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海盗狙击手,依靠猥琐的爬行,很快到达高树下方落枪的位置。他松开推动伪装网前进的短把儿木杆,腾出手翻摸那把牵魂掉落的5狙击步枪。

    由于处在伪装状态,他没敢动作太大,只粗略察看了一下武器。那张涂满迷彩油的脸上,嘴角随之洋溢出一个满意的微笑。我知道这家伙此时的心态,他在得意,一种欣赏自己打中的猎物的得意,一种为自己手法精准的得意。

    现在,我彻底看清了这个家伙的用意,他煞费苦心的爬到树下,可不是为欣赏死在枪下的猎物,而是要爬上那棵高树,向下一个狙击区域瞭望。

    “圣洁的高台柱,又一个迷失的灵魂,即将钉在上面,仰望仁慈的上帝,承受臣服的恩宠……”嘴唇默默诵经,勾拉扳机的手指渐渐发力。

    这个海盗狙击手,蜷缩起满是绿布条的臃肿身躯,慢慢变换成蹲坐姿势,他双臂搂紧树干,像抱着山羊交配一般,努力往茂盛的树冠上爬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可逮到有利的射击时机,我把t型准线标瞄在他后背,淡蓝色的狙击镜孔中,这家伙真如钉在十字架上背对着我。他努力往上爬,我勾拉扳机的手指越来越靠后,枪膛里的子弹,只差撞针击打一下*,便可窜出管道,击断敌人的脊椎骨。

    我本想用子弹把这个海盗狙击手钉死在树干上,可他双腿刚夹紧大树爬高一米,仰起的绿脸上,那对儿凸鼓的大白眼珠子,像见到手举招魂幡的魔鬼,吓得双腿如两滩泥巴似的,吧唧落脚在树下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他作为专业狙击手,知道自己不再需要伪装,更没必要再躲闪什么。因为,他看到斜横在树枝上的那条迷彩服裤管儿,露着一束蔫巴的苇草。

    这个时刻,一颗高速飞行的子弹,划着惨白的直线,隔着茫茫山涧,穿过雨帘,穿过无数斑驳的湿叶,早已奔跑到我和目标中间。“嗖砰。”就在想上树的海盗狙击手,刚要扭过脸来,看一眼我隐藏的方位,弹头就生猛的钻进目标脖子,将他挤垮在地上。

    现在,我可以非常肯定,那个家伙熬不过五分钟。最乐观估算这家伙的伤势,他左侧牵扯头颅的韧带和肌肉都得被弹头震断,整个喉结至少崩碎一半。我抱紧树干,急速滑到草地上,朝下一个狙击位置转移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雨又开始大了,水点再度密集,仿佛老天要为那个脖颈大出血的家伙冲洗伤口。我没时间细看击中要害的敌人,因为我每打一枪,都有可能被其余八个海盗狙击手锁定。

    跳进一条壕沟似的凹洼岩坑,我把脊背拱弯得像个字母n,利用小腿的碎步,急速穿过沾满水珠的草丛、树枝。奔跑八分钟后,前方出现一排密集的矮灌,没别的办法,我必须保持直线穿越,否则只能从两旁略高一点的石埂上绕过,但我知道,那么做可能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掏出一截儿短绳,把头顶的小狼帽使劲儿缠绕在脑袋上,绳子末端咬紧在牙上,让狼皮很大程度的保护脸颊,再跪趴下去,朝里迅猛钻挤。很多带刺的荆棘,扎不透厚厚兽皮,却在我小腿部位隔着裤子猛戳里面的皮肉。

    我虚眯着双眼,皱紧眉头,狠咬嘴里的绳子,发泄这无法避让的痛苦。几次想抽出朴刀,挥砍掉这些尖刻的植株,但考虑到皮肉之苦远比子弹的滋味儿好受,只得继续像壁虎横穿过花生地那样,以小幅度高频率的爬行动作,硬着头皮往里钻。

    穿越过缠满荆藤的矮灌丛,气都没来得及喘上一口,接着加速匍匐,直到爬进浓密的草丛,翻身钻进昨晚过夜的石缝,伸手拖动长条大石盖住头顶,这才敢一口吐出胸中闷气,火速打开挂在腰间的移动光源,朝翻开裤管儿的双腿上照。

    一根根钢针粗的蒺藜刺,或长或短的扎进肉里,溢出的鲜血早已流滑成道道、条条,宛如吸附在上面的无数水蛭。咬住移动光源,我左手扒开皮肉,右手往外掐出尖刺。每拔一根,都得万分小心,如果让刺断折在皮肤下面,必定感染或发炎。

    清除掉双腿上的异物,打开背包,拿出碘酒给所有肉眼儿擦洗消毒,然后缠紧绷带,边休息边吃食物。现在,我不能再往后纵深,每侧峰顶的四个海盗狙击手,一旦发现推进顺利,又和最高处负责突击的狙击手联系不上,自然料想到一种可能,从我侧后方形成扇面斜包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,我必须等待天黑,等到外面可供侦查或狙击的光线消失后,再爬出石缝,实施第二步战略,只有那样做,天亮之后才能接着给予敌人致命打击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二十五分,外面的雨声停止,附近树枝上的猫头鹰,那每隔五六秒就“咕呼,咕呼”叫两声,使我感觉自己像蹲在坟墓里,出奇的恐怖。

    轻轻推开厚重的石条,把头缓缓探出草丛,几只正在啃食灌叶的小动物,吓得跐溜四散跑没了影子。虽然一轮浩瀚的黄月悄悄爬上夜空,但我仍不能确定,逃跑的是野兔还是獾猪。

    双臂撑住石缝两边,抽身跳出,前后左右都是**的植物和冰冷的石块儿。我虽然带着移动光源,也绝不会打开照明,除非找死。

    在草窠里蹲了一会儿,等眼睛适应了月光,我才换过背上的阿卡步枪,右手攥紧朴刀,朝死在望远镜后面的海盗狙击手死尸跑去。军靴里的袜子有些湿,这会儿要是还能像昨晚那样,躲进大船舱厅围着炉架烤烤火,真是再受用不过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很多看不清外形的山鸟,被我在树下奔跑的脚步吓飞,唧喳咕噜得不知说些什么。更准确的将,鸟也吓唬到了我,好几次,都听见一种巨大翅膀的拍打声,接着很快扎进黑暗中不见。我敢肯定,那东西比狗头雕的体积还要大两三倍。倒不如来几只野狼吓唬我,知根知底得猛兽,反而心里舒服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七十九章:裤管儿牵住的魂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