方向。但无论如何,他还是大意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射杀掉这个家伙,我顿感轻松了许多,经历多年的厮杀,活到现在养成的直觉,是一种很科学解释的现象。上午的时候,连射三枪才干掉林间奔跑的狙击手,当时我若起身奔跑,变换狙击位置,刚才该中弹的人,就不会是亡命狙击手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强敌能够从身形和跑动的姿势察觉出对方是敌是友,而我选择了趴伏不动。观察敌人时,望远镜和狙击镜始终隔着稀稀拉拉的青草,这样一来,地势低处的敌人只能朦胧看清我的轮廓。

    这样以来,左右两翼山峰各残留三个狙击手,他们的伏击挺进的范围,应在离峰顶很远。我现在可以肯定,附近不会有狙击手了,假如有,子弹早该击爆我的头。

    缓缓爬起身子,两条裤腿被青草浸染湿透,我又蹲了一会儿,让血压恢复平稳,然后快速钻进一排浓密的矮灌木,朝这一侧山峰上分布的三个海盗狙击手的大后方绕跑而去,希望太阳落山前,能再射杀掉一个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二章:替死鬼的微笑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