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侧峰顶面积辽阔,敌人彼此之间需要分散很大距离,才能避免死在同一支狙击步枪下。这会儿的光线依旧阴暗,我拿起望远镜,目不转睛的盯着对峰。

    雨依然下得很安静,看来晚上也不会有太强的山风。每侧敌人像五枚横着排开的棋子,他们肯定呈波浪线状向前推进,如网兜那样,预防对手穿插过推进线,从后面射击他们。

    刚才射杀的那名海盗狙击手,应该是突击速度最快的一个,溪涧左翼的这组狙击手,已经失去了尖兵,所以行进速度会立刻减慢。现在,我只需盯紧右侧峰顶的海盗狙击手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另一个最靠前的牵魂替身中弹,这一次,我并没见到远处隐藏的狙击手,而且,牵魂抱着的狙击步枪从树冠里掉落下来。也就是说,这个替身草偶的价值仅利用了一次。

    那里应该刮过了劲猛的山风,希望其他两个牵魂没吹松垮。击中牵魂的子弹,从山峰正北方向射来,那一带山势较高,茂盛的草丛里多是乱石,一定隐蔽着某个海盗狙击手。我拿出望远镜观测距离,敌人应该在一千八百米的射程准确命中目标,那么他手上的武器,一定是超远程的巴特雷狙击步枪,和我的一样。

    假如那几个牵魂是真人狙击手,敌人算是捕杀了两条性命,而我该在下一个位阶守杀,就不能射穿敌人的望远镜,打碎那个突击狙击手的眼球。双腿夹紧大树干,望远镜一刻也不敢从眼睛上放下来,必须牢牢盯住可能挺进的敌人。

    远处繁茂的树叶下,模糊浮现着一股浓重的绿,顺着山脊朝正南方飞快的移动,酷似汽车顶部投下的影子,贴着车窗下的地面疾驰。如此异常的现象,我当然是敏感万分,调试望远镜,将出现的目标仅仅锁定。

    树叶下的绿影,的确是一个披挂着重色伪装服的海盗狙击手。他多数是右侧峰顶的突击手,像把尖刀一样,提前插入敌方阵地。但事实上,那些牵魂既不是我,也不是芦雅和伊凉,它们纵使挨上七八颗狙击子弹,我也不损失什么。

    蒙在鼓里的海盗狙击手,却把牵魂草偶当成真正的敌人,先射杀,然后冲着死亡狙击手的位置直线推进,可以安全避开其他狙击手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小艇上遇袭的海盗,自己亲口汇报给母船的战况就是遭遇狙阵,认为两侧山峰布满了幽灵狙击手。这十个空降下来的家伙,脑子里正是坚定着一中虚假的画面,深信不疑的前来破狙。而我,把自己化作第三只眼睛,成为捕杀螳螂的黄雀。

    远处那一抹浓重的绿,越来越接近牵魂区域,他抱着又长又挺的巴特雷狙击步枪,穿越一段低矮灌木时,改成了卧地匍匐,前进的速度相当快,可见平时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若不是根据子弹方向,提前盯瞄上他,在这一眼望不到山脚的茂密树林,想看到这个家伙非常困难。哪怕一阵莫名旋起的山风,只把窜动拥挤的树枝摇晃几下,人的眼睛便晕乎得受不了,更不用说发现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在佣兵营地的时候,我们不被当作人来训练,收编一千多名新兵,训练到最后能活下来的不足八十个人。尤其是狙击手,眼睛集训中,出现瞎盲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,到了关键时刻,却是猎杀敌人保全自己的得力技能。我把眼球斜成一定角度,侧视密林中奔跑的敌人,好比天空的老鹰发现草地上疾走的青蛇,一旦锁定其形状、速度、差异微小的颜色,休想再在眼皮下溜走。

    那个怀抱巴特雷的海盗狙击手,越过浓绿的矮丛之后,又在茂盛的大树冠下奔跑一段时间,直至离牵魂掉落步枪的那棵高树有一百米,才蹲靠在粗大的树干后面,一边稍作休息,一边不知掏出什么东西,在手上鼓捣起来。

    我手上的巴特雷狙击步枪,早如一只摄魂幽灵的爪子,将瞄准镜窥望在那个闪露出半只肩膀的家伙。此刻射击比较冒险,对方由于挥动着手臂,导致身体不断起伏,若隐若现的目标,很容易挑逗狙击手大意射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工夫,那个像只山魈在皮毛里找虱子吃的家伙,突然翻趴在地上,头顶前面摆着一个刚做好的伪装网。当初缝制狼皮时,我也曾给芦雅、伊凉每人制作了一个,不过,远没镜孔中这个家伙使用的专业。

    海盗狙击手随身携带了伪装网的骨架,那东西多由细铁丝织成,敌人刚才蹲在树干后面,正是拔下和附近颜色一样的蒿草,插补满伪装网,利用其遮挡住身体,爬过空旷的草地,接近那棵大树。

    与其说这个家伙谨慎到杯弓蛇影,不如说他专业到炉火纯青。那片一米多高的翠色蒿草,中间正好直立着一棵高树,他没有冒失的奔到孤立的大树下,而选择依靠伪装网匍匐到树下。若不是我紧盯他一路奔跑至此,想发现这么狡猾的家伙太困难了。

    狙击准镜上面,显示目标的距离为一千六百米,这不同于射杀鬼猴或侏儒野人,一枪打不中还可打第二枪,现在面对的敌人,可不是拿着吹杆儿和小短弓之类的武器还击。

    t型准线一直校对在那个挂满绿布条的海盗狙击手腰上,假如我现在扣动扳机,只能看到射出的子弹钻进草丛,至于打进敌人身体的哪个部位,能否命中要害,都成了不确定因素。

    万一敌人诈死,或者受了点轻伤,仍具备还击能力的话,对我便是致命的失误。我静静的呼吸,眼睛紧紧贴在狙击镜上面,我必须一枪结果这家伙的性命,眼前的局面,每多打出一颗子弹,暴露自己的风险便像震级增大一倍。

    遮挡敌人身体的伪装网,边沿支楞起许多细长柔软的蒿草,每当山风拂过,它便随着四周草地上的植物一齐起舞,丝毫看不出异类。

    我的伏击位置,在敌人两点半的方向,从这里窥望,那扇遮住海盗狙击手头部的伪装网,更像一个锅盖形的对空雷达,时而动一下,时而停一下,缓缓朝前推进,朝那个高树靠去。

章节目录

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七十八章:虚拟的战场(瞳术),人性禁岛,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