凭借大脑中的印象,我很快跑到射杀的第一个海盗狙击手近前,借住朦胧的月光,看着这家伙仍没给野兽吃掉,才释然许多。解下腰间的攀山绳,将肉钩扎进死尸的两根锁骨,拖着这个沉重的家伙,在阴黑朦胧的树林往回跑,危险系数很大。

    夜间活动的肉食动物,多是些毒蛇猛獠,万一遇上这种麻烦,开枪是不可以的,只能攥着朴刀狠砍。这一路上,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咬死尸,但它们的体积不大,就算用牙啃住尸体不放,只得被拖着一块朝前趿拉。

    回到草丛的山石缝隙,我把死尸狙击手先踢下去,观察了一下四周,没发现异常,然后自己也钻了下去。合闭长条大石的瞬间,感觉像掩盖躺有死尸的石棺。但我并不害怕,挨着死尸睡觉的日子,以前经历过太多太多,现在只担心引来狼群,把我活活困在下面。

    急速打开移动光源,将海盗狙击手身上的衣物扒下,狭小的空间里,急速更换成敌人外装。这家伙的两条小腿儿,早已没了皮肉,剩一对儿血淋淋的胫骨,布满大力啃咬的齿痕。

    我做了几口深呼吸,用朴刀砍下死尸一条胳膊,从头顶盖着的大石缝隙捅出,试探上面有无蹲伏的野兽。岂不料,真有一张喷着热气的嘴巴,嗖一下扑到长条石块上面,啃咬拉拽那半只胳膊。我急忙用双手扯回试探的人肉,心中不免惊慌着急,天亮之前出不去,达到不了预定的狙击位置,很可能被其余的海盗狙击手包抄围夹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头顶是怎样的猛兽,但从其撕咬断胳膊的蛮力,不难觉出这家伙块头不小。拔出军靴里的匕首,插上阿卡步枪前端,组成锋利的刺刀。奋力拉扯回来的断胳膊,上面布满黏糊的口液,散发浓浓恶臭。

    所以,我再次往石缝上面塞砍下的断胳膊时,不敢手握匕首大意去捅,万一给兽齿划破皮肤,指不定被那种病菌感染。但枪管不怕,它是坚硬的金属,远比肉身强大。

    滴滑着粘稠浆血的断胳膊,像鼓出地面的大萝卜,或者像白布后面的皮影,有意挑逗的抖了几下,便忽地感到一阵劲风灌顶。上面那只看不清的野兽,又饿虎扑食一般撞咬了过来。它粗壮的一只爪子,竟将我头顶长条石踩踏的轱辘摇摆。

    我咬紧牙关,右手使劲儿攥紧海盗的断胳膊,让那贪婪的饿兽撕扯不去,迫使它只得探着脖子,从我脑袋顶上啃嚼人肉。黑暗中,猛兽吃的很香,滴湿的*口水,顺着条形大石流滑下来,蚯蚓似的沿着我手腕往衣袖里钻。

    我左臂上的皮肤是完好的,没有破口或病损,也就意味着四周有强大的免疫力,野兽口涎上的病菌,只能望洋兴叹,寄生不进人体的血液。

    忍受着恶臭与令人发毛的黏液,我粗壮的右臂肌肉凸鼓,握在手上的阿卡步枪,找到无阻碍的缝隙,对准野兽的脖子,猛得把尖长锋利的刺刀捅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,呜呜呜……”这家伙吃得正酣,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它猝不及防,条件反射地摇头抽身。枪头顶在野兽脖子上,刺刀整个儿没入,这是致命的一刀。感觉到刺中的野兽想掉头跑开,我猛的拧转手里的枪托,使刺刀的锋刃更大程度的破坏周围的肌肉和神经组织。

    野兽的蛮力很大,疼得往前急窜,朝正北方向的矮灌丛跑去。没来得及抽回步枪,前端的刺刀又狠狠划了野兽前肢一道,伤口应该很深。

    赶走这个不该出现的家伙,我又砍下海盗另一只胳膊,将它举出石缝,试探了半天,没发现异常。然后,轻轻推开长条大石,急速钻了上来。

    *的月亮,又大又圆,把银灰色的光亮斜撒进细长的山涧,草窠里的昆虫,早就憋不住性子,开始了集体演奏。附近不眠的夜鸟,给刚才受伤逃跑的野兽吓得隐进黑暗,听不到一丝咕呜。

    努力睁大眼睛,仔细窥望一下四周,转身把石缝下绑好的裸尸拉扯上来,扛在肩头朝峰顶边缘跑去。这一时刻,没人知道,这个残缺不全的家伙,被我抛下两千米深的山壁,拍打进滚滚溪流,不管最终给哪种动物吃掉,都与我无关。

    现在,从外表来看,除了缠满青藤的武器,我已装扮的和盗狙击手外形一样。刚才的幽灵狙击手追马,暂时遁世。背着装备,披挂着专业的狙击伪装,取两点之间的直线,朝射杀第一个敌人的位置跑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左翼山峰上的五个海盗狙击手,就在方圆两千米的范围内过夜休息。我必须突破敌人波浪型的推进线,同他们保持理论上的平行,或者滞留在敌人后方,实施一一点杀。

    对我而言,我只有自己一个同伴,一个队友,尽管伪装成敌人模样,也不会遭受乌龙子弹。而那八个海盗狙击手,是绝对不敢贸然穿上敌人的服饰,否则死在哪一方的枪下很难说。

    扒光那个海盗狙击手衣物前,我仔细检查了他身上任何一处细小的装饰,留意那些可能是确认队友的标示。这家伙身上的无线电联络器,被我调拨到乱频,偶尔发出刺啦一下浮躁的电波。

    只要不和敌人打手势,也不和敌人对话,依靠头顶凌乱披散下来密集的布条,遮挡好涂满绿草浆的脸,纵使误入敌人伏击的范围,被他们看到,多是咒骂一声蠢蛋,笑自己队友没头没脑,搞混了战局和部署。

    我不停的奔跑,希望别再听到那巨大翅膀的拍打声。凌晨四点四十九分,到达预定的狙击位置,借快要淡隐进阴云的残月,我搬动几块儿大石,在一片地势较高的草丛趴伏下来。四周沉睡着杂乱的大石,像千年不曾醒过的神兽,很好的遮掩起我。右翼峰顶的海盗狙击手,纵使到达对面,也难从高高的大树上侦察到我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章:刺刀上的兽头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